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罪,但你没错。”

  元帅的这句话一直在刘鸿的脑海中回荡。这就是上位者么?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就是这几句话,让刘鸿断了求死的念头。他之前以为杀光了所有该为自己的爱人偿命的人,但如果事实并非如此呢?如果这背后还有人要为这件事情负责呢?刘鸿绝对不会放任任何一个与之有关的人还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不算那些早已入土的开国老元勋,还活着的被授以元帅衔的人屈指可数就那么几个!这种大人物肯定不会无的放矢,所以不管发生什么,刘鸿必须坚持活下去!

  此时,距刘鸿在监狱大开杀戒过去了两天,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航空押运,刘鸿被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在上飞机之前,他被注射了强效镇静剂,虽然他的身体代谢速度比常人要快,但下飞机的时候还是被人抬着下来的。刘鸿曾经是拥有超战级术作战能力的尖兵,所以理所当然的给他安排了最高安全级别的押解。

  当刘鸿再次睁开眼睛,特种兵的直觉让他首先注意到了周围的枪口!他被固定在一个铁床上,周围有十几个人手持自动武器正瞄准着他。

  一个沙哑难听是声音传入了刘鸿的耳朵。

  “姓徐的!这些标本要活的才能用,你们给他注射了这么多的镇静剂,死了怎么办?我告诉你,标本数量要是不够了就用你的人给老子凑数!”

  那个说话的声音是沙哑刺耳,语气还非常的气愤,话没说完人已经走到了刘鸿的身旁,掰开刘鸿的眼皮用手电往瞳孔里照了照,这才稍微平息了一下情绪。

  刘鸿也看见了这个人,他是一个老年人,身材枯瘦,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白头发,看他身上的白色长褂,不像是武装人员,但听他说话的语气,却又像是这里的指挥官。由于视觉角度限制,被老头子数落的那个“姓徐的”刘鸿没看见脸,但他军装肩膀上扛着的图案刘鸿看得很清楚,那是一只红色的猛虎,代表着党卫军大校军衔。

  这时身穿白大褂的老头子接过一张纸,才看了几眼就很不耐烦的扔了回去。

  “身高180?体重82?就这样的也好意思归类到S级?给我重新归类到D级!等他药劲过了马上送去过滤!”

  旁边的姓徐的正要开口,但无奈老头走已经骂骂咧咧的走了,他只好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手下将刘鸿押走。

  徐姓大校在部队中地位很高,以前也是个无人敢惹的角色,但现在也只能在这里受这等窝囊气,谁让上头任命这个来历不明的老东西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呢,军令如山,否则他早就把那把该死的老骨头按在地上敲个稀碎了!

  刘鸿被七拐八拐的带到了另一栋建筑,一进门刘鸿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恶臭!直到现在刘鸿身上的药劲还没过,他被人架着送到了一扇大铁门前,押送他的武装人员在铁门的密码锁上按了几下,大铁门自动打开,然后他们就用力的把刘鸿扔了进去随后大铁门关上,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和刘鸿说一句话。

  刘鸿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但这绝对不是执行死刑的刑场。从建筑物的内部结构上来看,这无疑是一个军用工事,通过观察建筑表面,可以看出这里建成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年。

  刘鸿被带到的这个房间非常的昏暗,他想爬起来,但还没等他抬起头,有一只脚突然重重的踩在了刘鸿的头上!

  “嘿嘿嘿,老大你看,有新货送到了!”

  B酷匠网?唯Z@一}正版{(,其4他Hw都%D是盗版C$

  用脚踩住刘鸿的人不住发的出难听的怪笑,一边招呼隐藏在黑暗中的人一边用脚碾刘鸿的头,重重的踏了几下,然后又对刘鸿的身体猛踢了几脚,这还不算完,他又揪住刘鸿的头发往地面用力的按,嘴里边一直发出恶心的怪笑声。

  “哈哈哈哈,新来的小鲜肉啊,你是红还是黑呢?啊?哈哈哈……“虽然刘鸿的药劲没过全身都没有力气,但现在也勉强能动,如果他想反抗的话,正在殴打他的这个家伙会在两秒之内被杀死。如果房间中只有对方一人的话刘鸿绝对不会任人宰割,但黑暗处不知道还隐藏着多少人,如果激怒他们一拥而上的话,以刘鸿现在的状态是应付不了的,所以他没有反抗,任由那家伙不疼不痒的殴打。

