傈傈族的寨子里,有不同于城市的风格。这里的建筑,很有特点,还保持着以前的风格。

  在和一户人家交流之后,几人租到了一个房间,住进去之后,还有人特意来做傈傈族的美食。

  雷灵儿两人,此时也从外面回来,在打了电话得知地方之后,雷灵儿很是欢喜的跑进房子里,这里看看,那里看看。

  不经意间,余生看到了雷灵儿腰间有一个香包,样式还挺不错的,顿时问道:“灵儿,你这香包还挺好看的,哪里买的?”

  “这个啊,是一个傈傈族的帅哥送给我的。”雷灵儿笑嘻嘻的说道,似乎对自己吸引了别人注意,很是自豪。

  余生也没多说什么,开始准备吃食。这里吃饭的也很是独特,房屋中间有一个火塘,上面则放着铁三角。

  众人惊奇之余,也有些尴尬。还好有傈傈族的热心族人帮忙,要不然想自己弄吃的还真是很麻烦。

  一夜无话,第二天众人起来之后,余生等人朝着房东告别。房东有些不舍,余生他们给的钱,很多。

  房东是一个妇女,家里人似乎因为什么事情,只剩下她一个。对待余生他们,也是十分热情,显然是很久没有人在家做客了。

  挽留了几句,见余生等人执着要离开,房东也就没说什么。这时,房东看见了雷灵儿身上的香包,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小姑娘,你这香包是哪里来的?”房东走到雷灵儿面前,脸色庄重的说道。

  “房东太太,怎么了?这香包有什么不对的吗?”余生眉毛一蹙,很是严肃。雷灵儿也紧张起来,看向房东道:“房东阿姨,到底怎么了?这香包有什么问题啊!”

  说着,雷灵儿已经将香包拿下来,就想丢掉。房东阻止了她,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没事,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香包。”

  “对了,你们不是要走吗?快走吧。”房东催促的说道,余生有些奇怪,见她没说的意思,只能带几人离开。

  走到门口,雷灵儿一脸愤愤的将兰花香包丢掉,不满的道:“我跟他无怨无仇的,竟然乱拿不好得东西给我,真是坏死了。”

  “好了,我们走吧。”余生皱了皱眉,轻声道。那房东欲言又止,显然是有什么事,却又不说出来。

  雷灵儿也将这件事抛之脑后,走到寨子外面。远远的,就看见停靠的车子前面,有十几个满是痞气的傈傈族青年,正围在那里。

  “怎么了?”曾瑶有些疑惑,楚羽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们没惹他们,没事的。”

  说着,几人继续前进。来到车子面前,余生开口道:“请让一下,我们要走了?”他还以为这些人是看热闹的,语气很是客气。

  一群人闻言转过了头,领头的,赫然就是昨天那个想要搭讪王昕的青年。余生眼神一冷,冷冷的看着对方。

  青年眼神朝着王昕看了一眼,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穿着普通衣服的王昕,同样美丽。

  不过他还是收回了目光,看向了雷灵儿:“姑娘,跟我走吧。”

  “你是昨天那个人!”雷灵儿想了想,突然惊声道。眼睛一瞪,雷灵儿的声音大了起来:“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拿那个什么香包给我!”

  “你想要干什么!”郑凯走上前一步,怒气冲冲道。青年嘴角一扬,一脸无辜的道:“我给你的那个,不是香包,是兰花烟包。”

  “既然你收了我的兰花烟包,就意味着你答应了我的求婚。走吧,跟我回去吧。”青年说着,一脸火热的看着雷灵儿。

  尽管雷灵儿比起王昕还是有差距,但是在傈傈族,也是没几个能比得上的。

  “你是痴心妄想,谁答应你求婚了!”雷灵儿一张脸发红,这是气的。

  余生也明白了,为什么房东脸上会那么怪异,敢情那个香包是用来求婚的,让自己等人快点走,也是不想麻烦。只有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找上来了。

  郑凯楞了下,随后道:“兄弟,这是一个误会,我们不知道你们的习俗。灵儿,把那个香包还给他吧。”

  雷灵儿干咳两声,小声道:“那个香包,我已经丢了。”

  “没关系,反正你已经收了,就意味着你已经答应。那个香包,丢了也就丢了。”青年坏笑着说道。

  “不可能,我什么都没答应。”雷灵儿冷哼一声,气嘟嘟的说道。

  郑凯也上前一步,冷声道:“哥们,这么做就过分了。我们也是不知道,说吧,你要多少钱。”

