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阴魂听到声音,回头惊愕地看着老道,马上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明白是这老道搞的局,气呼呼地问道:“天机子,你将我拐到这个破落的山洞当中,封印了老夫几百年,到底安的什么心?”

  “我能什么坏心思吗?老夫为了寻找神劫剑渡劫的炉鼎,花了整整数百年时间。而今终于找到一个重生者,助你渡过万劫,难道你不感谢我吗?”说完老道手一招,从山洞深处便飞来了一把寒光闪闪地长剑,落在老道的手中,似乎回到主人手中一般,发出兴奋的颤抖。

  老道将神劫剑挥了挥,极为可惜地道:“可惜这样一把神器,而今却只能发出普通灵器的威力!”

  老阴魂回头看着凌霄,满目放光地道:“此子真的是重生者?”说完似乎发现了什么,又惊讶地道:“不对,此子怎会只有一品的天赋,这如何在法武界立足!”

  老道轻笑道:“一品天赋又如何?只要他心志坚定,老夫自有办法弥补他的天赋!”说完看着老阴魂,气势一振喝道:“神劫剑魂还不速速归位!”

  老阴魂对老道极为信任,听他如此说道,也就不在迟疑,兴奋地说了一声“好咧”,便飞入了神劫剑之中。

  神劫剑等剑魂归位之后,发出一声破空的剑啸,在整个山洞中飞速地盘旋几圈,才重回老道手中。

  老道将神劫剑放到凌霄的跟前,喃喃地道:“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

  说完老道大袖一挥,从山洞的洞口便飞出几根金光闪闪的阵旗,飞入老道的衣袖,再朝虚空一抓,山洞里便显出一道白光闪亮的缝隙出来。

  “别将我的身份泄露出来,否则老夫定饶不了你!”老道说完,便走向缝隙,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他走后,缝隙便重新合拢,而洞中也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归于宁静。

  凌霄身边的神劫剑,等老道走后,忽然“嗡”地一声,飞到了空中,停留了片刻,便朝着昏迷的凌霄,飞快地刺了下去。

  令人惊奇的是,那神劫剑扎到凌霄的身上时,并未溅起血花,而是“嗖”地一声,进入了凌霄的体内。

  凌霄一醒来,便发现自己依然躺在那个山洞,想起临昏迷前的那个阴魂,急忙翻身站起,在整个洞中仔细地找了找,可进洞时的那股阴森之气,已经完全消散,自然找不到阴魂。他又想到麻枭,急忙冲出了山洞,麻枭也不见了踪影。

  凌霄正有些摸不着头脑,忽然感到丹田里有异物,急忙意念一动,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便出现在手中。

  这是什么?

  凌霄一愣,他明确的记得,在昏迷之前,丹田里绝对没有这把剑,难道是昏迷的时候,有人悄悄地将这把剑放到自己的体内?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凌霄盯着那把剑,仔细地查看,只见晶莹剔透的剑身与剑柄通体铸造,散发着淡淡的蓝芒,仿佛一柄蓝色的水晶之剑一般,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他举剑朝着一块大石上劈去,却仿佛切在豆腐上一般,轻轻松松地切开了大石。

  嚯!好剑!

  他不由得赞叹了一句,只是剑虽锋利,却不知道是什么品阶的法器,可惜现在体内没有法力,无法聚集神识查探。

  然而又是什么品阶的法器,才能收进丹田之中?

  前世他见过的最高的七阶玄器,也只能收进储物袋中,这把法剑难道会比玄器品阶还高?

  凌霄琢磨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见天色不早,便将水晶剑收进丹田之中,顺着石壁小心翼翼地下到山脚,趁着夜色往南阳府赶回。

  第二天一大早,凌霄就回到了南阳府,兴奋地朝着小道观跑去,想将千年血参给师父看看,毕竟这种天材地宝,师父还未见过。

  他刚走到道观门口,就见从观后闪出几个面相凶狠的地痞,将他堵在了观外,围了起来。

  一个独眼地痞站出来道:“小子,识相地就乖乖地跟我们回去,跟武少爷磕头道歉!”

