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摄魂怪,好像有情况!”柯梅里纳一边揉眼睛一边朝摄魂怪喊。

  摄魂怪听到柯梅里纳的声音,引擎立刻轰鸣大作,突突地站了起来,走到柯梅里纳身后。而此时柯梅里纳也可以睁开眼睛了。她朝四周望了望,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你在这里等我,如果有事情的话,我会随时叫你!”柯梅里纳踮起脚尖拍拍摄魂怪的头,摄魂怪降低了发动机的声音,弯下身子老老实实地蹲坐在地上。

  见它这般听话,柯梅里纳也非常开心,蹦蹦跳跳地朝着神圣天堂跑去。

  神圣天堂虽然还保持着往日的气氛,但是回想起追杀她的士兵们,一种严肃而压抑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她小心地走过去,把头压得低低的,生怕被哪个卫兵认出来,大地偶尔会传来一些类似地震的轻微颤动。可是当她走到大门边的时候,却发现今天神圣天堂的南大门,根本没有人站岗,这不禁让柯梅里纳有些莫名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巨大的响动从城内传来,她好奇地伸长脖子朝里面望,只见从女神像中间的时空庭院,一直到面前的坡地上,到处都是死伤的卫兵,还有不计其数的机器坦克和奇形怪状的机器人,两只重磅梗正在追咬着一个丢了靴子的士兵。

  “难道……难道妈妈又开始进攻神圣天堂了?”说着,柯梅里纳把摄魂怪召唤过来,朝着不断涌出卫兵的时空庭院冲了过去。

  机器人们看到这个小丫头,并没有阻拦,任凭她随意在阵中穿梭。可是当她走到西城台阶上,听到铁匠柏林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的时候,便停下了脚步。

  “柏林?你为什么不跑?”柯梅里纳紧张地躲到柏林的身后。

  “我为什么要跑?它们都是我的孩子,不会伤害我的。”柏林笑着把红热的铁片举起来,左右翻看了一下,在铁片右边缘中间的位置稍稍凹进去一些,于是他把铁片又放回铁砧上,对准凹进去的位置,重重砸了一下,然后又举起来看,那凹进去的地方,已经完全与周围平齐了。

  “你的孩子?怎么回事啊?”柯梅里纳愣愣地看着柏林将那红热的铁片扔进水桶里。“呲——”的一声白汽抱着团升腾起来。

  “我不知道,你的姐姐,和你的妈妈,现在要做的到底正不正确,但是——”他从凳子下面抽出那本褐色的笔记本,递到柯梅里纳的手里,“未来,还有好多东西,需要你记到这上面,而且也同样是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我该怎么找到姐姐?”柯梅里纳将笔记本抱在胸前。

  “从那个时空庭院的传送门,过去你就看到他们了。”

  “噢……谢谢!”柯梅里纳不敢耽搁,招呼摄魂怪一声就慌慌张张地朝时空庭院冲了过去。

  “快看,是百合花!”卡拉安指着一个带着大机器人的小女孩着急地跺着脚喊道。

  “急什么,那不一定是百合花。”紫痕不耐烦地把卡拉安招呼回来,“我觉得这里应该有两个百合花……”

  “不,是三个。”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大家忙转过头,只见一个身穿红色衣服小女孩正站在他们身后,这小女孩生得玲珑俏皮,一头金黄长发披在两肩,肩头两根吊带挂起一袭红裙,裙后腰间,横着一把红漆加农炮。

  “你是……你你你……”卡拉安看着这个小丫头,表情不比见到卡拉秋的时候好看到哪去。

  “久违了,朋友们。”她笑着看着卡拉安身后的紫痕、妖妖和毒药。

  这个小女孩,别人可以不认得,但是毒药不可能忘记——她就是当年在魔法山脊被毒药从铁匠棚上救下来的小女孩甜甜。

  V酷@匠D网$B永√久(“免费+}看mv小+说

  “甜甜?”毒药走过去,拉着甜甜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了十多遍,终于认定这就是甜甜没错。

  “百合花有个妹妹,名叫柯梅里纳,而我,就是那个柯梅里纳。”

  “你不是说百合花有三个吗?都在哪啊?”卡拉安追问道。

  “百合花和妹妹柯梅里纳是双胞胎,事实上,百合花只有一个,但是柯梅里纳有两个。一个是刚才你们看到的,另一个就是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毒药以及其他人,在听了甜甜的解释之后,反而更加迷糊了。

  “我一定要找到那个柯梅里纳,争取在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告诉她真相!”说着,甜甜也追着刚才柯梅里纳跑过的方向朝时空庭院传送门跑了过去,留下紫痕等人面面相觑。

  “我们怎么办?”此时的卡拉安,看着眼前穿越般错乱的几个人,再也摆不出高傲的样子了,她甚至觉得,这几个人,是女神派过来拯救这个世界的,可是当她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又不由得暗骂自己怎么学着牧师信起女神了。

  毒药笑着看了看紫痕和妖妖。

  “虽然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但是我们不得不对这个正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世界说一声‘我们回来了’。”毒药把手伸出来,手背向上,“重建公会,为了阿尔特里亚,我们一起——”

  “我们一起!”妖妖立刻把手伸出来,搭在毒药的手背上。紫痕没说话,但是伸出手的速度不比妖妖慢。

  “哎哎,算我一个!”卡拉安急忙也把手伸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