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私人豪宅内,一个身穿明黄色丝质唐装的老人正在沙发上喝茶品茗。本来这间大厅是要保持绝对安静的,却在这时候有一串脚步声传来。

  老人那已经花白的眉毛皱了皱,对走进来的人有些不悦的斥责道:。

  “我不是说过没事不要打扰我吗?”

  进来的人身穿笔挺的军装,见到老人后先是站直了身体敬了个军礼。

  “报告元帅,我们派出去的追击团于十四个小时前失联,原因还在调查中!”

  老人握住茶杯的手猛然就是一哆嗦,这个消息显然让他意想不到。仅仅是几秒钟之后,他挥了挥手示意进来的人出去,之后便继续品茶。

  苍老的声音在宁静的大厅中慢慢的回荡着,老人在自言自语,但语气却不像。

  “贾傲,当初真不该留下你这个孽障!”

  与此同时,身在几千公里外的贾傲正在和刘鸿面对面交谈着,虽然他是洪流佣兵团的背后支持者,但这个团队大部分事情都是要刘鸿做主的,就比如徐姓大校的生死。

  “刘鸿,他到现在还没有开口,而且即便是他肯说,我相信他知道的肯定还不如我知道的多!”

  刘鸿站在天台上,眺望着远处的山林,贾傲就站在他旁边,也模仿这他的样子向远处看去。

  “那你的意思是?”

  刘鸿语气淡然,关于徐姓大校的一些底细贾傲已经向他说明了,现在他面临着一个尴尬的选择:。杀还是不杀!

  如果不杀他,那么刘鸿自己的心里是过不去这个坎的,毕竟他是对方阵营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刘鸿早就发誓要把害死他爱人的仇敌全部抹杀掉,徐姓大校勉强也算是在这个范围内。

  然如果杀了他,这个人的价值就没有得到最大的利用。具贾傲提供的信息,这位徐姓大校名为徐鹏,但这个姓氏是跟随他母亲的,他是一个私生子,并没有随着父亲的姓氏。而他的父亲,贾傲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就是当年构建精英计划的始作俑者!这个人在党卫军高层有着强大的势力,前段时间开始清理当年参与精英计划的人。

  以前贾傲一直对这个人的身份避而不答,这次刘鸿活捉了徐鹏,贾傲也将这个刘鸿的真正仇敌公之于众。他就是党卫军高层中资格最老、权利最大、势力最强的一位大元帅——单威!

  面对刘鸿的问题,贾傲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

  “不能杀!”

  刘鸿神色淡然,转过身来直视贾傲问道:。

  “为什么不能杀?单威害死了我的亲人,我为什么就不能杀死他的亲人?”

  贾傲似乎早就知道刘鸿会这么说,于是笑着道:。

  “谁说你不可以杀他的亲人?你可以杀!而且还要连他本人一块儿杀!”

  说到这贾傲顿了顿道:。

  “我的对头是单威,你的仇人是单威,既然我们俩都想要他的命,那么其他人是不是可以先缓缓呢?你可是党卫军的英雄,这点气量还是有的吧!”

  刘鸿明白贾傲的意思,具贾傲透露,单威已经九十多岁高龄了,而且他的几个婚生子女早年全部夭折,并没有给他延续香火。现在的单威就只有徐鹏这么一个私生子,那么这个人的价值就大了,单威为了让他活下来一定会愿意付出很大代价的。

  与单威相比,同样是党卫军大元帅,贾傲的势力要弱得多,他的父亲与单威就是死对头,被对方压了一辈子,在他父亲去世前的弥留之际,交给他的最大遗愿就是把单威彻底扳倒!

  如果想要除掉单威,首先就需要一步步的消弱他的实力,有徐鹏在手上,贾傲就可以与他谈条件,如果顺利的话就可以为自己这边争取到很大的好处。

  更n新最快z上#!酷匠网6l

  刘鸿再次把脸转向远方的山林,对贾傲说道:。

  “这是你们之间的权力斗争,我对这些没兴趣,如果你没有其他理由,徐鹏今天就必须死!”

  贾傲也是有些无奈,当初自己找到这个人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不好控制的心理准备,如今看来,自己这个大元帅在对方的眼里根本就连一点分量都没有啊!但是,一个常年征战沙场的军人与一个从小经历权力斗争的官僚相比,有些动脑筋的事情还是会略显不足的。

  “理由我倒是有,但我想让你自己决定。毕竟我们是合作关系,人也是你抓来的。”

  说到这里,贾傲眼神中显露出难以察觉的一丝得意,似乎他准备的理由已经吃定了刘鸿。

  “当年精英计划的参与者都是单威的清除目标,继陈辉和郑阳之后,第七个人已经被他们抓了,但现在应该还没死,这个人你应该是认识的。”

  刘鸿眉毛一挑,立刻转回身质问贾傲道:。

  “是谁!”

  当年精英计划中活下来的二十多个人相互之间都是过命的交情,无论那个人是谁,都是刘鸿当年亲如手足的伙伴。

  “袁松!”

  贾傲笑着说出了这个名字,他很期待刘鸿的表情,因为他知道刘鸿肯定不会放弃这个人,那么徐鹏他就不能杀,自己也可以和单威坐下来谈条件了,而这个袁松只会是全部条件之中的一个!

  “该死的!原来是这个混蛋!”

  刘鸿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对贾傲说道:。

  “徐鹏可以不杀,但你必须保证袁松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

  说了半天,贾傲就等着刘鸿的这句话呢,直接干脆答应道:。

  “一言为定!”

  半个小时后,贾傲来到别墅的地下室,这里只有简单的一张床和一副桌椅,徐鹏此时正背对着门坐在椅子上。

  “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的。”

  进门后,贾傲的第一句话就是给徐鹏吃了颗定心丸,可谁成想徐鹏连头都没回,依然是背对着他。

  “如果你想用我来和他然条件,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一条可有可无的狗!”

  贾傲大大咧咧的走进了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笑呵呵的说道:。

  “不要这么大怨念嘛!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爹!”

  说完贾傲又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徐鹏的肩膀道:。

  “如果你也恨他,我倒是可以帮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琉璃狮子说:

谁知道怎么赠送欢乐豆的?除了打赏答谢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方法?我要给上一期有奖竞猜的获奖者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