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纷飞,这对于永冬之地——魔法山脊——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自从朵朵离开魔法山脊,独自来到凯德拉关卡,已经过去了十年,十年的时光让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曾经到过这样一个叫做魔法山脊的地方。而今天,凯德拉关卡竟也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它们学着鸟儿,从枝头落下,偷偷趴着窗台朝屋子里面看,然后又飘飘然落了下去。

  朵朵掀开被子,坐到床边。一股清澈的凉意跟着她的动作,从床边卷到身侧,沿着每一条褶皱一点点把她包围起来。

  “呵——啊——”朵朵用力把两只手朝上举,抻拉着睡裙的裙摆一点点抬起来,露出圆滚滚的膝盖,一块黑紫的淤青从左膝上呈现出来。而这样的动作无疑触醒了这块与她沉睡了一晚上的淤青,疼痛立刻沿着大腿一路飚到了脸上,汇聚成一个痛苦的表情。

  “噢!”她弯下腰,双手捧在淤青的旁边,揉也不是,不揉也不是,只好呼呼地吹气。

  忽然,她的余光注意到,窗外似乎扑簌簌地一直飘着什么,她用右腿撑起全身的重量,双手扶着床,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抬起左脚,跳着扑到窗台上。

  “咚!”淤青的地方猛地撞在墙上。

  “啊呦!”加倍的痛感又飞速地从膝盖抓挠着爬到脸上,这一次,她的表情变的极度扭曲了,左手用力揉搓着膝盖旁边的地方,试着减轻疼痛,这个时候,她的余光清清楚楚地看到,窗外飘着的,是鹅毛般的雪花。

  “这……”她看着窗外,大大的眼珠左右滴溜溜转了两圈,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朝着水晶谷的方向,昨天的情景一幕幕地在她眼前浮现出来,莫名其妙的白光,白色翅膀的怪人,这一切全都发生在一个瞬间。

  …………

  飞艇动力核心,就在那个又白又肥的独角魔物——食人魔朱巴卡——的嘴里,想要拿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它打死,然后掏出来。朵朵捏紧泡泡枪的扳机,正当她想要按下的时候,朱巴卡双手挥舞着狼牙棒,张牙舞爪地朝自己冲了过来,突如其来的进攻让朵朵措手不及,慌忙举起螺旋桨腾空飞开,但是朱巴卡冲锋的时候砂石四射,有一块小石头刚好打在朵朵的左膝,但是由于紧张,她没有意识到,而就在她放开螺旋桨落在地上,身体的重量压在双腿的时候,膝盖的疼痛立刻涌遍全身,同时她的左腿也软了下来,向左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没等她做下一步的思考,朱巴卡就已经转过身,高高地举起了硕大的狼牙棒,眼看就要砸了下来。

  在这单枪匹马的战斗,不会有谁在这时候救自己了,生命大概就是要走到这里就结束了吧,而之后的事情……朵朵没再往下想,闭上眼,等待最后的痛感。突然,眼前的黑暗中闪过一道白光,她忙把眼睛睁开,只见朱巴卡的脑袋朝着左边掰过一个很大的角度,像是被重重扇了一巴掌似的,恶臭的口水由于惯性飞出那血盆大口,而那个动力核心也跟着飞了出来。同时一个白色的背影半蹲在左边的地上,硕大的白色翅膀呼扇了两下,而他的身后,拖着一条白光,这白光贯穿了朱巴卡的身体。

  “哐当!”动力核心摔在了地上,发出像是石头又像是金属的撞击声。

  “你要小心啊!”他站了起来,但并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说话,白光缓缓地沿着轨迹消失在空气中。

  “你……你是谁?”朵朵坐起来,警惕地问道。

  她左膝被打中的地方已经开始显现出一块发青的痕迹,疼痛如波浪般一下接一下地涌动着传上心头,那人略侧过脸,好像是看到了她腿上的伤,不再摆什么架子了,担忧地跑过来,蹲下身,摘下手套和护手,轻轻地按揉着淤青旁边的地方。

  在他手指按过的地方,有一丝丝温暖的气息蔓延开来,她把双手拖在地上,勾住大腿,然后撅起嘴看着他认真的样子。

  “嗯……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酷2P匠》‘网{◎首发

  “你是要去神圣天堂吗?”他没有回答她的话,也没有抬头看她,只是继续认真地给她按摩腿伤。

  “嗯!”她点点头。

  “那你会遇见我的。”

  “可是……”

  “你看到的我,不是现在的我。告诉你也没有意义,我们会再见的,回去让休伯特把飞艇修好,我在神圣天堂等你。”他站起身,低着头看她,但是背着太阳,出了一片白色,什么也看不清,紧接着,他的周身散发出更加耀眼的白光,这白光渐渐吞噬他的身体,最终,那些带着他消失在了空气中。

  …………

  她努力地回忆着他的样子,但是很多已经想不起来了,苍白的束发,淡蓝色的马西莫培伦时装,硕大洁白的翅膀……朵朵想的头痛,双手扶着太阳穴用力甩了甩头,把思绪重新拉回到眼前——眼前,玻璃映着自己惺忪的睡眼,这副样子,朵朵多看一眼都会强化自己的困意。她用力把眼皮向上挑,随即传来生锈般干涩的摩擦感,她看到,自己原本的双眼皮,此刻竟然如千层饼一般的堆出好多个褶,于是她索性直接抬起手把眼睛揉了揉,这样,至少比之前睁开的要大一些了,而且还似乎给眼皮“除了锈”。

  接下来,她也懒得跳到镜子前梳头了,直接对着窗户上的影子大概地左右各绑了一条大马尾辫,然后透着玻璃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凯德拉关卡归根到底还是暖和的,大雪飘下来,还没有积攒起来,就已经融化了,被雪水沁透的地面,仿佛隔着窗户都能闻到那一股冰雪消融的气息。

  “休伯特大叔应该已经把飞艇修好了罢。”朵朵把她最喜欢的红裙子套在身上,然后抬起左脚,粉嫩的脚丫立刻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指甲上还有亮晶晶的指甲油,透着些微红的颜色。她勾动脚趾,穿上圆头鞋,接着抬起右脚,这时候,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左腿上,膝盖伤毫不留情地给了她一记钻心的疼痛,她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咧开嘴不住地哼哼。

  大概缓了一会,她再次弯下腰,把右脚的圆头鞋也穿上,然后戴上手套和穿线环,又走到床头,在床头的地面上,放着她最喜欢的如药剂瓶一般的泡泡枪,泡泡枪侧面还有一串发光的心形图案。她把泡泡枪拎起来,挂在后腰的位置。而后歪着脑袋掰手指头搜索脑子里的“记事本”,最后核对了一下房间里的东西。

  “齐了!”朵朵自言自语了一声,然后扶着一切能扶的东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了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影樽说:

因为每次内容字数有限,只能把所有章节强拆两部分发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