凌霄走出道观,展开游龙步,偷偷翻越南阳府的城墙,来到街上。

  这些日子里,有法门中人到城市来招收弟子,既便房顶上还停着厚厚的积雪,大街上却扫得干干净净,整个城市都显得热闹非凡,街上张灯结彩,人潮摩肩擦踵,处处都能听见小贩叫卖的吆喝声以及人潮的喧哗声。

  那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那个父母又不认为自己的孩子与众不同。

  所以每年一到测灵节,连住得最偏远山村里的人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城里试试,一旦测出自己孩子的灵脉开启,不光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而且法门还会补偿他们一大笔银子。

  有些人垂头丧气,不停地埋怨身边年轻的儿女,而那些少男少女,则一幅受了刺激的模样,两眼发直,任由身边的大人说道。

  反之,少数人则兴高采烈,围着一些面带高傲的少年,极力地讨好他们,仿佛此刻这些少不更事的少年,已经成了呼风唤雨的仙人一般,而他们的父母也瞬间身价百倍,成了人人奉承的对象。

  当然最高兴的便是武家,武家南阳府上开个了武馆,不过武家的势力却并非这么简单,十年前武文的大哥以八品天赋被太意门看中,收为了内室弟子,成了名符其实的仙人。

  而十年后武文又被测出了有七品的天赋,虽只被收纳为外门弟子,却也是入了仙人的门槛。连太守也要主动来巴结武家,送礼贺喜,可谓南阳府最炙手可热的家族了。

  此刻,武家那幢气派的大院之中,灯火通明,里面不时传出欢声笑语。

  凌霄并未朝着武家走去,以他对武文的了解,此时武文正在醉香楼搂着他的相好。

  这武公子极为好色贪花,马上要去法门苦修,现在正是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如何肯放过这个放纵的机会?

  凌霄走到醉香楼边上的小巷之中,穿过这条小巷,就到了武家大院,是武文归家的必经之路。

  他朝着四周看了看,见小巷里格外的僻静,没有一个人影走动,就纵身跃了上一颗伸出院墙的枯树上,借着夜色,躲到大树枝上。

  透过街上传来光亮,他将整小巷中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看见一个个去醉香楼买醉的男人,从醉香楼出来,在小巷中东倒西歪的走过,嘴里还不时的叫喊着醉香楼相好的名字。

  凌霄看着这些醉生梦死的人,前世在太意门中发生的事情便涌了上来,当时他风华正茂,却将大好的岁月蹉跎,将宝贵的修练资源,拿来讨好虚情假意的女人,最后落得了个羞愧而死的下场。

  假如时间能够倒流,他一定不会让虚度在在太意门的那五年!

  又过了半个时辰,凌霄终于看见,武文被两个家奴从醉香楼架了出来。

  此时武文在醉香楼里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嘴里不停地喝骂着家奴,让他们将自己扶回醉香楼,那两个家奴得到了家主的吩咐,只管将武文扶进小巷,不理会他的喝骂。

  f看正}☆版章节(上酷/匠)o网NE

  凌霄紧张地看着武文,将水晶剑悄悄地握在手中,前世他也杀了一些人,可从未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地与人对敌。不过现在武文势大,也只能以这种见不得人的方法对付武文。

  很快武文就走到了大树的下面,他像猎豹一般,从树上俯冲了下去,手中那锋利的长剑,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两个家奴还未反应过来,就见凌霄已将长剑插在了武文的胸上。他们惊叫一声,就吓得两腿发软地跑出了小巷,边跑边喊着:“杀人了!杀人了!武公子被人杀了!”

  武文的酒意,早在凌霄从树上跳下的那一刻,就被吓醒,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胸口的剑柄,张着眼睛问道:“凌霄你为何要杀我?”

  “为何?你不是要我跟你磕头吗?现在反倒问我为何,岂不好笑!”凌霄讽刺了一句,就将长剑收回,背在手上,转身就要离去,武文这才发现,刚才凌霄只不过用剑柄顶住了自己的胸口,并未痛下杀手,他在庆幸捡回一条命的同时,心中更是大恼,喝道:“你给我站住!你我从小一块长大,可你处处压我一头,而今我天赋比你好,即将加入法门成为仙人,难道不配让你这个凡人给我道个歉吗?”

