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前。

  某军事法庭内,宽敞的审判大厅此时只有寥寥十几个人。由于此次案件的特殊性,所以审理的过程全程对外保密,除了审判席和控辩双方之外,旁听席上只有一个人坐在那里。案件审理非常顺利,因为主犯并没有隐瞒任何案情,全程供认不讳,所以仅仅半个月就把这震惊全国以及整个国防系统的“雷鸣山特大杀人案”审理完毕。

  “被告人刘鸿,男,二十五岁,原党卫军东部军区特别行动部队275连连长,被指控罪名为叛逃罪及故意杀人罪,经最高军事法庭审理,现宣布判决结果:。被告人刘鸿,叛逃罪及故意杀人罪成立,由于被告人在部队服役期间表现良好,作战能力优秀,且本案可定性为义愤杀人,故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其上尉军衔,所有部队职务以及国家赋予的所有荣誉称号,判决结果立即生效。”

  此刻,2774号监狱,刘鸿带着沉重的镣铐在狱警的押解下走进了囚室。本来他以为会判死刑的,没想到到头来却判了个死缓,这是国家对他之前所立下的功劳的一种认可,连杀二十三人,换做是其他人不可能有任何生机。

  “喂,新来的!你叫什么名?犯的什么事?判了多少年?说!”

  还没等押送的狱警走远,牢房里就有一个犯人对刘鸿大声的嚷嚷道刘鸿并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了牢房的最里边,因为只有里边靠近厕所的地方才有空位。此刻刘鸿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本来他一心求死,现在却身陷囹圄,真不知道这是好运还是厄运。

  “我说你耳朵长裤裆里了?和你说话没听见啊!”

  刚才那个叫嚷的犯人见刘鸿没理他,十分的不满。见刘鸿依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便从床上站了起来,想要收拾一下这个不懂规矩的愣头青。

  “回来!新来的兄弟不懂规矩很正常嘛,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也这么沉不住气呢?真是……呃……真是什么来着……对,朽木不可雕也!”

  说话的人坐在最靠门的位置,体格干瘦带着一副眼睛,手中还晃荡着一把折扇。本来要去动手的那个人一听这个人发话了立马回去坐了下来,不只是他,整个牢房的人听见这个人说话全都坐了起来,一个个腰杆笔直等着坐在头铺的那个人继续说。

  “新来的兄弟,我呢,是这间号子的头铺,承蒙各位兄弟照应,我勉强算是个头头。可能别的号子里边比较乱,但我们可不一样,我们讲文明!能不动手从来不动手!那个……老孙,你给小兄弟讲讲咱的规矩。”

  老孙就是刚刚要去对刘鸿动手的人,一听老大发话了,像模像样的清了清嗓子,然后故意大声的开始说着所谓的规矩。

  “首先第一条,新人进来要拜大哥,号子里先进来的都是大哥,要挨个的拜,每人磕三个响头。出于……呃……出于那个人性化管理,可以选择不磕头,给每位大哥按摩半小时也行。”

  u看&正v\版r章D#节上_~酷U(匠网VN

  老孙结结巴巴的把规矩背了一遍,然后翻着眼睛看着刘鸿。刘鸿站起身来,走到离他最近的一个年轻人身旁问道:。

  “你犯的什么罪?”

  那个年轻囚犯也是刚进来没多久,胆子很小,无意中抬起头看见了刘鸿的眼神。这一眼把他苦胆差点吓破!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眼神呀!这是一种漠视一切的眼神,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可能都是不存在的吧。

  “我……我犯的是盗窃罪……我……”

  刘鸿一听是盗窃罪,便没有理会他,沿着床边往前走。

  “你犯的是什么罪?”

  “贪……贪污……”

  刘鸿还是没有理会,就这样,每走到一个人的身边都问这些囚犯是因为什么进来的。他这么做并不是对这些人的过去好奇,而是在寻找着什么。刘鸿当然没有给任何人按摩,每一个看见他那双眼睛的人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监狱里的规矩是强者为尊,重案犯在监狱里的地位都比较高,所以刘鸿越往后问那些囚犯的罪就越大,直到问道那个老孙。

  “你犯的什么罪?”

  老孙本来就很不满,这个愣头青没有按照要规矩给那些人按摩,反倒是问个没完。

  “我说你小子是真混蛋啊!让你按摩你不按,非得逼老子出手教训你才老实么?你不是想知道老子犯的什么罪么,告诉你,老子犯的是强奸罪!别看你是男的,老子……”

  他的话戛然而止,牢房里的所有犯人并没有听到后边的话,只听见了“喀吧”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再看老孙,整个人已经歪歪扭扭的倒在了床上。

  “死有余辜!”

