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看见怀中的小兔子睁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睡,真是怎么说它呢?

  女人看着小兔子在小男孩怀里一动不动的,轻咳了一声,用手指着小男孩怀里的小兔子,“它是不是生病了?如果是就赶快去兽医院看看。但是如果死了,你也必须去学玄学!”

  小男孩嘴抽了抽,他这个阿姨啊,让他怎么说她呢,每次家里一有动物,阿姨就一直说它怎么怎么样......然后叫他把那小动物给丢出去,是的,丢!他阿姨不喜欢动物,特别是这种带毛的动物,可不带毛的动物又有多少。

  小男孩轻轻地抚摸着某兔的耳朵,微微勾唇轻轻地回道,“它没生病。”

  “殇小子,我以为你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想不到你对动物的事还挺了解,一看就知道它没生病。”

  那个被叫殇小子的小男孩微微皱了皱好看的眉,“殇小子?我有名字的。”还有,他对动物的了解?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刚刚就那样说出来了,就是知道这小兔子没事。

  “哎呀,叫什么都一样。”女人回道又伸出手去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小男孩看着怀中睡得正香的小白兔,感觉十分满足,微微勾唇一笑,对着女人说道,“阿姨,走吧,回家去了。”说完便先走了。

  女人在后面看着前面的那个小小的身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真是想不到,原来殇言这小子喜欢兔子。”

  某一家别墅门口殇言看着前面的房子,用手捏了捏小兔子的耳朵,这手感真是棒极了。轻笑一声,便垮了就去。

  左拐右拐的来到了他的房间,把那只小兔子放在床上,殇言看着它眼中闪过一抹笑。回忆起阿姨给他讲过的一个故事,要叫一个人或动物起床,最好说什么,快起来,不然就没东西吃了。殇言眼睛一转,凑近小兔子的耳朵,轻轻地说道,“起床了。再不起床就没吃的了。”

  酷匠E网{,首发

  果然是有效果,某兔的耳朵微微动了动,眼睛前的兔毛也动了动,(其实,那是眼睫毛),下意识的用蚊子声音回道:“唔,吾饿......”

  殇言皱眉,“小兔子,你在说话么?”他还没有听过兔子是怎么叫的。

  某兔这回听清楚了,有人在说话,有人在叫她!

  “唰——”的睁开眼睛,映入兔眸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一头墨黑的短发,白皙的脸颊,淡粉红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双淡紫色的眼睛有着若有若无的惊喜与笑意,那双淡紫色的眼睛正看着她的眼睛。

  这淡紫色的眼眸,某兔认为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了。

  在某兔子打量殇言的时候,殇言也看着某兔子。

  金色的兔子眼睛?这可真是新奇。那双金眸干净透亮,散发着柔和与友善的光芒,配上那全身的白色绒毛,以及那对微微垂在脑袋两旁的白色耳朵,甚是可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