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了进山搜索的那支队伍,刘鸿等人继续往贾傲布置的接应点赶路。那些搜索陈辉和郑阳的人并没有穿制式是军装,看不出来是哪个部队的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人一定是党卫军军人,这一点刘鸿他们几个当过军官的绝对不会看走眼的。

  “刘鸿,现在这附近还有很多对方的搜索队,你确定接应点安全吗?”

  问出这句话的郑阳,刘鸿点了点头道:。

  “这个可以放心,他们绝对发现不了的。”

  就这样在冰天雪地里行进了两天,再也没有碰到搜索他们的队伍,这让陈辉和郑阳不禁暗暗的钦佩。避开敌人的搜索其实是军官的一门必修课,刘鸿因为在铁血连,参加实战的次数比其他两人加起来还多,所以这方面的经验绝对丰富。

  这是一个傍晚,在这种高纬度地区,这个季节的太阳提供不了丝毫的温暖,所以白天和晚上是同样的寒冷。就在刘鸿等人准备找地方宿营时,负责瞭望的曹小林突然神色一紧,连忙跑到了刘鸿身前汇报道:。

  “有情况!很大的情况!”

  刘鸿跟着曹小林来到一个高岗上,拿出微型电子望远镜,往曹小林所指的方向看了看。电子望远镜呈现的图像是黑白的,但清晰度非常高,刘鸿可以清楚的看到,远处的一个山坳里,有一大片临时搭建起来的野外生活设施!

  “不是我们的接应点,那就一定是敌人的根据地!”

  曹小林在一旁说出了他的看法,刘鸿点了点头,然后示意曹小林继续监视,他一个人回到了众人所在,向大家说明了情况。

  陈辉说道:。

  “敌人有很多支搜索队伍,人数恐怕至少有几百,有一个根据地作为补给点很正常。”

  郑阳把目光放在了刘鸿身上,良久后终于忍不住问道:。

  “咱们该怎么办?”

  刘鸿低着头,好像是在沉思着什么,事实上,他的怒火正在与理智相互对抗着。此刻他们已经与陈辉和郑阳会合,按照事先制定的计划,此时应该尽快赶到接应点。然而,一见到这些前来搜索陈辉他们的队伍,刘鸿心里就不由自主的想起贾傲的话。

  贾傲曾将向他透露过,他的爱人是因为那些人的阴谋而牺牲的,对方当时真正的目的是要对付刘鸿,而害死他的妻子只是想引他从部队中叛逃出来。

  陈辉看着刘鸿低头不语的模样,很细心的他也注意到了刘鸿那紧紧握起的拳头。见到这一幕,陈辉貌似明白了什么,上前拍了拍刘鸿的肩膀道:。

  “咱们去把那个根据地端了吧!”

  刘鸿抬起头来,似乎很疑惑,这个家伙如何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呢?但此时并不是讨论这些细腻话题的时候,他们要做的是决定打还是不打!

  “全体人员投票,少数服从多数!”

  这是刘鸿的决定,由于这件事涉及到他的个人主观情绪,所以他并没有自作主张。然而,用投票的方式来决定这件事只会有一个结果,这个团队中,除了看似老实巴交的铁柱外,几乎全部都是好战分子,曹小林更是恨不得折腾上天的主,结果就是全票同意——打!

  当太阳从远处的地平线上消失,这片冰天雪地彻底的黑了下来。躲在帐篷里的人有先进的供暖设备,自然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可殊不知外面的人已经盯上了他们的性命!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华夏国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至理名言,本来就是用在军事上的。作为指挥官,刘鸿每次作战之前必要的步骤必然是侦查。换位思考一下,刘鸿把自己想象成了对方的指挥官,根据当下的地形,寻找布置岗哨的合适地点。

  如此还不算完,刘鸿又让陈辉和郑阳分别拟定了一个突击方案,然后根据这两个方案分别设计出对应的防御方案。最后将三次的防御布置叠加起来,得到了一个汇总的防御体系。

  简单的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地形图,刘鸿标注出了很多个点,这是他模拟出来的敌方防御体系,现在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从外到内干掉这些岗哨。

  :酷O匠'O网首√m发8。

  由于他们这边每个人的作战能力都很强,所以这次行动刘鸿很大胆的没有分组,而是让所有人单独行动以提升效率。这种做法很危险,不只是每个人的危险系数增加,而是只要有一个人失败,那么整个突击行动也要跟着失败,到时候他们可能一个人都逃不出来!

  然而,对刘鸿来说,这些人中任何一个出状况都是无法接受的,所以这次作战要么是成功,要么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刘鸿,不要有心理负担,这一仗不只是为了你,也为了我们!”

  陈辉看出了刘鸿的心事,在行动之前出言安慰了几句。一旁的郑阳也跟着附和道:。

  “对呀!这帮龟孙子追了老子几千公里了,也是时候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

  刘鸿笑了,他也理解这两位昔日的同伴。他们虽然没有像刘鸿那样站在英雄的神坛上,但也是精英中的精英,其作战指挥能力和单体战斗力都是人中翘楚。被一些连名头都不敢报的家伙像撵耗子一样追杀了几千公里,他们作为精英的尊严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刘鸿整理好自己的装备,在对讲机里喊道:。

  “作战开始!”

  随着一声令下,这些习惯了血雨腥风的家伙们便展开了对敌人岗哨的清理。第一个赶到预定地点的是聂可娇,在那块山岩后面寻视了好几遍,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看来这处地方并没有被布置防御。而当她赶到第二个预定地点时,两块巨大岩石的夹缝中,她能够清晰的看见有东西在里面!

  “哼!判断的还挺准的!”

  聂可娇冷哼了一声,这个岗哨的位置和刘鸿的预先设想基本上一点都不差,这让聂可娇有点小不爽,随即就把这种情绪发泄到了敌人的身上。

  要说到作战素质,当年呲咤风云的林虎在这群人中居然算是最弱的,刘鸿也照顾到他年纪大了,给他分配的岗哨地点都是在平地上,数量也不多。林虎本人对这种分配方案意见很大,这明显就是看不起他虎爷嘛!然而,战场上刘鸿的命令是不容任何人违抗的,他也就只好逐个的打掉那些难度最低的岗哨。

  “切!你年轻气盛爷让着你……”

  一边小声嘟囔着,林虎一边拔出了插在敌人胸口中的匕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琉璃狮子说:

  恶魔果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