  凌霄心道,果然是武文搞的鬼,一把推开独眼地痞,没有好气地道:“滚开!小爷现在忙的很,没空跟你们这些狗东西费功夫。”

  独眼地痞被他推得一个踉跄,退了一步喊道:“唉!给脸不脸是不,兄弟们上!”

  其实众地痞见凌霄动手,不等他吩咐,忆经挥着拳头攻向了凌霄。

  凌霄往前窜出两步,让过这些拳头,悄蛸地取出水晶剑,返身指着众地痞喝道:“不怕死的就上来!”

  “兄,兄弟们!抄家伙!”独眼地痞没想到凌霄身上会带着兵器,急忙跟众地痞都拿出器械对敌。原本按照他的想法,自己这边人多,凌霄怎么也得畏惧三分,现在人家完全不吃他那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可众地痞拿出器械后,就有些傻眼了,他们这边基本上都是些棒子,小刀之类的玩意,跟凌霄手中的长剑一比,就显得小儿科了。

  “老大怎么办?这小子手中的剑看起来很怪啊!”一个地痞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这些地痞平日里都是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一下乡邻,现在凌霄摆出一幅强硬的态度,就开始软了下来。

  独眼地痞本想借着这事讨好武家,不甘心空手而回,劝道:“你也不要耍横,得罪了武公子,这南阳府你也就呆不下去了。干脆跟我们回去,给武少爷磕个头,消了武少爷心中之气,到时你就可以继续呆在南阳府不是!”

  凌霄听他劝自己去跟武文磕头,心中大怒,喝骂道:“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酷匠a%网g正版IJ首!/发Zd

  众地痞心中虽然不甘,可也不敢真的跟凌霄翻脸,只好垂头丧气地回了南阳府。而凌霄则恨恨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打定主意,要给那得寸进尺的武文一点颜色瞧瞧!

  等地痞走远后,他才回到道观中,却发现莫风扬并未在观里,连忙四下找寻了一番,在莫风扬的房里发现了一封信,信边摆着一个玉盒,跟一本破旧的古书。

  他急忙将信拆开一看,信上写道:徒儿,为师走了,不用来找我!我知道你不会死心,便给你弄了一颗开灵丹,另外桌上的秘籍,是老夫无意间得到的,就传给你了!——莫风扬字。

  什么?

  凌霄一惊,急忙打开玉盒,就见里面果然放着一颗赤红色的丹丸,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开灵丹。

  又急忙翻了翻那本叫《壶天相地》的秘籍,发现上面写的运转功法,竟比前世在太意门习得的功法,还要高明得多,且这部秘籍里夹杂着一篇《吞灵术》,可以吞噬别人天赋,按百分之一的量补足自己!

  这不正是自己最需要的吗?

  可师父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连这么高深的秘籍都能弄到!

  不过他凭着对莫风扬的信任,除了好奇莫风扬到哪里弄的这些东西之外,绝不会怀疑,这其中有什么不妥。

  “师父,跟了你这么久,竟然不知道你老人家是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凌霄收起玉盒跟秘籍,感慨了一句,就准备回屋去服用开灵丹。

  回屋后,他走到榻上盘腿坐好,再取出盒子,拿出里面赤红的开灵丹,扔进了嘴里。

  瞬间,凌霄感觉像是吞下了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那烈火焚心的痛楚,疼得他恨不得在榻上翻滚。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没有乱动,让那团火焰顺着经脉在体内游走。

  药性顺着经脉,每运转到一处穴位,那里就传来针扎一般刺痛,可是等药性冲开了那处穴位,一种极度地畅快感,便从穴位上传来。

  终于开灵丹的药性,被经脉慢慢的吸收完毕,痛楚也越来越弱,当最后一丝药性都失去之后,凌霄累得瘫坐在榻上,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凌霄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黑尽,他正要起身时,一股异味扑面而来,这才发现整个房间里,都散发出一股浓浓地汗臭。

  他立即跳到地上,点了一根蜡烛,全身打量了一下,只见身上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裹了一层厚厚地污泥,知道这定是开灵丹在打通经脉时,排除了他体内的杂质。

  他跑到院里,费了半天功夫才将全身彻底洗干净。

  清洗干净后,他抬头看了看时辰,自语道:“此时武文应该要从醉香楼出来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