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侦查,这一般都是尖兵的活,刘鸿以前是铁血英雄连的军官,一些危险区域的侦察任务必定是他挑头的。然而,就连刘鸿本人都不得不承认,此时有比他更适合干这活的人,铁柱这个神偷来干侦查简直就是完美!

  擅长盗窃的人,一般都善于不被人发现行踪,久而久之的,一些小偷的外在气质就会发生改变,别人会感觉这个人有些贼眉鼠眼的。能够克服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使自己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小偷,那都是这个行当中的高手。像铁柱这样,明明偷东西神乎其神,外表看起来还人畜无害的,这才配得上神偷的称号!

  就在虎头帮一百多个成员在枢纽地区严阵以待之时,他们并不知道,头顶上方已经被人光顾了,而且那个人不仅仅是来看看他们,还趁机高了点小破坏。在这座地下工事里,几乎所有空间的上方都有勾连错节的各种管道,这些东西正好就成了铁柱的着力点,他就像一直矮胖的蜘蛛一样在其中行动自如。

  等到铁柱回来,刘鸿已经准备好了作战用到装备,枪上膛刀出鞘,两颗M4A1被他装进了贴身口袋。

  “里边的情况怎么样?”

  “俺去绕了一圈,大概有一百一十多个人,每人都有枪。”

  刘鸿点了点头,人数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然后又问道:。

  “他们的防御工事是什么样的?”

  “就是一般的,只不过在有很多藏在油桶里的暗哨,他们把二十多个油桶焊在一起,每个桶上扣一个小洞洞,里面全都藏着人!”

  铁柱所说的这种防御工事刘鸿倒也见过,油桶的材质是无法挡住穿透力强的步枪子弹的,但手枪的穿透力却很不足,即使是刘鸿那两把非比寻常的特制武器也要近距离射击才能保证穿透。从这上可以看得出,虎头帮的人已经了解了自己这边的战斗方式,没准在地下通道里就有他们的隐秘摄像头!

  几十个人形成的火力网是无法靠近的,如果不想办法解决掉,那么对方这临时构筑起来的防御工事便会成为他们这次行动的最大绊脚石!

  想来想去,他能用的战术都需要极有默契的配合,聂可娇和铁柱没一个受过正规训练,贸然出击肯定会有危险。最后,在刘鸿的思维陷入死角之前,他想到了铁柱情报中的一些细节。

  L酷匠C网;正(o版首\发#

  “你是说他们把所有的铁桶焊在一起了是吗?”

  铁柱点了点头道:。

  “对,要是单个的铁通,我们扔一个炸弹进去就能把他们全部掀个底朝天,他们也应该想到这一点了吧。”

  刘鸿摆了摆手,神色淡然道:。

  “不需要扔炸弹,只要麻烦你再去一趟!”

  ……

  半个小时过去了,铁柱还没与回来,聂可娇有些不耐烦了,小声嚷嚷道:。

  “直接冲进去把他们宰了算了!干嘛这么费劲!”

  刘鸿一边往自己的枪里重新装填子弹,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暴力女咬牙切齿的可爱模样,摇了摇头道:。

  “对方有一百多人,直接进攻我们没有任何胜算的。”

  聂可娇向来都是以找刘鸿的不痛快为乐趣的,以前刘鸿总是不理会她,这次好不容易搭茬了,她岂能放过?

  “你不是大英雄吗?你不是铁血连连长吗?你不是很厉害吗?对付这帮杂碎怎么就没辙了?”

  聂可娇的反应一点都不出刘鸿的预料,他并不奢求这个暴力女会理解战术的重要性,只求制定好战术后她会按照安排行事。一直以来,聂可娇对他可都是没什么好脸色的,但是,在这次行动的全部过程中,这位姑奶奶可都是一直按照他的指令行动的,做得一点都不比曹小林这个前正规军差。本来刘鸿打算缓和一下二人的关系的,可事实证明,他的态度只要一有转变,这个暴力女就会毫不留情的得寸进尺。

  片刻后,铁柱又回来了,别看这个小胖子满脸憨厚气息,但他刚刚去做的事情却足以要了很多人的命!

  “老大,俺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做好了,咱们什么时候上啊?”

  刘鸿拍了拍铁柱的肩膀,笑着反问道:。

  “你会用枪吗?”

  铁柱傻笑着回答道:。

  “俺不用枪!俺只偷东西不杀人的!”

  刘鸿笑了,然后神色淡然道:。

  “既然你不会杀人就别动手了,一会儿你就待在上边不要下来。”

  ……

  枢纽区域内,一个藏身于铁通内的虎头帮成员正擦着满头的大汗,地下工事里边本来通风就不好,现在又让他躲在铁桶里不许出来,这简直就是活受罪呀!一边在心里抱怨着安排这件事的核心成员,那个帮派分子还不忘专心的目视前方,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反正自己躲在这个铁壳子里敌人也打不到。

  大多数的虎头帮成员都是差不多的心理状态,然而就在下一秒,整个枢纽区域忽然变得一片漆黑,所有的照明设备全部熄灭!

  “怎么回事!二狗子,你赶紧去检查一下电路!”

  一名核心成员呼喝着,他以为这就是地下工事内的供电系统年久失修了而造成的断电。可是,就在他这句话刚喊出来,身后铁桶阵的位置忽然传来了一大片哀嚎声!

  那声音叫得极为凄惨,而且还不是一两个人,似乎铁桶阵内的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在惨叫着!伴随着大团的火花,惨叫声越来越小,最后恢复了一片沉寂。片刻后,这个枢纽区域开始弥漫开一股焦糊味,所有驻守在这里的虎头帮成员都闻到了这种气味。

  “怎……怎么回事!”

  刚刚还神气十足的那名核心成员,听见自己那些同伴的惨嚎声后也变得不安起来,他有种预感,觉得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了……

  与此同时,铁柱的身体挂在顶棚上,他此时带着厚厚的胶皮手套,手中还拿着半截电缆,而电缆的另外一端则是垂到了他正下方那些焊在一起的铁桶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