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过世了,爸爸也帮忙去了,他顾不上我,我也乐得轻松一回,“吃酒”时我看到一个人好帅,那个人好像知道我看他一样,“吃自己的饭,看我干什么?”,可奇怪的是,他根本没看我,连眼珠都没抬一下。

  旁边一个女人道:“谁看你了?”,左看右看:“没人看你呀!没事吧你,有病啊!”。

  这个女的让我好惊讶,因为她跟我长得好像,简直一个模具里刻出来的。

  。L酷,\匠M网G!首h发k

  我想说是我,那个男的打断道:“别说!”,可惜晚了,我不假思索的:“他说的是我!”,那个道士责怪道:“说话也不经过脑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那女的看着道士询问道:“是她?她就是你妹妹?”,随后看着我道:“牙齿好黑!”,我脑子短路,根本没在乎妹妹这词,倒是牙齿好黑让人心里不舒服,牙齿黑又不关你的事。

  可惜我打小就逆来顺受,也没反驳一句,那道士把手里的筷子“嘭”的一声,砸在桌子上,我吓得心脏嘭嘭的跳,“你让她不高兴了”那女的好像很怕他:“干嘛!我又不是故意的”,那男的好像很疼我的样子:“吓到你了?”,我也没管他,自己玩去了。

  二伯明天就要下井了,所以晚上会很热闹,大家都喜欢看“灯戏”,我也凑热闹,可天不随人愿刮起了大风,所有的人都走了,连灯戏也不敢唱了,帐篷刮倒了,借来的锅碗瓢盆,有的砸得稀巴烂,我帮忙抢进厨房。

  出来看到那道士,拿着剑在灵堂前舞着,用腿跳起来转圈,可是他转的好慢,他的周身冒出一层水一样的东西,好像武侠剧里,跟人打斗的样子,耳边冒出一句似有似无的话:“走开,叫你走开,他嘛的,不想活了,叫你滚哪”,而我已经不能动了,这种场面好似自己也经历过,这个人我好像也认识。

  我爸爸这时叫我过去,我过去就挨了一耳巴掌,我是敢怒不敢言,“叫你走开没听见啊!”,耳后传来“嘭”的一声,那道士差点没把门打烂,那眼神心疼又怒气冲天,却什么都没说,进了里屋,叫那个女的,煮什么给他喝,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我救了他,当时他在跟鬼过招,那个鬼生前是个巫婆,因为害怕我认出面前的男人,那道士在她停顿的档口,对她刺了一剑,口里念叨着什么,脚下也不停顿,嘴里发出“破”的一声,我看到那道士突然精疲力尽的样子,心里莫名的好心疼他,我这是怎么了,我又不认识他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