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琪,马上要去神圣天堂了,去找休伯特吧。”

  “好的,斯虎!”思琪拿着地图连跑带颠地朝着东面上坡上的休伯特跑过去,他在原地远远望着,他们大概交谈了一些什么,然后思琪就又连跑带颠地回来了。

  “斯虎!”

  “好好说话!”

  “师父!”思琪撒娇地笑着说,“我们去给动力核心灌注古代人力量吧!”

  “然后咧?”

  “然后?”

  “然后动力核心被抢走了,休伯特又让你去取?”

  “我不知道啊。”思琪莫名其妙地挠挠头。

  “你在这立正站好,原地别动,等我回来!”他拍拍思琪的头,朝着休伯特走了过去。

  “嘿!老头!”

  “诶呦,是你啊!”

  “少废话,能干就干,不能干换人!”

  “这是怎么话说的。”休伯特一下子被他给说懵了。

  “你这飞船怎么回事?走一个废一回啊?”

  qh酷{W匠网●永&}久k免费m5看r小7说◎

  “哪有,上次你去了之后飞艇不就一直能用嘛。”

  “那她呢?”

  “谁啊?”

  “刚才那丫头,我徒弟。”

  “哦!你徒弟啊?主要是我这的确没有能用的动力核心了,刚才又有一个充能的动力核心被抢走了,要不你直接把它抢回来,少走一步程序,你看中不?”休伯特赔笑道。

  “去不归之路呗?”

  “啊对,正是,正是。”

  “你这老头敢不敢再不靠谱点?”

  “必须得走一步程序,不然的话,啥啥都让她唾手可得,那还有啥意思?”

  “玩呢啊!”

  “没没没……不敢不敢。”

  “上次朵朵去不归之路,差点交代在那,要不是我神机妙算,那真成了她的不归之路了。”

  “要不你就直接自己过去把那东西取来给她,也省着她跑了,而且,万一她对你产生怀疑呢?”

  “嗯……”他摸着下巴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成,我自己过去溜达一圈。”

  说完,他从悬崖边上跳了下去,同时一道白光沿着水面朝着南边的不归之路飞了过去。

  在不归之路的尽头,食人魔朱巴卡正揉着肚子,试图消化刚刚吃进去的飞艇动力核心,忽然,天空中划过一道白光,接着身后砰的一声,吓得朱巴卡浑身一激灵,差点把动力核心直接吐出去。

  “哪来的小毛孩!妨碍本大爷的雅兴!”朱巴卡抡起大棒转身挥舞。

  “嘿!哥们儿!”他朝着朱巴卡抬了一下下巴,表示打招呼。

  “妈呀!”朱巴卡登时就把大棒扔到了一边。

  “没别的意思,飞艇动力核心,你懂得。”他把手伸出来,在空中做出一个向后勾的动作,明显是在要东西。

  “飞艇动力核心是什么啊?”朱巴卡装模作样地问道。

  “少废话,你就说你给不给吧!”

  “这……恐怕都已经消化了,那……”

  “你就说你给不给吧!”

  “给!给……给……”朱巴卡心里头一琢磨,看来只能器械投降了,“可是在我肚子里……”

  “抠嗓子,吐!”他急躁有力的声音如命令一般,朱巴卡用力把手够到嘴边,但是只能到嘴边,再用力也就是碰到牙齿。

  “我够不着!”朱巴卡无奈地把手放了下来。

  他实在没有耐心了,一个冲锋过去紧跟一个冲锋踢,狠狠地踹在朱巴卡的肚子上,这一脚,恨不得把朱巴卡头十年吃过的所有飞艇动力核心都踹出来。

  还是那一声似石头又似金属的撞击声——飞艇动力核心掉在了地上。

  “真恶心……”他把动力核心捡了起来,“行了,没你事了,这东西多难消化,天天的总吃它干啥。”

  他朝着悬崖一纵身,化作一道白光飞往凯德拉关卡去了。

  “喏,大宝贝徒弟!”他把飞艇动力核心交到思琪的手里,上面还沾满了食人魔朱巴卡的“口服液”,“快给休伯特拿过去,这东西在我眼前多呆一秒我都能把昨天的饭都吐出来!”

