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啊!”诸葛羽疼的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诸葛羽躺在床上,疼得让他醒了过来,虽然睁开了双眼,眼皮却重似千斤。用了半天的力,才睁开一点点。顺着眼缝看着,心中却已经惊涛骇浪。

  入眼先是褐色雕花房梁,轻轻扭过头去,满屋子的古香古色,比那红木博物馆里展出的家具还要古朴,一个穿着淡青色锦缎衣服的女人坐在桌边的小凳子上低头啜泣,看不清五官,只是头上的珠翠微动;不远处有个人一袭长衫背对着身子站立,那头发披在双肩;头上戴着帽子…

  这并不是诸葛羽第一次见到这种打扮,电视中所有的古装剧的人物都是这样演的,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我这是在哪?不是记得刚才还待在?对了!记得先前我好像误入拍摄现场,怎么会躺在这?难道也把我当成了演员?不应该啊!诸葛羽想要伸出手捞捞头,确实用不了什么力气;感觉就先是被抽空了一样。

  用了半刻钟诸葛羽终于把手放在了头上,但却没有了什么力气;手顺着头发滑下,这却是把诸葛羽给吓坏了!我滴天啊!我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我带了假发了?虽然用不了力气,手滑落下扯到了头发;“嗞…”好疼!这哪里是假发,这明明是真发啊…

  坐在小板凳上啜泣这的女人听见了声音,起身跑了过来;看着躺在床上的诸葛羽,泪水又哗哗直下…

  “羽儿,都怪娘不好。让你受苦了。”那女子满脸慈爱的问道;而长衫男子也走了过来,皱了皱眉带着微怒喝道:“羽儿,你也不小了!怎么如此不小心!”

  羽儿?虽然我是诸葛羽,但也没有被这么称呼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诸葛羽想要坐着却也没力气使;那女人见了就连忙帮着诸葛羽…

  待诸葛羽坐起来时看见自己那双小手,心都凉了!我这是在做梦?这是我的手?这双手根本就是五六岁的小手,哪里是我的手?

  诸葛羽是沁园大学的在校学生,今年已经二十三了。由于假期没事就到处游玩,怎么就误进了拍摄现场;那剧组拍摄的是三国怒,明明是大白天的却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间乌云密布,雷电交加;最后好像一道雷电劈下,我就不记得了…

  或许是血脉相连的缘故使得与面前的女人和男子感到亲切,但也确实让我真的还不能适应…

  想起二十一世纪活着的已是快五旬的人了,而诸葛羽却是家中独子;想起年甲昔年的父母却要承受着白发人送走黑发人诸葛羽就心里难受,一时不注意就泪水直流…

  床边上女人见诸葛羽泪水直流连忙用帕子擦拭着;嘴里却哄着:“羽儿,别哭了。仔细伤了眼,以后就不好了,乖啊…”

  男子看了看刚要发作却被女子给瞪了回去;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皱着眉说道:“夫人,不能再惯着羽儿了。看看他的哥哥们在他这个岁数早已进了学堂,哪有像羽儿那样怎天在家里关着。刚一进学堂还就中了暑气!”

  /j酷匠V网o正%=版首发}

  女子摇了摇头道:“老爷,我又不指羽儿子扬名立万。我只求羽儿能够平平安安一生,娶妻生子;其他我就不在想什么了…”

  男子摇了摇头道:“真是慈母多败儿啊!”

  随着他们的对话,诸葛羽也整理了这具身体的记忆;那男子是诸葛羽的父亲“诸葛光”;而那女人是诸葛羽的母亲“张氏”

  当诸葛羽在整顿记忆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原来真的没有记载过诸葛光,因为诸葛光没有出仕过;诸葛光的父亲居然是诸葛丰,诸葛羽记得诸葛丰是诸葛亮的祖父;自己的祖父也是诸葛丰,那么自己和诸葛亮就是堂兄弟了?这个信息让诸葛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想起诸葛家族中最有名的诸葛三杰:诸葛谨(字子瑜)、诸葛亮(字孔明)、诸葛均(字衡义);(由于史记上没有任何关于诸葛均字的记录,所以在本书中定位衡义)三人的记载;

  诸葛瑾是家中兄弟排行老大也是诸葛羽的大哥;比诸葛羽大六岁;记得历史上记载的是经鲁肃推荐,为东吴效力。胸怀宽广,温厚诚信,得到孙权的深深信赖,堪称“神交”,并努力缓和蜀汉与东吴的关系。建安二十五年(220年)吕蒙病逝,诸葛瑾代吕蒙领南郡太守,驻守公安。孙权称帝后,诸葛瑾官至大将军,领豫州牧

  诸葛亮是家中兄弟排行老二是诸葛羽的二哥,比诸葛羽之大一月;在史记上记载着诸葛亮的事迹有很多很多;诸葛亮的才学被后世称赞不已,但却最后被留下了“成也诸葛败也诸葛”谁让诸葛亮不早一点儿找到接班人呢…

  诸葛均是家中兄弟排行老四是诸葛羽的四弟;比诸葛羽小三岁;诸葛均最后的结局却是不怎么好,只记得有那么一段记载蜀汉灭亡后与宗预被迁徙至洛阳,在途中病故。

  “母亲?”诸葛羽看着面前女人道;“嗯?羽儿,你哪不舒服要告诉娘亲。”女人带着慈爱的问道;诸葛羽摇了摇头道:“母亲,别哭了。儿子心里也很难受…”诸葛羽答道;诸葛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唤人,只是内心深处使他…

  诸葛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叹了叹气出去了,而张氏则留在屋里照顾诸葛羽……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诸葛羽还没有醒过神来;或许对别人来说重生三国是一件非常乐观的事,对于诸葛羽而言则是担惊受怕!自己也读过书,对于三国史也读了不少;虽然谈不上深入探查,但也是熟悉了三国记载;对于出生在和平年代的诸葛羽而已这无疑不是掉入了地狱,但是看着旁边母亲王氏那慈祥的面孔;诸葛羽慢慢的静下了心来,自己不能够吓自己;即便没有参加过战争,那为什么就不能接受现实呢?或许自己也能够成就一番事业?何乐而不为呢?

  诸葛羽无奈的张了张自己的小手看了看,还是打消了那个念头;就算是有野心要抱负,也要有强壮的身体才好;不然又想怎样?

  不过接下来却让诸葛羽吓了一跳,更具这具身体的记忆深处得知这不再是史书中的三国;而是另一个世界,虽然这个三国和史书记载相差无几;但是却又有不同,因为前朝并不是西汉与东汉;更不是刘邦所建立的汉,而是刘义所创建的蜀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