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后,诸葛羽站了起来;因为火龙果已经成熟了;根据脑海里的信息记载,火龙果成熟后一刻钟时间内必须食用;不然火龙果就会自动干枯;诸葛羽双手把火龙果摘下;用嘴咬了一口只感觉道浑身发烫,但是不能浪费这么好的异宝;诸葛羽几下就把火龙果吃完;当诸葛羽把火龙果吃完后,只感觉到身体掉进火海一样;诸葛羽现在只想找到一条大河,能够在河里熄灭身上的热气!

  诸葛羽向山洞外跑去,跑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诸葛羽只觉得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诸葛羽的身体通红,就像火烤一样!身体上冒着白烟,就像是水蒸气一样!这样持续了三息;诸葛羽身上冒着一道白光!白光冲出诸葛羽身体后,只见眼前多了一个人影;准确的来说这只是个灵魂;眼前的人和诸葛羽的前世竟然长得一模一样;精致的五官,强壮的身体;身高一米八左右;就像是画里出来的人一样;

  眼前的人叹了口气道:“如此弱小的身体,我不帮忙将怎能撑过?”男子对着诸葛羽接了几个法印拍在诸葛羽身上,诸葛羽的身体竟然慢慢的由红变成了白皙无比;男子见诸葛羽怀里的妖丹;摇了摇头道:“有好东西都不知道使用!真是弱智!”男子一把抓起妖丹将之nī碎;把妖丹里的精元打进了诸葛羽的身体;只见诸葛羽的身体一会儿长大,一会儿有变小;一会儿变胖一会儿又还原;如此反复了一炷香的时间!诸葛羽的身体没有在变化,只是身体比同龄的身高居然矮了三寸!但诸葛羽的身体却变得结实无比;男子见诸葛羽没有了危险遁进了诸葛羽的身体里……

  “哎!卖肉!卖肉!”一男子吆喝道;该男子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生若巨雷,势如奔马;面前是一摊位,摊位上挂着许些猪肉;男子时不时的拿着吧羽扇扇着,能看出来天气很是炎热;

  “小张,今天这么早就来做生意了啊!”一五旬左右老爷子背着干柴路过摊位边歇气道;“是啊!老伯,您不是也很早嘛!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年头有不好;不好做生意啊!”被称为小张的男子说道;被称为小张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张飞!

  “是啊!这年头不好过哦!哎!”老爷着笑道;张飞看了看自己的肉摊又看了看面前的老人;似乎在做什么决定,过了一分钟后张飞道:“老伯,您这干柴给哪家送去?您帮俺看着摊,我帮您送去!”老人看了看张飞道:“这不太好吧!小张啊!你的好意老头子心领了,不用麻烦了!”张飞摇了摇头道:“老伯,没事;正好俺在这里带的慌,您就让我帮您吧!”张飞说完后就把老人的干才背在身上;老人拗不过张飞只好给张飞说送到哪!

  张飞背着干柴快速的走着,想起老伯要送的人家居然是城里第一首富;城里第一首富是朱家,据说朱家在蜀汉开国时就是皇亲国戚;当时朱家的掌上明珠就是蜀汉的开朝时期的贵妃,只是后来干预了社稷;贵妃被打入冷宫,朱家也一落千丈;还好的是当时开国皇帝仁慈,不然朱家早已不存在!

  张飞虽然是个莽人,但也听过不少事迹;对于朱家首富也有所了解,只是张飞不屑于打听或者什么;跟何况张飞家也有祖上流传下来的家业;只是比不上朱家而已,但也能够逍遥自在;

  走了半个时辰张飞终于走到了朱府门前;护卫见张飞送柴很是不解,以往不都是宋老?今天怎么变成了一个莽汉!“站住!今天怎么是你送柴?宋老呢?”护卫问道;张飞见护卫如此但还是好好的说了;之后把干柴放进了柴房,拿着钱朝着自己肉摊走去……

  “老头!今天怎么是你在这?他妈的那王八羔子哪去了?”一男子问道;该男子身后带有八个随从,老人知道这是县令的儿子杨玉章;但却是欺压百姓,强抢民女;干些不法勾当!

  “小张送东西去了,你有何事?”老人问道;而一随从对着杨玉章说道:“主子,今天刚好那莽汉不在;哼哼!我们把他的肉哪了摊砸了如何?”杨玉章听了觉得不错点了点头;之后众随从走到摊位前伸手准备拿肉;老人喝道:“你们干嘛!还有没有王法啦!”而准备那肉的停了下来感觉很惊讶,随后笑了笑道:“王法?哈哈!什么王法都是我们主子说了算!在这里我们主子就是王法!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用!”其他随从也笑了起来;随后动手拿肉的拿肉,砸摊子的砸摊子;

  老人出手阻止却被另一个人给按在地上;正准备打老人的时候张飞在一百步外见了个正着;张飞见有人居然敢拿老子的肉,敢砸老子的摊子;他妈胆子够大的!

  张飞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一脚踢向人群,杨玉章才看见张飞来了;笑着道:“给我好好的伺候伺候!哈哈哈!”众随从拿起手上的肉给张飞砸了过去;

  张飞脸色一变,见距离张飞最近的随从一(随从的名称我就不一一说了;就以随从一、随从二那样命名;)望自己扑来;随从一手拿大刀向张飞砍来,张飞腾空一转;转到随从一的背后;乘随从一还未反应过来;张飞一脚踢向随从一随从一的背后;“唔!”随从一被踢飞起来撞向了另外两个随从;随从一就已经断气了,可见张飞的脚力有多大;而张飞随手捡起大刀;

  其他随从见张飞如此汹涌,顿时心里有许些害怕!但是不敢违背主子的命令只好硬着头皮前去;从四面八方包围住张飞;张飞只觉得自己的血很澎湃,见四周被人围了起来张飞笑了起来;正当众人以为张飞疯了的时候,张飞张开嘴巴吼了起来,只是张飞这吼声实在是太大;地面都震动了起来;

  杨玉章不知张飞如此凶猛,悄悄的躲在一边;而随着张飞的吼声,众随从居然用双手护住耳朵;但也不管什么用,只觉得心跳比平时快上了一倍;“噗!”众人口吐鲜血!只觉得浑身无力;其中有三人居然被震断了心脉,直接倒地身亡…

  张飞把老人扶了起来道:“老伯,只是您的柴钱,这是给您看病的钱;”张飞一边说着一边把钱递向老人的手里;老人看了看张飞,见张飞眼神清澈;老人只接过自己的柴钱;

  杨玉章虽然也被声音震得难受,但至少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杨玉章乘张飞扶老人居然拿起一根木棍从背后偷袭;“小心!”老人还没喊出口,张飞转身一脚把木棍踢断;杨玉章见张飞一脚就踢断了拳头粗的木棍,心里一下想到糟糕;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酷《匠网O首(发!s

  张飞怎能忍受别人偷袭,直接向杨玉章迈去;一脚踢在杨玉章的胸口踢去,杨玉章只觉得身体向后飞去;啪的一声杨玉章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爬了起来;杨玉章只觉得心脏受损,嘴里腥咸;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向后倒去不省人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