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天后,某私人别墅内,刘鸿缓缓的拆掉了缠在眼睛上的纱布,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可那双眼眸他却印象很深。

  “视力恢复了吗?”

  艾阳翻开刘鸿的眼皮,检查了几遍确定没有问题后出声询问刘鸿的视力情况。这是刘鸿第一次看见她的脸,容貌极佳,可就是左侧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将本来的绝美容颜毁掉了。

  “已经恢复了。”

  刘鸿淡淡的回应道,这两个人的眼神中都有一股看淡世间一切的气魄,所以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刘鸿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是有故事的,至少不会和一般人一样平凡,但他也不会去打探艾阳的隐私,就像认识他的人不会去打听他的过去一样。

  自从那天在荒漠中再次相遇,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刘鸿的眼睛一直都是由艾阳照料的。当时,那名大元帅处决了所有实验基地的工作人员,只有艾阳被刘鸿保了下来,理由是刘鸿的眼睛需要这个人治疗。在接下来相处的几天中,刘鸿也得知的当日徐姓大校暗算他的经过,正是眼前这个女人救了他。

  “你当时为什么要救我?”

  两人沉默了很长时间,刘鸿终于开口问出了这个问题,艾阳没有回答他,就当作没听见一样转身离开了。艾阳前脚刚走,刘鸿的房间中又进来了一个人。

  “你的眼睛恢复了?”

  进来的人身穿高级指挥官大衣,肩上的金色蟠龙徽标证明这个人是党卫军中仅有的几名大元帅之一。

  “贾元帅,有什么话请你直接说吧。”

  刘鸿开门见山,他对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弯弯绕不感兴趣,而那名贾元帅一听他这句话,脸色却有些变了。

  “哦?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刘鸿对于这个问题不置可否,他的确已经了解到这名贾元帅的身份了,但并不是他亲自去调查的,而是曹小林。这个小子平日里就喜欢打听些小道消息花边新闻什么的,在部队的时候就了解到一些党卫军高层的信息,与这位贾元帅见面之后结合亲眼看见的本人,曹小林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人的身份,党卫军大元帅——贾傲!

  部队中有些指挥官经常抛头露面,但这些往往都不是实权人物,只是一些对外撑门面的跳梁小丑。真正手握实权的就是那几名元帅,而这些人几乎从来都没有公开露面过,他们的信息也作为国家机密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这位贾傲元帅,他的名气相比其他几位要大很多,因为他不仅是现任元帅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党卫军建军以来所有元帅中被授衔时年龄最小的。

  既然双方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那么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就没必要故弄玄虚了。

  “刘鸿,我知道一些你可能感兴趣的东西,而且我也可以为你们这些人提供生存空间与合法身份,不知道这样的条件是否能够让你接受与我合作呢?”

  贾傲提出的条件对于刘鸿来说正好可以解决眼下的所有问题,换做是谁都会动心的,可刘鸿也明白,这些好事不会平白无故的降临道自己的头上。

  “你要我做些什么?”

  刘鸿语气淡然的提出了疑问,而贾傲却笑了,笑得很是畅快。

  “当然是让你做最擅长做的事情!”

  虽然以前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顶着英雄的光环,但要说起他最擅长的事情,那无疑就是杀人!而且毫不客气的说,他除了杀人之外,似乎什么都不会做!

  这个答案刘鸿早有心里准备,人家堂堂一个大元帅,把自己这个世人所不容的狂徒找来还能做什么?必定是一些不干净的事情不可以让自己的手下去做,这才找来了他。

  贾傲也坐了下来,动作麻利的脱下了身上的元帅大衣往椅子背上随便随手一放,他看着刘鸿那淡定的目光想从里边解读到什么东西但却并没有什么收获,于是他便说道:。

  “我让你做的并非是具体的哪一件事情,而是长期为我提供帮助。”

  这句话说得有些委婉,但其中的含义却也非常的明显,刘鸿听后笑了,语气有些随意的道:。

  “我这个人不太会做别人的附庸。”

  贾傲连连摇头,解释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合作关系。”

  刘鸿自然不会当别人的附庸,即使这个人是个大元帅也一样,他的尊严不允许他像一条看门狗一样看主人的眼色行事!还是那句话,恶魔不可能被凡人驱使!

  贾傲见刘鸿的态度如此坚决,便又继续解释道:。

  “你是个聪明人,咱们分析一下当下的形式。你和我虽然身份地位有差距,这貌似造成了我们双方之间不可能有平等合作的现状。但你仔细想想,你也有别人无法替代的价值,所以我才会和你来谈合作而不是胁迫。”

  不得不说贾傲的口才很好,像他这种用朴实言语讲道理的说话风格要比那些口若悬河的人更具有说服力。

  最%i新《-章}|节F@上}q酷5~匠k网)

  “既然大元帅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倒是想知道,我这个连合法身份都没有的人有什么价值。”

  刘鸿能问出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从来不与人谈判,此时迫于形势不得已才和贾傲说了这么多的。

  “我的大英雄啊!你想想自己最擅长什么事情?”

  话题又转了回来,刘鸿最擅长的当然是杀人!

  他早就想到了贾傲必定会让他做类似的事情,此时听贾傲亲口说出来算是彻底的将这件悬着的石头打落。在这里住的这些天中,他想象过很多种情况,其中最为合理的就是此时贾傲所说的。

  “用容易理解的话说,我要给你当长期的佣兵对吗?”

  思索了片刻,刘鸿语气淡然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贾傲却是直接一拍手,笑着道:。

  “对!你这么说算是说到了点子上!我就是这个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