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小死神大吼一声,然而战吼并没有对这个幽灵造成任何伤害,镰刀仍旧劈头盖脸地砍了下来,小死神瞪大眼睛盯着这镰刀,这回彻底没有任何招架的时间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束强光迎面打在这幽灵的身上,身后的风向标哐啷哐啷地飞转起来,同时这个幽灵呆在原地像是晕了一般,说时迟那时快,小死神铆足了劲给出一嗓子毁灭呐喊,随着呐喊的声波,这幽灵哭嚎着消散在空气中,镰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你的高地人呢?”身边传来大尾巴狼的声音,他的手正按在那个风向标上,朵朵一见大尾巴狼,腾地站了起来,紧紧地一把把他抱住。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大尾巴狼拍着朵朵的头,把嘴唇贴在她的头顶上,一股发香立刻盘绕着流入鼻息,沁透五脏六腑。

  “你怎么才过来?”紫痕站起来推了大尾巴狼一下,朵朵忙把头从他怀里抬起来。

  “我还想问你们怎么就直接进来了呢!”大尾巴狼反过来吼了一声,“谁带的路?我正在那看周围的情况呢,一回头人没了。”

  “我我我!”小死神赶忙解释道,“我当时就是看外头那风向标,然后不知道是怎么着,忽然天旋地转的,然后就到这了。““那你们呢?”大尾巴狼看看紫痕,又看看地上的甜甜。甜甜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坐在地上,于是拍拍屁股站起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离得太近,被一起带过来了吧。”甜甜伸出一根手指,挠挠惨白的脸蛋,之前被吓得脸色煞白,到现在血色还没有缓上来。

  “那风向标是个传送器,摸一下就能传进来。”大尾巴狼说。

  “那你怎么不早说!”小死神瞪着眼睛道,“早说咱一起来就把它解决了,害得我差点交代在这!”

  “我哪记得啊,都过了……都……都……”大尾巴狼说到这嘴里又秃噜了,看着怀里仰着头的朵朵,还有旁边的甜甜和紫痕,立马改口道,“我消息比你们灵通,你们来之前我自己到这转悠了一圈,但是过了太长时间了,我都忘了,嘿嘿,我是忘了,忘了。”

  “行了,快走吧,这不是什么好地方!”小死神说着,从大尾巴狼和紫痕中间要穿过去,这时候,一只手挡在他胸前,小死神不禁一愣,低头一看是紫痕的手,“你咋了?”

  “大尾巴狼,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紫痕把小死神扒拉到一边,“你好像故意在隐瞒什么东西!”

  “我能隐瞒什么啊,真是的。”大尾巴狼感觉紫痕略带敌意,忙把朵朵从怀里“转移”到背后。

  “你好像知道很多东西!”

  “紫痕!”小死神从后边把紫痕拽开,“你懂啥,人家是天天的跟一帮女徒弟混在一起,但是你知不知道凯德拉的公告牌是新闻最多最快的,你一天天宅在家里,怎么可能有人家消息灵通。”

  “那他为什么有话不说?遮着掩着的!”紫痕仍不肯罢休地追问小死神。

  “我有啥可说的,还没说呢你们就开始自己瞎闯。”大尾巴狼见危机解除,又把朵朵从背后拉到怀里。

  “我还有一个问题!”紫痕看了看朵朵,朵朵也正嘟着嘴,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问吧。”大尾巴狼看着紫痕,把下巴垫到朵朵的头上,明显是硌到朵朵了,她“噢!”地叫了一声,噘着嘴扭头朝大尾巴狼脸上拍了一下。

  “我是想说……你们这就算在一起了是么?一直这么搂搂抱抱的。”

  M/看正版|章节b上7o酷(匠IJ网/

  听了紫痕的话,朵朵腾地从大尾巴狼怀里蹦了出来,脸上通红通红的,而大尾巴狼保持着刚才抱着朵朵的姿势,僵着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动。

  “你管人家干啥,又没吃你家大米!”小死神推推搡搡地把紫痕带到一边,“快拿了钥匙走人!”

  等甜甜跟着小死神和紫痕出去,大尾巴狼侧过脸看看羞红了脸的朵朵,朵朵也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过来吧!”大尾巴狼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回到自己怀里,而朵朵就像洗脑了似的,蹭着小碎步,一点点走到大尾巴狼的怀里。

  “我们当然要在一起,我会好好保护你!”他把头低下,贴在她的耳旁轻声耳语。

  他的声音,他的呼吸,带着他的体温,拨动她的耳膜,层层音波像是新生儿稚嫩的小手,轻轻拂扰着她心头的小草,又像是一粒种子,被深深埋进心房,汲取心头的热血,一点点扎根在心底。

  朵朵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然而从见到的第一眼开始,从他给自己按摩膝盖的第一次触碰开始,自己就不知不觉得想要接近他,只要看到他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全,很舒心,即使在这天启巢穴里,也完全不会害怕,这种感觉,即便是之前在地狱犬巢穴,亲眼见到了小死神的力量也都不曾有过。

  “好了别瞎琢磨了。”大尾巴狼见朵朵有点心不在焉地想着什么东西,便用胳膊挤了她一下,“快跟上他们,小死神那家伙,能耐不小,就是不走脑子,尤其是这种他完全没来过的地方。”

  “我感觉你们都好厉害啊,甚至比所有人都厉害。”朵朵似乎也产生了和紫痕一样的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