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方华夏国的境内,有一座由东向西的的山脉,叫秦岭山脉。秦岭山脉横贯华夏国中部的东西走向山脉。西起甘陇省地区南部,经秦陕省地区南部到豫州省西部,主体位于秦陕省南部与蜀川省北部交界处,呈东西走向,长大约1500公里。是黄河支流渭河与长江支流嘉陵江、汉水的一道分水岭。秦岭—淮河是华夏国地理上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线,秦岭还被尊为东方华夏国的龙脉。

  华夏古国诗人孟浩然《送新安张少府归秦中》:试登秦岭望秦川,遥忆青门春可怜。仲月送君从此去,瓜时须及邵平田。说的就是这秦岭山脉,而秦岭山脉最美却是在秦陕省境内,有许多宝贵动植物和珍贵药材,同时;也是道家的发源地,许多奇人,修炼之人常常隐居于此。

  清晨,地平线上天开一线,飘起了缕缕红霞,预示着一个辉煌的白昼即将降临。而在秦岭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上,云雾缭绕,天空中不时飞过几只白鹤,虽然是炎炎的夏日,但是站在山峰,感受到的是一阵阵寒意。在一座茅草屋外面,有一个站着的、穿着白色练功夫的小男孩,年龄大概12岁左右,小男孩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英俊清秀赛潘安。忽然,小男孩的手动了,跟着脚步也慢慢移动起来,仔细一看,打的是华夏国古老而又神秘的太极拳。以柔克刚,刚柔并用,借力打力。随着小男孩的气势不断加强,地上面的树叶也跟着飘起来了,小沙石也在天空中飞舞起来,懂武功的人就会明白这个小男孩是一个高手,小小年纪,竟然能打得这么出神入化。

  “龙威,回来吃饭了,吃完爹给你说一件事。”忽然从茅草屋走出一位身材魁梧,面似银盘的中年人。

  “嗯,知道了”。说完,小男孩慢慢的收起了真气,慢慢的放松了下来,飞快的跑向父亲那边。

  “爹,你看我刚才打怎么样?”

  “恩,很好,你已经抓住了太极拳的精髓。地之道,以阴阳二气造化万物。天地、日月、雷电、风雨、四时、子前午后,以及雄雌、刚柔、动静、显敛,万事万物,莫不分阴阳。人生之理,以阴阳二气长养百骸。经络、骨肉、腹背、五脏、六腑,乃至七损八益,一身之内,莫不合阴阳之理。太有至的意思;极有极限之义,就是至于极限,无有相匹之意,既包括了至极之理,也包括了至大至小的时空极限,放之则弥六合,卷之退藏于心。可以大于任意量而不能超越圆周和空间,也可以小于任意量而不等于零或无,以上是太极二字的含义。不过正真的高手是无极而太极,与世界万物融为一体,据我所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样,你以后不要荒废自己的武功,要每天坚持,知道了么?”

  “爹,我知道了,哦对了,你刚才对我说什么事?”

  “刚才和你娘商量了一下,想让你下山去附近的学校去读书,怎么样?你现在已经12岁了,再说,家里面的那些古书已经让你看完了”。

  “哦,那我如果下山再想你和娘,怎么办?”龙威抬起头看着父亲问道。

  “你要知道,男子汉大丈夫,要以事业为重,要以天下为己任,知道了么?”中年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知道了。”龙威不高兴的答应。

  “你放心吧,我和你娘有时间就下去看你去,我把你寄宿在山下面一个小村庄农民的家里,你就呆在他家,好不?记住,出门在外,一定要懂得照顾自己,千万不要惹是生非。”中年人关心的说。

  “嗯,知道了,爹。”

  “那就好,回家吃饭吧,明天我送你下山”。说完,摸了一下龙威的头。

  晚上,龙威躺在茅草屋前面的地上,看着满天繁星,渐渐地进入了睡眠。

  “龙飞,我们真的需要这样做么?威儿他年龄还小,再说了,我和你为什么回来到深山老林隐居,不就是厌倦了都市的繁华,厌倦了家族的使命,难道你就忍心将我们的孩子推向他不愿意做的事情”,一位眉目如画、温文尔雅的女人说道。

  “小梅,不是我不心疼威儿,但是这是家族的使命,现在他爷爷年龄也大了。那年,我不顾家族的反对,和你结婚隐居在此,但是我们的威儿需要将家族的使命承担起来,这是我们家族的光荣。还有就是我们在这儿的一切,我父亲都知道,他也希望威儿能够下山,生活在都市之中,然后慢慢的锻炼,最终成为家族族长。”

  “反正我说不过你,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只要威儿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I酷\匠网x*永K久12免(费看d:小说(

  第二天一早,龙威就和自己的父亲一起下山去了,龙威的母亲远远的望着自己的儿子下山去了,面颊有些湿润。自言自语的说道:“帆,不要怪你的父母亲,我们是为你好,一定要好好的。”

  “大哥,孩子就交给你了,麻烦你了”,龙威的父亲说道。

  “客气什么,帆,来叔叔这儿”,一位地道的村民回答。

  “帆,在这儿要听你叔叔的话,知道了么?爹走了啊”。

  “嗯,知道了,爹,你也要和娘照顾好自己啊,还有,要一定记着来看我”。

  “嗯,知道了”。说完之后,龙威的父亲就走了,连头都没有回。龙威的眼泪一滴滴的流了下来,但是他始终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孩子,来,进来吧,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放心吧,我会像对待我女儿一样对待你的。哦,对了,雅儿,过来,这是你龙威哥,叫帆哥”。

  一个小女孩害羞的从里屋走了出来,脸白净白净的,像刚磨出来的面粉一样。梳着马尾,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马尾跟着她的节奏也跳了起来。蹦跳的走到了龙威面前,拉起龙威的手,开心的叫道:“威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暴走机器说:

第一次写书,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提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