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事最高建筑内,廖博士拿着研究人员递过来的报告,密布血丝的双眼笑开了花。

  “905号刘鸿!不错不错!确实应该归类到S级。姓徐的!马上把他送到S级标本该去的地方。”

  廖博士随口吩咐徐姓大校,浑然不记得当初就是他硬要把刘鸿归类到D级的。

  牢房内,就在所有人都为自己的性命担忧的时候,一队武装士兵突然把刘鸿押走了。牢房里的其他囚徒此刻都希望刘鸿永远不要再回来,这个恶魔在这里只会让他们本来就所剩不多的生命在恐惧中度过。

  刘鸿被带到了另外一栋建筑,在被押解的途中,不仅有十几个手持自动武器的武装士兵寸步不离,刘鸿的手脚也被带上了镣铐。在室外的一小段路途中,刘鸿大体上观察了一下这座工事。这里有五座高建筑,每栋建筑大概有四十米高,在室外的空旷区域,分别在八个方向均匀分布八座哨塔,每座哨塔上有两名士兵,最外围是至少五米高的铁丝网。除此之外,在建筑物的拐角及通道出入口,刘鸿还看见了一些不停摇晃的大铁架子,铁架子的一端固定在墙上,另一端拖着硕大的长方体设备。这些外观上看起来像是放大了好几倍的摄像头的东西刘鸿是认识的,这是华夏国自主研发的智能武器——神火!

  “大校统兵、至少一个团的精锐驻军、科研级的防御系统、以及看起来就不像是正常人类的人形坦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刘鸿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被囚禁一辈子,他要活着出去找那位元帅问个清楚,所以他必须靠自己的力量逃离这里。但在这之前,他必须熟悉这里的环境,至少应该知道这座严密到变态的军用工事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看k正:$版h*章N节+F上酷匠…网

  当刘鸿再次被解开镣铐的时候,他被送到了另外一间囚室。同样是囚室,这里和刚才那个地方完全不一样,这间囚室要小得多,也干净得多,没有那种刺鼻的恶臭。押送刘鸿的士兵退后了几步,一扇全透明的玻璃墙体自动的从天花板上落下,严丝合缝的把这间十平米不到的小房间封闭住。

  刘鸿抬眼扫视了一下,房间里有上下铺两张床,厕所、水池等设施都有。上下铺的下铺懒洋洋的躺着一个人,上铺是空着的,想来这就是为他准备的。

  “新来的?”

  下铺躺着的那位眼睛都没睁,哈欠连天的问道。

  刘鸿没有理会他,而是仔细的观察这间囚室。墙体表面是金属材料,细小的通风口在天花板上,看表面就知道是纳米技术,恐怕连只蚂蚁都没有办法进出。刘鸿又来到玻璃墙前,轻轻的敲了敲,发出“嘭嘭“的声音。

  “敲也没用,那是TX8867,狙击枪都打不透!“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再次传来,但这次他引起了刘鸿的注意。防弹玻璃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能一口叫出这种玻璃型号的人可不多,因为这种型号的玻璃因为造价极高,根本没有被普遍使用。

  “既然知道狙击枪都打不透,那么你是材料工程师么?”

  刘鸿问道。

  “我可没那么大的学问,还工程师……我对这玻璃可一点都不懂,我懂的是狙击枪。”

  一听这人这么回答,刘鸿对他的好奇就更重了,径直走到了床边。那人没有抬头,但却好似能够看见刘鸿走过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可力气用的大了,一头撞上了上铺的床底。

  “啊……疼疼疼疼疼……”

  那人一只手捂着脑袋一个劲儿的呻吟,另一只手往床上拍了拍示意刘鸿坐下。

  “我说新来的,有件事你得先给我交个实底,你是红是黑?”

  这个问题刘鸿曾经在那间大牢房被问过,但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先告诉我红是什么,黑又是什么。”

  刘鸿的视线一直不停的在打量着这个人,他年龄不大,看样子二十岁都不一定有,长相清秀,放在外边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帅哥。那人见刘鸿不懂,便爽朗的笑了笑,然后说道:。

  “呵呵,不知道红和黑?你可别告诉我你连这里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他所说的正是刘鸿最想知道的,这里的士兵纪律相当严格,到现在刘鸿都没听他们说过一句话,想提炼信息都没门。

  “首先,红代表你是原党卫军军人!至于黑呢,就代表你以前是党卫军的敌人!”