  “谢谢斯虎!”思琪抱着动力核心朝着休伯特跑了过去。而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只沙漏,这沙漏通体金黄,上下面各有一块机械时钟而奇怪的是,里面的沙子在倒流,从下面的玻璃球流到上面的玻璃球。

  “下午了?”他纳闷地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应该是拿倒了。”

  他把沙漏翻转过来,一切就都正常了,而在沙漏的玻璃球上,反射出一个人的脸的影子,这并不是他,而是一个小女孩,大大的眼睛,带着一些恐惧。

  “她干啥呢,怕成这样?”他像是用意念在控制沙漏上反射着的影像,影像里的镜头逐渐拉远,从脸扩大到全身,接着扩大到周围的环境,周围阴暗无光,怪石嶙峋。

  “这什么地方?”他集中精神,自信盯着这个小女孩周围的人,在她前面有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手里拿着连枷的牧师,在她右边,有一个全身黑甲的战士,正拖着一把圆形大斧,他们身后,还有一个穿着一身和朵朵同样的红衣服的学者,只不过手里的武器是加农炮。

  “阵容这么强悍?”

  忽然,影像里一道强光照进来,他们走进了一块露天的平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会长你个二货,我就随口说说,你丫还真带她去了!朵朵才刚到神圣天堂几天就带她去地狱犬!稍不留神就成了狗粮了!”他骂骂咧咧地把沙漏塞进怀里,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思琪旁边。

  “就不多呆一会了吗?”休伯特还在挽留思琪。

  “多呆一会就要出人命了,快开飞艇!”他拉起思琪的胳膊,飞艇的梯子还没放下来,他用力蹬地跃起,直接跳到了船甲板上,“快开!”

  他催促着,顷刻间,风声四起,阿尔巴特罗斯号张满船帆,已经转个弯到了堆满落叶的河岸。但他还是觉得不够快,回头看了看思琪,此时她正看着自己给她的盾牌发呆,他不由得笑了笑,走到思琪的旁边,摸着她的头。

  “诶,大宝贝徒弟。”

  “啊?”思琪抬起头,视线从盾牌转移到师父的脸上。

  “进屋呆会呗?”

  “什么?我……师父你要干啥?”思琪突然把两只胳膊抱在胸前,盾牌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啊?”他被思琪这样的表现搞的一头雾水,“这……你……这咋回事?想啥呢?”

  “你要跟我进屋干啥?”思琪瞪大了惊恐的双眼,把脸努力向后靠,想要远离师父。

  “谁要跟你进屋啊!”他原本弯着的身子一下子站直了起来,“你自己去歇会去,我跟那开船的有点话说。”

  “噢……”思琪点点头,把胳膊放了下来,起身弯腰,左手捡起掉在地上的盾牌,而右手下意识地抓紧裙边,好像是怕被看到什么似的。

  他看着思琪进了船舱,大概等了一会,估摸着该到某个休息室了,然后脚分开,双手向着左右做出一个抓紧什么东西的动作,接着这个动作,他的身体开始被白光包裹,这白光从他身上流到脚下,又从脚下流遍整个船身,然后,这白光逐渐吞噬船体,终于带着这阿尔巴特罗斯号,一同消失在天空中。

  俄而,在离神圣天堂不远的地方,天空中打开一个泛着白光的圆形门,阿尔巴特罗斯号从门里缓缓驶出。

  “来不及了!”他推门进了船舱,“宝贝徒弟!宝贝徒弟!”

  思琪一听师父的声音,这才两分钟的工夫就过来找自己,肯定没什么好事,于是躲在房间门边,不回话。

  “我知道你肯定没睡着,我有个事先走一步,一会到了神圣天堂你先自己逛着,一会我回去找你!”

  思琪一听师父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样,于是推开门想要问问是什么事,但是楼道里空空如也,只有阳光,从走廊的尽头照进来,照的整个楼道通体发白。

  她关上门,缓缓地走到床边,趴在窗台上,由于距离问题,她不得不把上半身拉长,胳膊肘用力够着搭到窗台沿上,下巴尖垫在小臂上。

  “师父,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每一个像你这样的,都会这些法术吗?”她回想着师父在翁曼巴面前的那所谓的剑气法术,还有刚才她亲眼见到的,让整个飞船穿越空间的法术——她推门进了船舱,心里还是觉得这个师父人品不正,于是蹲下身子,偷偷趴着门上的玻璃窗边,露出一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师父,这时候,她看到师父竟然在施放什么法术,白光逐渐把船体包裹,同时,整个天空之翼都陷入了一片虚无的黑色,仿佛坠入了浩瀚星海一般,接着,周围的这些闪闪星点开始极速向后撤去,像是在以极高的速度飞驰,忽然,面前又出现了一片白光,当白光散去,神圣天堂已经近在眼前。尽管周围散布着她从未呼吸到的最纯净的空气,尽管云朵的气息缭绕在她的左右,尽管这是她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明媚的阳光,她也完全没有心思去体味,她木讷地朝着走廊深处走去,随便进了一间休息室,这一切,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他看准飞船下方的一个黑色的山谷,纵身跳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