  凌霄转过头看着武文道:“我今日之所以不杀你,就是看在你我从小一块长大的情份之上,可我凌霄也不是屈人之辈,你以为凭着天赋比我好,就能胜我一头?法武界远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天赋好并不代表一切,将来如有机会,你我在比个高低!”

  凌霄说完便飞快地跑走了,看着凌霄的背影消失黑夜之中,心中有些迷惘,今夜的这个凌霄与他平日所认识的凌霄,完全的不一样。今夜的凌霄行事狠辣,充满让人捉摸不透的智慧,而以前的认识的那个凌霄,虽然也很聪明,可却没有这般果断,没有这种昂扬的斗志。

  许久武文才感叹了一句:“好吧!待来日你我再一分高下!”

  此时那两个家奴已带着武家一大群人赶了过来,看到武文好好的站在那里,武家的家主转身就将那两报信的家奴,一人扇了一巴掌。

  “文儿这两个狗东西说你被人暗杀,到底是怎么回事?”武家家主走到武文跟前问道。

  “没事,一个儿时的朋友跟孩儿闹着玩,这两个狗东西怎么将诸位叔伯也给惊动了。”说完,武文就在众人众星捧月地拥护下回了武家。

  凌霄从小巷中出来之后,并没有回到小院,而是收了水晶剑,在街上瞎逛,此时他在考虑,将来该何去何从。

  现在他灵脉已开,最紧要的便是增进自己的法力,而增进法力最快的途径便是服用丹药,前世有太意门的支持,从未在丹药上发愁,而今生却再也没有这样的条件了。

  如果去坊市把身上的千年血参卖了,可以换得提升三级的丹药,可三级以后呢?

  凌霄静静地走在街上,在人流中穿梭,许久也没有想出好的办法,只能先暂时跟二牛去通天镖局应征,先找份事做再慢慢打算。

  他正在沉思,迎面朝他走来一人,让他情不自禁的叫出了一声“符师兄”来,这人就是太意门负责到南阳府招收弟子的内门长师兄,符长风,也是凌霄前世的大师兄。

  当时凌霄初到太意门,承他照顾,跟他感情很好。

  后来符长风见他不思进取,屡次劝教于他,可他不但不听,反而还仗着师父疼爱,跟符长风闹得不可开交。

  最后太意门偏袒他,派符长风出去执行了一次极为危险的任务,而任务失败,符长风也身死,连尸体都未找到。

  前世凌霄执密不悟,对符长风的死并未放在心上,可今生碰到符长风才明白,当年大师兄对他的教诲,真的是为了他好,可自己不但不领情,反而还间接地害死了人家,不过好在今世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将来或许可以提醒一下符长风。

  符长风是个颇为豪爽之人,听到有人叫他,又见这个少年愣愣地看着自己,眼角还有些湿润,以为凌霄是被太意门拒绝的可怜少年。

  虽然他并不认识凌霄,却并未表现出法门中人高高在上的样子,反而安慰道:“小兄弟,留在凡世之中也能建功立业,未必非要入得法门,天赋不好入了法门,也是一种悲剧。”

  凌霄听到他的声音,更是情难自禁,想起前世对自己更好的师傅,愣愣地问道:“符师兄,能再见你真好,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身体可好?”

  问完,他就后悔了,符长风并不知道自己重生的事情,自己这么说,别引起符长风的怀疑,到时如何跟人家解释?

  于是他急忙说了声,认错人了,就慌慌张张地跑进了人群之中。

  符长风看着这个奇怪的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摇摇头就转身继续在街上闲逛。

  凌霄跑远之后,好半天才将自己的心境平复,他已经越来越偏离前世的生存轨迹,前世的人和事物都将变得陌生。

  以后绝对不能在外人面前提起这些事情,否则定会被人疯子,给关到治恶局,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

  凌霄回到小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尽管他已经非常困乏,可是一点睡觉的打算都没有,而是走到榻上,盘膝打坐准备吸纳灵气。

  这要在前世,他绝对会倒头就睡,可今生却没有放松的资本。

  开灵武者尽管在呼吸之间就能吸收到灵气,可是专心打坐,却能加快三成的速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