  “吵你妈的吵!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黑暗之中,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殴打刘鸿的那个人一听老大发话了,立刻停手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恶狠狠的看了刘鸿一眼后朝刘鸿的脸上吐了口痰。待那个人走后,刘鸿擦掉了脸上的污秽,这种实力的人在刘鸿的面前就相当于蚊子,被蚊子叮了一口没必要抓狂,但同一只蚊子如果总来叮人的话那势必要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不知不觉中几个小时过去了,刘鸿的身体虽然没动,但他浑身的肌肉一直不停的在蠕动,目的就是加快新陈代谢使身上镇静剂的药效加速流失。房间黑暗处,经过几个小时的睡眠,有人已经醒了过来,又过了片刻,随着房间顶棚的照明灯被打开,所有的人都从深度睡眠中苏醒。

  这个房间除了角落的厕所外没有任何东西,所有被关押的人都是睡在地上,灯光一亮,转醒的人一下子就看见了站在门口位置的刘鸿。经过几个小时的代谢,刘鸿身上的药效已经过去了。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面孔,刘鸿也在观察他们。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善类,每一个人都有强壮的身体,刘鸿在这些人当中算是最单薄的了,而且这些人在看他的时候都显露出凶恶的表情。

  “过来!爷爷我要撒尿,给我提着裤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堆中传了出来,正是几小时前殴打刘鸿的那个人。他站在厕所边上,一手指着刘鸿一手提着裤子,瘦长的三角脸上凶相毕露。但正在他嚣张气正浓的时候,一个粗壮的身影突然出现,一脚把他踹进了厕所。

  “去你妈的!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子吆五喝六的了!“三角脸一看踹他的那个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满脸陪笑的主动往后站。

  “新来的,我是这里的扛把子,我叫柯勇,以后你称呼我勇哥。在这里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只要你跟着我就行了。你看他们,没一个像样的,就你长得还行,反正咱们也都活不了多久了,你就伺候好我就行了,我保你平安。“说话的这个人声音低沉,正是几个小时前让三角脸安静的那个“老大“。他体壮如牛,脸上纵横交错的疤痕显得很是狰狞。从他的话里刘鸿听出了其中的含义,这个人无疑是个变态!有些事情可以忍,但有些事情是原则问题,就比如现在,如果那个”老大“敢接近自己一步的话,刘鸿绝不会介意杀了他!

  正当刘鸿准备随时出手的时候,安放在牢房顶部的扬声器响了。

  “905号刘鸿,905号刘鸿,准备接受检查,准备接受检查。”

  同样的内容重复了好几遍,刘鸿却不知道要他做什么准备。“老大”赶忙开口道:。

  “新来的!这是要带你去过滤!一会儿去了你机灵点,可别死了,我还等着你回来伺候我呢,哈哈哈……”

  牢房里的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哄笑,刘鸿不知道这个“过滤”是什么意思,但他清楚,检查完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号称老大的变态杀掉!

  这座工事里边的武装人员刘鸿一眼就能看出来全是职业军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部队。这些人全部以黑色的面罩遮住了整个头部,看不清容貌,但从他们走路时那种稳健警惕的形态以及眼神中显露出来的煞气不难看出,这些家伙都是沾过血的!

  作为东部军区曾经的战斗英雄,对于军队的成色刘鸿自然很好分辨。党卫军也不全是骁勇善战的,不同的部队之间也分强弱。除去新组建的部队不算,党卫军中战斗能力最差的就是内陆地区的地方驻守部队。这些军人基本上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常年养尊处优,毫不客气的说他们纯属摆设,真正打起仗来这些人一点用场都派不上!

  比内地军队强一点的是边境驻防部队,戍边部队不仅要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还要时刻警戒走私越境分子,长年累月下来能够锻炼出不错的单兵作战能力,他们是整个国防力量的骨干。

  在往上是海岸警备部队,由于华夏国的东部沿海走私贩毒之类的犯罪行为猖獗,而且这些不法之徒通常会有武装实力,所以海岸警备部队要经常的参与到实战,战斗能力自然不可小觑。

  当然,战斗能力最强的必然是刘鸿之前所在的特别行动部队。这些人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只有面对强悍的对手和极为艰巨的任务才会出动特别行动部队,而这些党卫军的顶尖战斗力对内都是有保密机制的,可谓是党卫军的最后王牌部队。

  驻守在工事内的士兵在刘鸿看来,最起码都有海岸警备部队的实力,甚至有可能是某个军区的特别行动部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