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到这里,刘鸿完全明白了,曹小林这是背了个天大的黑锅!军队中向来明争暗斗不断,那个被射穿心脏的师长估计是被对头暗算了,而曹小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很好的扮演了这个刺客。

  “哥!我以后就是你小弟了,不管还能活多久,我能跟咱们东部军区的英雄在一起也值了。“曹小林郑重其事的一抱拳,弄得刘鸿哭笑不得。这小子很不错,性格爽朗,身处绝境也不慌,待人也很坦然,身上所背负的罪名也不应该属于他。刘鸿带兵的时候就喜欢这样的,这让刘鸿生出了一个想法,如果能出去,把他也带上。

  “对了哥,你是因为什么落到这般田地的?“刘鸿沉默了,他不想提起或者被别人提起这件事情。但是,没人提不代表就没有发生,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是破碎的,在它破碎之前,曾经完整的世界,封存着无数的过往。

  三个月前,那天是第十号台风“梨花”登陆东部沿海的第一天,狂风骤雨之中,特别行动部队的驻扎点亮着几点灯光。傍晚的时候,宣传部的人发来通告,华夏国自主研制的大功率激光武器已经宣告研制成功,这种激光武器可以用来拦截导弹,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从此祖国的领空将变得不可侵犯!

  来自国防科研的捷报使得士兵们的士气都很高昂,一个个的载歌载舞的庆祝。刘鸿作为军官此时必须保持理智,他冒着雨把所有士兵的营房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安全隐患后才独自返回。这段时间是铁血连的休整期,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任务派下来,所以部队并没有完全信息封闭。当刘鸿回到自己的营房的时候,一封信被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寄信人刘鸿认识,是他妻子所在学校的校长,刘鸿边拆信边疑惑,为什么这个校长会用这种早已落后的通信方式和他联系呢?。

  拆开信,里边的内容不多,但刘鸿才看到一半,整个人人就已经站不住了!强忍住身体的颤抖,刘鸿一遍又一遍的读着这封信,他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还是说自己认识的文字和这个校长所写的不一样,因为信的内容他实在是无法接受!

  “刘鸿,我是你妻子夏雪的同事。首先,很遗憾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写这封信给你,因为你在部队,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方式与你联系。尽管大家都不愿意相信,但这已经发生了,夏雪老师于七月六日不幸遇害,在此我代表全校师生对她进行诚挚的缅怀。夏老师是孤儿,从法律上讲,你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我有义务将情况告知。逝者已去,望生者节哀。”

  3最I新章节,上;酷9匠网

  到了熄灯的时间,整个驻扎点的照明全部熄灭。天空中有一道闪电划过,刘鸿的脸被这一瞬间的电光照亮,这一瞬间映衬出了一双疯狂的眼眸!

  纪律、荣耀、信念,这些是刘鸿这个战斗英雄曾经所背负的东西,但在这一刻,它们的重量可以被忽略了。

  当晚,刘鸿顶着台风,只身一人从驻地潜出,没带任何装备。超战术级作战能力是刘鸿人生标签中的一条,他想走没有人能发现。

  当刘鸿返回家乡的时候,没有去见校长,而是尝试着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寻找夏雪,他不相信这个人会就这样和他永别,但寻找的结果只是他的两行男儿泪……

  当他见到校长的时候,校长的最终确认让他心灰意冷。然而,当他得知夏雪是被人强奸致死,而且罪魁祸首依然逍遥法外的时候,刘鸿化身成了恶魔!

  钱力,是雷鸣山矿石开采行业的巨头,因为家族里有长辈在省级行政单位任高官,所以他在这一带的所有开采行为都有人给他开绿灯。权钱交易的那一套在这里出奇的好用,钱力想做什么,只要花钱就都能得到允许,而他的钱也都是工人们从山里头刨出来的,所以对于他老说,金钱也就是账户上的数字而已。

  这天下午,天气闷热,台风“梨花”北上就要经过雷鸣山,钱氏矿业有限公司门口站着两个衣冠不整的保安。说是保安,其实他们就是钱力花钱顾来的小混混,专门帮他打架闹事。

  “我艹!热死老子了!那个小王八蛋买雪糕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热?谁让你那么胖的!你看我,我就……唉!有人来了!”

  肥胖的混混撩着上衣扇风,一听有人来了便很不悦的往远处眺望。

  “呸!他奶奶的!那帮子山民又来闹事了!不就是塌方砸死几个人么?他们的命能值几个钱?还没完了!”

  旁边的瘦子混混很不屑的往地上吐了口痰,当他发现这次前来闹事的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判断错了,这人是不是来办事的?

