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儿,也不知道你姑父答不答应!都是母亲当初的错!”一女子道;双手抚摸着一小男孩的头;小男孩抬起头看了看女子道:“母亲,你没有错;当初霖儿还小,母亲舍不得霖儿霖儿也离不开母亲。母亲没事,我相信姑父会答应的!”女子看了看小男孩叹了口气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想起两年前姐夫让孩子进宗学,自己却舍不得孩子受苦;于是拒绝了,但是现在才知道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没有远见!看来那句“头发长见识短!”说的果然没错;自己丈夫当初本书同意孩子入学,结果自己一哭二闹……原来这对母子就是诸葛羽的舅母刘氏和表弟张霖;

  诸葛羽的舅母刘氏虽然并非名门闺秀,但还是胜过一般百姓家的女子;虽然谈不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也还是知晓一二;只是身为母亲始终在乎的除了丈夫之外,孩子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也就是因为这母爱没有让张霖早一点进入学堂,现在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带有一点文气;才想着自己曾经的过失……

  诸葛羽这时已经回到自己屋里,也知道舅舅今天来访的缘由;对于自己的那个表弟,诸葛羽却没有太多的印象;虽然去过几次,但都没有怎么基础过;而且现在诸葛羽也早就不上以前的自己,自己前世再怎么也是活了二十三年;虽然这身体才是七八岁的身体,诸葛羽却不在想做小孩子的事;

  z#酷匠T网Z正jX版u首Qp发u9

  但是也毫无办法改变,毕竟你一下子变成了个小大人;别人还不知道该如何让想象,虽然对自己的表弟没有他什么印象,但一个七岁的孩子还不进入学堂以后又该如何?如果那不是自己的舅舅诸葛羽早就要教训一下;像这样在后世的话小孩子三四岁就上幼儿班了,那些父母为什么会放心?谁会不心疼?但即便这样也是送自己的孩子上学;这还不是希望自己家的孩子早点接触知识,以后能够改变自己……

  诸葛羽随后才想到这不是后世,跟何况张霖是舅母的心头肉;毕竟舅父舅母结婚三年后才有的张霖,

  当听见父亲答应了舅父送张霖来上学,诸葛羽并不吃惊;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都是骨肉至亲……

  转眼过了一天,诸葛羽给长辈们请完安后吃了早饭就朝着学堂走去;当然小斯也跟着,除了小斯外还有一管家陪着;当然这是以往的惯例,只是昨天诸葛羽把他们都给打发了;也不知道夫子今天会问些什么?毕竟昨天诸葛羽给夫子的震惊不小……

  两刻钟后当诸葛羽走进学堂时见一小男孩坐在自己桌子后面,虽然没有问;但诸葛羽还是知道这就是自己的表弟“张霖”当诸葛羽走到自己桌椅后看向张霖道:“表弟好!吃了早饭没?”张霖看了看诸葛羽想了一会儿才记起诸葛羽连忙答道:“表哥好,小弟已经用过早饭了!以后还要请表哥多多关照!”诸葛羽看了看张霖,张霖以前虽然没有进过学堂但还是知道礼貌;这让诸葛羽很是欣慰,毕竟早上诸葛羽可是答应好了父亲的;要好好的照顾表弟,要多多帮助他……

  没多久其他族人也进了学堂,夫子也进了学堂;夫子见诸葛羽身后的张霖点了点头问道:“你就是张霖?以前可曾接触过书本?”张霖见夫子问话,站了起来想了想答道:“回夫子的话,之前母亲教过学生百家姓;其他书本学生并无接触;”夫子见张霖回答真诚眼神清晰点了点头示意张霖坐下;

  虽然有新学生加入夫子并没有从头教起,今天夫子讲的是论语学而篇;一个时辰后,夫子手拿书本在通道走了一圈后看向诸葛羽问道:“诸葛羽你可能否背完今天所学?”诸葛羽没有想到夫子居然还会向自己提问,但还是站起来答道;“夫子,学生已经记下了。”夫子见诸葛羽答道点了点头示意诸葛羽背诵;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曾子曰:吾日三省乎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诸葛羽一一背完,没有一字之差也没有一字之漏;当夫子听完后微带吃惊;不止是否……

  诸葛羽回到自己屋里已是申时末,只是今天多了一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诸葛羽的表弟张霖;张霖家离诸葛羽家需要两个时辰的路程,诸葛羽也不希望自己的表弟每天很赶时间;万一出了个什么事,如何向舅父舅母交代?跟何况诸葛羽早已答应了父母要照顾好表弟,于是就把表弟带在了身边;

  “春梅,上把桂花糕和莲子糕端来;”诸葛羽对丫鬟春梅道;春梅出去了没一会儿就端来了两盘点心;诸葛羽还依稀的记得舅父家做的点心就是这桂花糕和莲子糕,记得这也是表弟最喜欢吃的点心;春梅放好点心与茶水后就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两表兄弟;诸葛羽见张霖有点不自在,也知道这是没有经常认识的缘由;

  “表弟,用点点心;离晚饭时间还早,先垫吧垫吧;”诸葛羽对着张霖道;顺手点心递给表弟,张霖双手接过感谢的道:“表哥,谢谢!”

  “什么?今天诸葛羽居然把论语学而篇全部背了出来?不是今天才交的?他记忆力居然如此之前?”诸葛珪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问着诸葛亮;诸葛亮点了点头道:“是的父亲,今天三弟把新学的全部背下;而且没有一字被错也没有漏掉一字,三弟的记忆力是在是强!”诸葛珪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诸葛亮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何叹气……

  “老爷,羽儿实在是太棒了!今天才学的居然全部背下;真是了不起!”诸葛羽的母亲道;诸葛光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羽儿这样究竟是福还是祸?”张氏不解的看着诸葛光问道:“老爷这话?”诸葛光叹了口气不在说话,只是看着窗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