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

  中元大陆,赵国,南阳府。

  最N新章节.N上/酷匠N网…

  立春后的第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地飘洒着,雪雾将整个南阳府笼罩,偶尔吹过的寒风扬起屋顶上的雪花,在洁白的世界里飞舞。

  寒冷充斥着整个世界,却无法掩饰住人们内心的火热。

  在南阳府最高的楼宇,接仙楼外,此时却聚集了一大堆身着各异的人。

  虽然他们身份不同,却有一个共同处,都领着面相稚嫩的儿女,一脸紧张地看着白雪覆盖的接仙楼,期盼着楼内传唤到自己的小孩,连雪花落在身上都毫不在意。

  这便是南阳府一年一度的测灵节,是统治南阳府的太意门派出门下弟子,到这里来招收弟子的日子。

  接仙楼外的雪地上,一个身着灰布道袍的瘦高少年,被一群人打翻在地,头撞在一块雪中的石头上面,晕了过去。

  一个家奴打扮的少年,见到小道士倒在地上半天不起来,抬着脚就朝着小道士的脸上踏去,边踏边道:“凌霄,起来跟我们少爷赔罪,唉,听不懂是吧?我让你装死!”

  地上的凌霄,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眼中尽是飘洒的雪花,心中叹道:这里就是九幽地狱吗?看来人死之后也会感到寒冷!

  他正自感叹,转眼就见一张沾满雪泥的鞋底板,朝着脸上踏来。不由得心中大恼,自己虽然身死,可活着的时候好歹也算是个法武者,怎会容忍地府中的小鬼欺辱,于是急忙调动体内的法力,想要将那脚底板的主人远远地震飞。

  嗯?我的法力呢?

  就在他一愣神的时间,那鞋底板不偏不移地踏在脸上,直将他踏得差点又晕过去,好半天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雪地上被人围殴。

  不对!原来就刚才他竟然感觉到胸中血气的翻涌,看来自己的身体绝不是魂体,只是现在容不得他多想,因为他看见好几个家奴打份的人,而带凶狠地冲了上来,他立马抱住自己的头脸,弓在地上,任人一顿拳打脚踢。

  那几个家奴发泄完了,见凌霄一直没有还手,这才骂骂咧咧地走开,等他们走后,凌霄正要挣扎着站起,这时又一个小厮在面前蹲下来,指着他的脸大骂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那德行,想加入太意门?下辈子吧!”骂完,还朝他脸上吐了一口。

  凌霄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忍着心中的怒火,擦干脸上唾沫,起身看见一个衣着华美的少年,领着一群家奴,将他围在中间。

  凌霄看着那个少年,好半天才认了出来,惊叫道:“武文,你,你不是死了吗?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武文一听大怒,手往前一挥,骂道:“天杀的小道士,敢咒我死!给我往死里打!”

  凌霄见又要挨打,知道自己现在没有法力,肯定要吃亏,连忙阻止道:“等等,让我先捋一捋!”说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发现自己还身穿一青衣道袍,在朝四周看了看,认出这是他当年出生的那个南阳府。

  难道自己回到了十五岁以前?

  在联想到刚才那个家奴说的话,立马想起来了,这是当年太意门到南阳府来招收弟子,而他当年因为天赋超凡,被太意门收入内室弟子,武文因为只有七品天赋,成了太意门的外门弟子。

  想到这里,凌霄对武文一抱拳道:“武兄,你我天赋都很不错,何必为了年少时的恩怨耿耿于怀呢,将来我们还要同在一个宗门......”

  “哈哈!”他话未说完,武文跟他的家奴都大笑了起来。

  凌霄正在莫明其妙,好半天武文笑累了,才讽刺道:“姓凌的,凭你那只有一品的劣等天赋,也配加入太意门?”

  “一品?”凌霄大惊,前世正因为他是十品天赋,才被太意门看中,可自己怎会只有一品?

  这,这剧情乱套了啊!

  凌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分明还记得前世,因为天赋超凡进入太意门后,被当成千年一遇的奇才,受到门内的重点培养,结果自己不思进取,将宗门赐予的丹药送给了身边逢迎之人。

  最后门内见他迟迟无法进境,便放弃了对他的培养,将他逐出了太意门。

  凌霄这才幡然醒悟,羞愧难当之下,自刎在太意门的山脚。

  在他意识模糊的那一刻,原本以为这一切都已经完结,没想到却又重新获得了新生。

  可是这样的新生又有何用,前世以十品天赋都无法有所作为,今世又能做些什么?

