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重返神圣天堂

  “搞定了!”

  大家正在昏昏欲睡的时候,大尾巴狼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如此“安静祥和”的时候,几乎要把耳膜穿破。

  朵朵听到他的声音,先是肩头吓得一抖,接着不顾泡泡枪的阻力腾地站了起来,看身后确实是大尾巴狼,于是一把抱了上去。

  “担心死我了!”朵朵把脸捂在大尾巴狼的肚子上,发出闷闷的声音。

  “放心吧,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敢去。”大尾巴狼拍拍朵朵的头,“我怎么舍得让自己随便就去送死呢,扔下你一个人,我可不忍心。”

  “哎!”小死神看不下去了,冲着大尾巴狼抬了一下下巴颏,“走吧?”

  “把他们仨背上吧。”大尾巴狼说着,蹲下身拉起毒药的胳膊,原本大尾巴狼挡在朵朵和小死神中间,他蹲下之后,小死神的视线直接到了朵朵的脸上,只见朵朵一脸酸不溜丢的表情,连忙弯下腰接过毒药的胳膊。

  “慢着慢着,你不太方便,我来吧。”

  “我咋不方便了?”大尾巴狼没反应过来,莫名其妙地看着小死神,看到小死神一边说着,一边朝自己挤眉弄眼地示意回头,他一下就明白了,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噢——”

  果然,当他转过身的时候,朵朵两只胳膊交叉别在胸前。他笑呵呵地拉开朵朵的胳膊,但是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脯,柔软的触感让他像是摸了电门一般,目光也不由地飘乎乎瞄到她红裙子的抹胸上。

  朵朵感到胸前被他的手指按了一下,本以为他没注意到,没想到他不但注意到了,而且还在看,顿时觉得一股火辣辣的热浪从胸口涌到头顶,羞答答地猛把左手抽回来挡在胸前,右手就势用三根手指捏起大尾巴狼胳膊上的一小点肉,用力地拧起来。

  “哎呦!哎哟!哎呦!”大尾巴狼疼的脸部肌肉急剧扭曲,呲牙咧嘴地按住朵朵掐在胳膊上的手。朵朵还不罢休,扫了一眼其他人,见没人朝这边看,于是加大了力气,同时把声音压低到嗓子眼里对大尾巴狼道:“你看哪儿呢你?看哪儿呢!”

  “错了!错了!错了!”大尾巴狼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捂着不是按着不是,连连讨饶,“轻、轻、轻、轻点!哎呦,我错了,错了错了!不看了不看了!”

  “小点声!”朵朵又铆上一圈劲。

  “哎呦——”大尾巴狼的叫声随着这一圈劲猛然抬高。

  “那个……我们先走,你们继续……”小死神背着毒药,紫痕背着木槿,紫瞳背着水儿,加上甜甜,一同朝着外面走,“那个……沿着这些被撞开的墙走就行吧?”

  “啊对!”大尾巴狼大声回答,朵朵见他好像不疼了,又拧了一圈,“哎呦!”

  待大家走出视线,大尾巴狼把脸一沉,对着朵朵,这表情把朵朵吓得一愣,掐着的手也撒开了,她瞪大惊恐的眼睛看着大尾巴狼阴沉的脸。

  大概停了两三秒,大尾巴狼表情突然扭曲成刚才被掐时候的样子,右手迅速的来回摩擦朵朵掐过的地方。

  “呦呦呦呦呦……终于松开了……”

  “好啊你!故意吓我!”朵朵抬起两只手刨土一般地给大尾巴狼来了个连环捶。

  大尾巴狼两臂拖着,抓住朵朵的手。

  “哎!”

  “干嘛?”朵朵双手被抓着,动弹不得。

  “挺软的。”他瞄着朵朵的胸,一副色眯眯不怀好意的笑容从下巴颏一直爬到发际线。

  朵朵一听,忙把手抽回来,交叉捂在胸前,脸上又是一阵热浪翻滚。

  “好啦,走啦走啦!”大尾巴狼转过身示意朵朵跟上,同时左手向后拉过朵朵的胳膊。

  朵朵又感觉到,他的手指在自己胸前按了一下。

  “你……”

  “我不是故意的!”大尾巴狼侧过脸笑着说完,又转过头拉着她朝前走,“才怪!”

  “你……”朵朵抬起另一只手,照着他后背就要捶,大尾巴狼感觉到朵朵的动作,忙把手撒开侧身躲过,然后在脸上摆出一个看着就欠揍的表情对着朵朵喊道:“诶?没打着!”

  “你给我站住!”见他要跑,朵朵一边喊着一边追了上去……

  太阳东升西落,万年不变的规律,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共享这同一个太阳,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生命,都能享受同等的阳光,神圣天堂的背面,青苔、松柏、杂草,它们整天都在企盼,在凌晨时分,企盼那一缕从赫尔马岱港口遗漏的点点疏光。那便是它们能享受到的,唯一的阳光了。

  本就残损的路向标,又被这些黑暗中无辜的生命增添了几分枯朽,几颗露珠在那地上横着的半根上呢喃,细密的青苔在那斜在旁边的半根上休憩,风吹不散,雨淋不乱。

  突然,一只脚重重地碾在横着的这半根上,露珠立刻吸附在鞋底——道格拉斯将军手搭凉棚,举目远眺通往天启巢穴的树林,仿佛有人影在林间晃动。他下意识地握住佩剑,不大一会,从林子里走出来几个人还有三个背着个人。