  刘鸿终于弄清楚了红和黑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不免让他心中苦笑。他无疑是红,曾经宣誓永远效忠国家的他,如今已经站在了对立面,成为了人人不齿的死刑犯。

  “我是红。“刘鸿淡然的回答道。

  那人得到了刘鸿的答案,一听是红,便眉开眼笑的说道:。

  “嗯,这我就放心了,兄弟我也是红,之前安排的都是一些下三滥的人和我一起住,这次终于换成了咱们伟大的党卫军战士。“那小伙子就像一个长辈一样拍了拍刘鸿的肩膀,很是自来熟。刘鸿被他这么亲切的举动弄得有点不太自在,但感觉得出来这男孩没有恶意,便没有说什么。

  “你是新来的,大概还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吧。我跟你说,进了这里就不再是人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标本,被用来做实验的标本!“国防级实验设施!

  刘鸿瞬间就明白了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他以前听说过,有些秘密的军方实验设施是见不得光的,这种不能为人所知的设施通常会被冠上了“国防级“的名头。之前他还参与过与之相关的任务,但从来没有直接接触过。国防级实验设施是严格保密的,但刘鸿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疯子居然用活人当实验标本!

  “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原党卫军东部军区特别行动部队109连曹小林,新来的,你呢?“说话间,这个曹小林还敬了个军礼,铿锵有力,具有军人特有的气质。只有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才能做到,其他人模仿是模仿不来的。

  “你是曹小林!?“这次刘鸿终于无法淡定了,因为这个曹小林他是听说过的,可以说名气一点都不比他这个杀人狂魔小!

  “嘿嘿,没错,你听说的那个最大叛徒正是区区在下!“看着他那张阳光秀气的脸,刘鸿怎么都想象不到,传闻中刺杀中将师长,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叛徒“的人会是眼前这个小伙子。

  “我也听说你被当场击毙了,可你为什么……?““你现在不也是死人么?被送到这的哪一个不是已经死了?”

  曹小林抢答一样的回答,好像知道刘鸿会这么问一样。对于他的解释刘鸿可以理解,自己这个杀人狂魔现在名义上也是被判了死刑的,现在不也还活着呢么。根据曹小林所说的,被关押在这里的实验标本都是被外界宣布已经死亡的,顶着一个死人的身份,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在意的。

  “我叫刘鸿,原来也是东部军……”

  刘鸿也想礼貌性的自我介绍一下,可还没等他说完,曹小林突然跳了起来!

  “oh!mygod!铁血连连长!”

  刘鸿无奈的笑了笑,曹小林说的一点都没错,刘鸿之前带的275连的确拥有“铁血连”的称号,以作战勇猛、对敌残酷著称。整个东部军区被公认的拥有超战术级作战能力的人一共有十七人,这十七人中有九个是在275连,这就足以体现这个连队的实力了。

  但这一切已经成为了过去,刘鸿已经不再是党卫军的英雄,眼下能说上话的也就只有这个同样是捅了大篓子的小伙子了。

  根据曹小林的叙述,这个设施内所关押的实验标本有两种人,一种是被军事法庭宣判死刑的原党卫军军人,另一种是被党卫军俘虏的重案犯。这两种人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在外界都被宣布已经被处决,这么做是避免有人追查这些人的下落。

  而这座军用设施的用途是进行一种实验,具体的实验内容曹小林也不知道,只是在实验的过程中总听那个白头发老头儿念叨着“突变体”三个字。

  曹小林非常崇拜传说中的战斗英雄刘鸿,他出事是在半年前,那时候刘鸿还顶着辉煌的荣誉光环呢。对于曹小林这个“叛徒”,刘鸿也很是好奇。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刘鸿很直接的问道。

  “我做什么了?”

  曹小林若无其事的回答。

  “你在演习的时候一枪打穿了蓝军首长的心脏,这件事你自己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刘鸿很是无语,这个小伙子很有意思,非常的健谈,眼神中不像刘鸿有一种漠视一切的凛然之气,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青年一样。

  曹小林见刘鸿不信,便开始了解释。

  “对于斩首突击,我相信曾经的铁血连连长应该比我要清楚吧。”

  刘鸿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那次演习我作为狙击手,是整个斩首行动的中心点。但你们都不知道的是,指挥中心的那帮孙子居然给我设定了额外难度,只给了一发子弹!整个斩首分队就我手中一把狙击枪,其他人带的弹药我都用不上!”

  说到这里,刘鸿好像是明白了什么。曹小林顿了顿,继续道:。

  “这一发子弹名义上是为了加大难度,只给我一次出手机会,而事实上,我所配备的子弹被人做了手脚,那根本就不是演习用的红烟信号弹,是TM货真价实的穿甲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