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梦中,身体飘飘荡荡的,在房顶看着床上睡熟的人儿,那么安静那么甜美,感觉床上的人好像我,那么我是谁?怎么会在房顶?突然“啪啪”两声,干脆利落不带一点感情,打得我两眼泛花,泪珠止不住的流,一个男人嘶吼道:“几点了,还不起来,不要吃饭啦!她嘛的真是作孽!”。才早上五点,要不要这么早,正在睡梦中的我,小心的起了床,因为屁股上还有伤疤,看着镜子中被打肿的脸,打从三岁妈妈丢下我,他就没少打我,板凳、扁担、扫帚,只要顺手拉着就打,不管对与错,对一个十一岁的女孩,从没有一丝心疼。

  好不容易睡个囫囵觉,我真的好困,前天晚上的事还困扰着我,我梦到大奶奶过世了,而大爷爷却诡异的笑了,我被这梦惊醒了,还想着大爷爷为什么笑。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挑起了我的好奇心,循着声音来到大爷爷家,门没关,进到卧房,儿子儿媳,孙儿孙女,一大屋子人,小孙子哭得最厉害,因为大奶奶最疼这个孙子,平时有好吃的总要留给小孙子,大爷爷趴在大奶奶身上,一边哭一边捶打床沿:“你怎么就走了,留下我,让我怎么活啊!呜呜哇”。

  随后是痛苦的呻吟声:“哎呦!痛死我了,不要打我,不要打了,我走,别打了,我走”,大奶奶眼泪汪汪的:“这是哪里,天杀的,你怎么让我睡地上?”,双手摸索着,好像要爬下床,大爷爷破涕为笑赶紧按着大奶奶:“你在床上,你要去哪儿啊?老伴儿咯,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死了,你要走了,我怎么办哪,你走了我也不活了”。

  我纳闷着这人活着,这些人哭什么呢。

  大奶奶醒来第一句话是打疼了,可是我看得清清楚楚,没有人打过她,而且她醒来看到我还说:“你哥哥来找你了,你不是这里的人,最终还是要回到那个地方的”,可是大奶奶不是瞎了么?她怎么看得到我了?等我反应过来想要问大奶奶,大奶奶却闭着眼睛不理我了,叫我出去,我不依不饶的想问呢!一屋子人七手八脚把我赶了出来。

  自从大奶奶醒来后身上脱了一层皮,一个月都在床上躺着,大爷爷天天照顾她,一步都舍不得离开,好像离开一会儿,大奶奶就醒不过来似的。

  有一天我经过大奶奶家门外,听到大奶奶叫大爷爷,叫了好久都没人应,我跟大奶奶说,我去找,结果在我家后面找到大爷爷,我家后面是以前的学校,后来房子垮了,就再也没人住,偌大的坝子,空空荡荡。

  大爷爷烧着符,嘴里时不时冒出几句听不懂的咒语:“老伴,过不了多久,我也来了,你要等我啊!我还没好好爱过你呢”,这句话倒是清清楚楚的灌进我耳朵,“大爷爷!你在说什么呢?你在烧什么?”,我惊恐的夺走大爷爷手里的照片,照片上是大爷爷和大奶奶的合照,照片背后写着“老伴儿,我来了”,大爷爷求我:“不要说,小小的年纪哪里懂得这么多”,我也就点点头,大爷爷随手把相片丢进了火堆。

  \酷W匠+;网唯一I?正{(版;,3其;他R都是/盗#%版O

  大奶奶是瞎子,所以没有出去走动过,这天她坐在门口,老远就叫住我,我奇怪的问:“大奶奶你怎么知道是我”,大奶奶的回答简直吓我一跳:“我不是你大奶奶,你听我说,你有个哥哥,来这里找你了,你也不是这里的人,终究是要回到那里去,你是我抱来的,原本想你爸能对你好点,我也说过他,让他对你好点,没想到……哎!以后他死了,也就过去了,你现在还不能谈恋爱”,随即就是又跳又唱,然后吐了口血喷我脸上,我怎么都想不到,那口血让我不能动弹,我挣扎着想跑,大奶奶无情的说:“你跑不了的”,然后在空中写了个情字,脚也在动,可是写的什么,我根本看不懂,嘴里冒出“叱”的一声,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至于怎么回的家,怎么做的饭,那一天的经历,在我脑子里,就不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