  道格拉斯仔细辨认,发现是昨天晚上帮助自己的那一行人,握着佩剑的手也就放松下来。

  “他们怎么了?”道格拉斯等到他们走到面前,注意到他们背着的三人,尤其小死神背上的毒药,之前她的引力法术让道格拉斯将军印象颇深,而此刻居然昏迷不醒被背回来,一定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别管了,我们自己能搞定!”小死神随口回答了一句,就匆匆从道格拉斯将军边上走过去,回到了神圣天堂。

  “喂喂,怎么搞定?”大尾巴狼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就那么随便一说。”小死神压低声音,仿佛怕被周围的士兵听见似的。

  “话说……我们要把她们送到哪呢?至少应该找个病床什么的吧?”大尾巴狼说话时朝着他背上的毒药看了一眼。

  “我有个地方!”朵朵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喊道,“我住的地方旁边有很多空房!”

  小死神和大尾巴狼对视一眼,接着同时问道:“在哪?”

  N看正W/版H章节上酷(匠_~网1

  “跟我来!”

  朝阳从赫尔马岱港口渐渐爬升,当第一缕阳光跃过南大门的时候,整个神圣天堂都醒来了,波普伸了个懒腰,数一数口袋里的女神之泪,货架上还是那老掉牙的装饰品,四十多年都没有换过。旅店的窗扉饱经风吹雨淋,玻璃已经和泥垢成了同样的颜色,像是古旧的蜡纸,一些阳光被这蜡纸般的玻璃过滤成昏黄的颜色,变成了光柱投在中间的走廊上,也投在前台老奶奶的臂弯里,她的身体从眼皮上的第一个细胞开始逐渐“复苏”,脸上横七竖八的,不知是衣服的硌印,还是沧桑的皱纹。

  “嘭!吱呀——”旅店的门被猛的推开,门扇打在墙上,仿佛整个屋子都开了裂,尘土在光柱的映衬下狂躁地飞舞。只见一个黑红铠甲的战士,背着一个白衣服的魔法师。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死神和毒药“是——住店吗?”老奶奶活动锈蚀的关节,从椅子上站起来,亦步亦趋地绕过前台的推拉门。

  “请问有没有……”小死神话说到一半,看到了老奶奶的脸,顿时僵在了原地。

  “会长,怎么了?”身后一个挂着连枷的牧师走上来,身上背着的女孩一只胳膊垂在他胸前。

  老奶奶似乎也感觉到面前这个黑红铠甲的战士有点不对劲,于是用力收缩脊背的肌肉,把身子向上拉起来,视线也随之上移,当她看到小死神的脸时,微闭的双眼腾地瞪开。

  “是你!”老奶奶不禁“喊”了出来,但是由于年迈,并没有起到喊的效果,而是在嗓子眼里低哼出来。

  “奶奶,是我!”朵朵从后边挤到前面,看到小死神和老奶奶这场面,顿时一愣,“你们怎么了?”

  老奶奶的目光飞速在这几个人中跳跃,走廊太窄,只容下两个人并排走,老奶奶不得不再把身子拉高一些才能看到小死神后边的人,忽然,她看到了一个苍白头束发的人,心里头不由得拧成了一个问号,但是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缓缓把身子降回到那个不会累到腰的弧度,然后转过身,朝着前台走,牛角般火红的头发跟着脚步的节奏左右晃动。

  “他呀……”老奶奶且走且说,“我记得他,上次住店啊——没给钱!”

  小死神听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算了——不用了,反正我这一把年纪,也不图那仨瓜俩枣的了,只要热热闹闹的就行了。”说完老奶奶又坐回到她的大椅子上,“楼上有房间,朵朵,你给他们安排吧,我再歇一会。”

  “谢谢奶奶!”朵朵说完,连忙招呼着他们上楼,砰咚的脚步声仿佛分分钟就能震塌这间旅店。

  这间老掉牙的旅店,所有房间都是单人床,朵朵把所有的房间都翻了个遍,然而就连一张稍微大一点的单人床都没有,只好给毒药三人各自安排了一间。

  “不能就这么完了吧?得把她们救起来啊!”紫痕挠挠头,看着朵朵。

  这时候,小死神打了个响指。

  “你们在这等我,我有办法!”说完,他砰咚砰咚地冲到楼下。

  “咳咳……”小死神停在前台,轻轻咳嗽了一声,老奶奶头歪在一旁正闭着眼休息,听到有声音,于是缓缓地睁开眼,把头扭正,枯黄的眼珠里,完全看不出曾经的明亮。

  老奶奶看到小死神,不由得笑了起来,为数不多的牙齿依然骄傲地展示着它们的顽强。

  “呃……这个……我知道你能把她们……呃……救起来……”

  “呵呵呵呵……”老奶奶笑出了声,“小菜一碟。”

  她缓缓地站起来,小死神连忙上去搀扶。

  “我还以为……你会对我不屑一顾呢。”她借着小死神的力量,从椅子上坐起来,绕过推拉门,然后扶着扶手一点点走上楼梯,“毕竟——你知道我是谁,不是吗?”

  老奶奶略显骄傲地侧过脸,瞥了一眼身后的小死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