  刘鸿缓缓的说出了这四个字之后就继续往前走。刚刚在老孙说出自己犯的是强奸罪的时候,刘鸿就以闪电般的速度拧断了他的脖子!除了几个一直看向这边的囚犯,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刘鸿出手速度极快,看见的人也没有能看清过程的,全都愣在了当场。最里边的那个年轻的盗窃犯看见了刘鸿出手,当老孙的尸体倒下的时候,他的裤子已经湿了。

  强奸罪!按照法律这并不是重罪,但对刘鸿来说这却是用命都无法抵偿的!

  当刘鸿走到下一个人面前的时候,那个囚犯已经被吓得慌了,跳起来就要逃跑。可他的速度在刘鸿眼里跟电影慢放差不多,刘鸿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衣领,把整个人横着就拽了回来!

  “犯的什么罪!”

  那人紧闭着眼睛不敢看刘鸿,用哭腔说道“抢……抢劫……”

  刘鸿一把将他扔飞,然后是再下一个。坐在头铺的老大这时候终于缓过了神,刚才老孙被杀他看见了,他从来没想到这个新进来的小年轻的居然是个疯子,上来就直接要命啊!不过他这老大也不是白当的,手疾眼快的跳下床去按警铃。他认为只要狱警来了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可他刚走到按钮前,忽然眼前一黑,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整个身子迎头飞了过来,直接把他砸在了墙上!

  等老大再抬起头的时候,刘鸿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犯的什么罪?”

  老大被吓得不敢说话,刚才那个强奸罪就扭断脖子了,自己这个大毒枭还不得千刀万剐啊!

  老大被吓得半跪在地上浑身直哆嗦,刘鸿一把扯住了他的衣服,把他硬生生的拎了起来。事实上,刘鸿并不是疯子,也不是什么杀人狂,虽然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个雷鸣山惨案连杀二十三人的人就是个杀人狂,但那些人确实都是罪有应得的。

  “最后问你一遍,犯的什么罪!”

  老大哆哆嗦嗦的回答道“贩……毒……”

  刘鸿伸出了另一只手准备动手杀人,但想了想又没有下手。他犹豫了,到底杀还是不杀?如果想要求死的话,刚刚杀了一个强奸犯就已经够了,死缓服刑期间再杀人肯定马上枪毙。但能放过这个毒贩么?他之前所在的特别行动部队中,牺牲的兄弟们十有八九是被毒贩与走私犯杀死的。

  而就在刘鸿犹豫的时候,老大这个大毒枭凶狠的一面露了出来。他想今天八成是活不了了,索性拼一把!老大张开大嘴,一口咬住了刘鸿举起的那只手。

  刘鸿的反应速度不是常人可比的,老大含住了刘鸿三根手指,可还没等他发力去咬,刘鸿就先发力了。只见刘鸿被咬住那只手臂向下猛地一扯,老大的整个下巴就被扯了下来!

  霎时间鲜血喷了一地,刘鸿的半个身子也都沾满了血。老大瞪着眼睛,临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下巴居然没了!没有下巴的头看上去极为恐怖,张扬跋扈的一代大毒枭,就这么耷拉着舌头死在了监狱里。

  等到狱警赶来的时候,牢房里还站着的就只有刘鸿一人了,其他人不是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就是躲在角落吓得缩成一团。更加恐怖的是门口还有一个没了下巴的,这个年轻的狱警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东西就是这多半颗人头了,吓得哇哇大叫着去喊人。

  当晚,刘鸿在十几名持枪狱警的押送下被关进了小号,在外边站岗的狱警隔着铁门都不敢靠近,都是离的远远的看守。小号里的刘鸿坐在床上,淡漠的脸上神情稍微有些放松。

  自从那个人凋零,他的心灵也随之枯萎。

  心灰意冷的刘鸿一心求死,死亡对于他那陷入无底深渊的灵魂是唯一的解脱。现在他只要等着给自己执行死刑就好了。半夜,刘鸿的牢门被打开,狱警把他带到了探监室。

  刘鸿很好奇,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来探视,因为这个时候监狱不可能批准他见任何人的。当来探视的人出现在刘鸿面前的时候,刘鸿的眼睛就是一亮!

  这是个中年人,穿着军装,肩膀上扛着的图案居然是金色蟠龙!任何一个党卫军军人都知道,金色蟠龙所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军衔——元帅!

  “刘鸿,你之前杀的那二十三个人,包括你今天杀的那两个,他们都该死!你有罪,但你没错。”

  元帅声音低沉,但这些话到了刘鸿的耳朵里却是字字响亮!在这件事上有同样观点的人有很多,但没有人敢讲出来,这是在挑战法律!

  “你妻子的死我很遗憾,但她的死并不简单,如果你想复仇就必须活下去,记住,活下去!”

  最后一句话元帅的声音上扬,刘鸿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他。等到元帅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刘鸿在他身后缓缓说道:。

  “我会活下去的,等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