  凌霄失魂落魄地推开武文的家丁,离开了接仙楼,顺着记忆中的方向,冒着大雪,朝着南阳府外一座小道观跑去。

  看到他的样子,武文等人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凌霄跑回了道观,推门走了进去,见到院中一个老道士,正在雪地里打坐,知道这就是自己凡世的师父莫风扬。

  他走到莫风扬的面前,手一伸道:“把测灵镜拿来!”

  莫风扬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看着他着急忙慌的样子,叹气道:“唉,我早上就跟你说了,凭你的天赋,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你还不信,非说我这测灵镜坏了!怎么样,被人羞辱了一顿吧!”说完莫风扬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朴的小铜镜递给了他。

  凌霄接在手中,用力地握在手柄上,果然镜面上只显示了一格青色的天赋条。

  他犹如听见一声晴天霹雳一般,愣愣地看着那格天赋条,在睁眼的那一刻,心中是多么地激动,上天又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可结局为何会是这样!

  他将测灵镜还给莫风扬,心情极度低落地走向门外,走到门口时,回身看到莫风扬熟悉的身影,想起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眼眶有些湿润,当年加入太意门后,就跟莫风扬失散了,后来一直沉迷于美色之中,将这个师父忘得一干二净。

  或许老天给自己这一次重来的机会,只是为了报答师父当年的养育之恩吧!

  “师父,看到你真好!弟子以后再也不跟你老人家分开了!”

  莫风扬没想到凌霄会说出这煽情的话,愣了片刻道:“傻孩子,天赋不好又如何,你师父我不也是只有一品天赋吗?”说完莫风扬也握着测灵镜,拿给他看,上面果然也只有一格金色的天赋条。

  凌霄苦笑了一声,心道:你老人家一辈子,都未踏足法武界,自然不知道天赋的重要,四品以下的天赋都被称为劣等天赋,基本上就与法武界无缘了。

  凌霄摇摇头,正要关门离去,这时莫风扬说了一句话,让他心中一动。

  莫风扬道:“命运给了你一样,会同时收回另一样,假如你不懂得去取舍,将会一生都沉沦于此。”

  南阳府外,小河边,凌霄坐在河边的一块青石之上,看着这被冰雪封冻的河面,心中却迷惑:师父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自己重生的事情?

  可这又怎么可能?

  师父只不过是一个给人请神捉鬼的道士,十年前到了自己出生的那个小村,当时自己父亲去世,母亲无法独立养活自己,才让师父将自己带走的。

  从那以后,自己跟着师父走南闯北,从未见他有什么惊人之举。就是那个测灵镜,也是自己亲眼看见,他从一个落魄的法武者手上骗来的。

  或许师父那么说,真的只是一句无心之言。

  他从青石上站起来,从雪堆中刨出一块鹅卵石,远远地抛出去,像把心中那个荒唐的想法,也扔掉了一般。

  “凌霄,你在干嘛呢?”正当凌霄豁然开朗之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回头看去,就见一个雄壮的少年虎头虎脑地走了过来。

  “二牛,我知道你今天也去测灵了,你是二品天赋吧!”凌霄马上认出了少年,正是自己最要好的伙伴二牛,同时心中一疼,什么时候自己连二牛都不如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正要跟你说这事,现在我们成年了,我爹打问了一下,通天镖局正需要人手,咱俩可以一起去镖局应征。”二牛有些激动地说道。

  凌霄知道这测灵节就相当于一个少年的成年礼,因为一个人到了十五岁,身体才算发育完全,测试出来的灵脉品级才能准确,在十五岁以前,每个少年都必须去法门开办的学堂学习知识,为潜在的法门弟子打好基础,只要参加了测灵节后,没有灵脉或是灵脉不佳的人则必须离开学堂,正式溶入凡世的生活之中。

  所以现在必须先找份工作,否则让太意门派在南阳府的凡俗官员知道了,就会被捉去治恶局日夜跪拜太意门的牌位,成为增强气运的念奴。

  可他不甘心,虽然只有一品天赋,却好歹也还有机会,只要今生肯努力修练,总会有出头的一天。

  凌霄点头道:“好,过几天我们就去应征。”说完拍拍二牛的肩膀,正要跟他回去。

  这时二牛想起了一事,慌忙道:“你先别回去了,武文派人正在城外找你,他要让你给他磕头道歉!”

  “什么?”凌霄心中大怒,这武文真是欺人太甚。

  那武文仗着家里在南阳府很有势力,前世就经常跟自己作对,后来自己被太意门看中,他才不敢来招惹。没想到今世自己落得这样的局面,他还变本加厉地欺负到自己头上。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冷厉,对着二牛道:“你先回去吧,我想在河边静一静!”

  二牛以为他是怕了武文,想要等天黑之后才回去,便点头道:“好,你先在这里呆着,等武文的人走了,我再来通知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