  “喂!干什么的?有预约的话……”

  那人还没走到近前,瘦子就大声的叫嚷起来,可还没等他一句话说完,他的脖子就被拧断了,临死之前只看见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在刘鸿的眼里,此时挡在他面前的人都死有余辜!一招干掉瘦子之后,还没等旁边的胖子反应过来,他就一拳垂在了胖子的胸口。

  死拳!

  刘鸿的绝招一出,胖子一句话都没喊出来,直接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在刘鸿的身后,一个满头黄毛的年轻人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手中还拿着几袋快要融化的雪糕。这个目睹两个同伴被秒杀的人没敢发出任何声音,不敢做出任何动作,一直等到刘鸿走进大楼看不见身影,才尖叫着撒腿逃跑。

  这栋楼有十层,下边的几层没有人,到第六层的时候才有人出来阻拦刘鸿。这些人手中都拿着武器,大砍刀、铁棍、锁链,这些东西在刘鸿的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随手抢过一把砍刀,刘鸿用了六秒钟就干掉了前来阻止的八个人。每个被杀死的都是一刀毙命,杀八个人就出手了八次,而且没被他们碰到一下!

  刘鸿继续向上,到达顶层的时候又跳出十个人,这次由于在狭窄的走廊里,刘鸿用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十七秒,干掉了十个人用了十七秒,依然是个个一刀毙命!

  当刘鸿走到最里边的办公室的时候,有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站在门口。这两个保镖是钱力花大价钱顾来的退伍军人,他们自以为战斗力和之前的那些小混混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很淡定。

  然而,在恶魔的面前,凡人就是凡人!

  讽刺的是,自觉战斗力不俗的两个退伍军人在阻挡刘鸿这方面反而赶不上那些乌合之众。因为他们两个站的近,刘鸿干掉他们只挥出了一刀。

  办公桌内侧,一个臃肿肥胖的人坐在里边,嘴里头叼着雪茄故作镇定,下半身已经瑟瑟发抖了。

  “朋友,我想知道为什么。”

  钱力强撑着和颜悦色的说。

  刘鸿没有说话,拎着砍刀一步步走向办公桌。随着刘鸿越来越靠近,钱力的心跳频率也在不断的攀升,只身一人能闯进来绝对不简单,弄不好他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不过,害怕归害怕,钱力心里也有底,自己手里还有家伙呢!

  在刘红距离办公桌五米不到的时候,钱力“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由于身体肥胖,椅子被直接弹开了。站起来的钱力手上多了一把手枪指着刘鸿,脸上也露出了狰狞的冷笑。

  “哼!想我死的人多了!老子不还是在这里该赚钱赚钱,该玩女人玩女人!“刘鸿一听他说“玩女人“三个字,眉头就是一拧,眼中的煞气顿时就仿佛弥漫了整个空间!

  钱力被刘鸿的眼神吓得一抖,枪差点脱了手,不过他也是个狠毒的人,心一横,便对刘鸿咆哮道:。

  “你什么瞪眼!我说玩女人你不高兴了?告诉你,上个月老子还玩了一个呢!老子玩过了让手下弟兄们玩,一直把那娘们儿活活玩死!“钱力没注意到,刘鸿的手已经颤抖了,此时的刘鸿喘着粗气,双眼血红,整个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就如同降世恶魔般恐怖!

  “老子我就是有钱!一条人命一百万搞定!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对我来说,你这种小虫子一根指头就能戳死!“钱力咆哮得嗓子都沙哑了,最后在他想扣动扳机的时候,发现来自指尖的触感突然消失了,进而发现,自己的整个右手似乎都感觉不到了。等他低头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连同那只手枪都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还在往出喷血的手臂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刘鸿鬼魅般的出现在钱力面前,手起刀落,另外一只手臂也被齐根切断!钱力这个时候才感觉到疼,哀嚎着就要逃跑,可刚迈出去一步,就被倒在地上的椅子绊倒。看着刘鸿一步步逼近自己,钱力已经被吓破胆了。

  “别杀我!我……我有钱,我把所有钱都给你……别杀我……““雪!“刘鸿仰天嘶吼了出来!这一声嘶吼过后,一道闪电划破了长空,伴随着滚滚而来的雷声,外边下起了瓢泼大雨。

  等到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就连那些见惯了血雨腥风的老刑警都吓得不敢靠近!只见房间中到处都是鲜血,一个人面对角落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砍刀,每挥动一下嘴里就喃喃的说一个字。

  “雪……雪……雪……“在这个人的身前,有一堆被砍得稀烂的肉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