  “楚羽,我怕。”曾瑶有些发白,此时十几个人围着,让曾瑶有些害怕。楚羽抱了抱曾瑶,脸上开始浮现一丝愤怒。

  “钱?我缺么。看来,你们是想阻拦我了。”嗤笑一声,青年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傈傈族青年,顿时围了过来,脸色不善的看着郑凯。

  郑凯脸色有些苍白,求救的眼神看向了余生。余生对着他点了点头,走到了他前面:“你们是什么意思,想要动手吗?”

  “把他们给我打一顿,把我的女人抢回来。”青年并没有理会余生的意思,对着其他人大喊一声。

  一个傈傈族的青年大笑着,高声道:“虎扒,这件事过去了,你可得好好谢谢我啊!兄弟们,上!”

  顿时,十几个傈傈族的人冲了过来。王昕脸上闪过一丝杀意,余生眼神示意了他一下,随后笑着说道:“打架这种事,还是交给男人吧。”

  楚羽也上前一步,大笑道:“没错,打架这种事,我们来就行了!”

  说着,直接朝着那些青年冲去。余生也在同时冲入进去,一脚,对着最前面的青年踢去。

  砰的一声闷响,这个青年直接被踢的倒飞出去。同时,还撞到了身后的一个人,两个人如同滚地葫芦般倒在地上。

  而另外一方,楚羽慢了一拍,来到众人面前,一拳朝着一个人的脸上打去。

  “啊!”被打的一个人惨叫一声,眼睛上顿时出现一个圈。随后楚羽一个肘击,将其打倒在地。

  后面的郑凯见两个男人都动手,有些尴尬。咬了咬牙,直接朝着一个在旁边的青年冲了过去。

  那个青年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郑凯也有余生两人的战斗力,下意识的将双手挡在前面。

  一声闷响,郑凯的拳头打在了青年手上,顿时,郑凯愣住了,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青年有些迷惑,随后反应过来,郑凯根本不会打架。狰狞一笑,青年直接朝着郑凯打去。

  郑凯连忙将双手挡住,青年的拳头打过来,郑凯发出了一声惨叫。没办法,这些傈傈族的人,可比郑凯强壮多了。

  青年也确定了郑凯好欺负,大笑着,再次朝着郑凯打来。郑凯咬了咬牙,想要再次挡住。

  这时,一道身影从旁边冲出来,一脚踢在青年的肚子上。青年眼睛一瞪,倒在地上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老二,你去后面保护那些女生吧。”楚羽说了一句,再次加入小豆中。郑凯脸色一红,有些尴尬的走了回去。

  不过这次雷灵儿,倒是少见的没有嘲讽他。

  此时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就算是余生没有用太大的力道,打这些人时,也是一拳,一脚一个。

  那方的楚羽也是越战越勇,那些傈傈族的人打在他身上,丝毫没有对他造成影响。反而是他的一拳,打的别人嘶牙咧嘴。

  虎扒的眉毛一皱,对着旁边领头的青年道:“麻则,这两个人身手不错,你有信心吗?”

  酷+m匠){网\正*版%首Zx发Kn

  麻则冷笑一声,不屑道:“放心吧,我的厉害你还不知道么。”

  听到麻则的话,虎扒点了点头,脸上的慌乱消失了。反而冷冷道看着正在发威的楚羽两人,脸上有些讥讽:身手再好,有用吗?

  一拳将最后一个青年打倒在地,楚羽甩了甩手,看着满地哀嚎的傈傈族青年,脸上满是霸气:“怎么,还来吗!”

  虎扒被吓的朝着身后退了一步,随后恼羞成怒,大声道:“麻则,让他们看看你的厉害!”

  “如果你们两个自己让开,我可以放过你们的。”麻则脸上带着一丝自信的笑容,就像是吃定了余生两人一般。

  余生有些无语,不就是一个最低级的异能者么,至于这么嚣张?

  在第一眼看见的时候,余生就知道了那个麻则,是一个d级异能者。尽管不知道详细能力,不过余生也不是很在意。

  楚羽刚刚也是打出了战意,见麻则出来,还以为他是一个强大的对手,顿时兴奋道:“老三,他就交给我吧。”

  “好。”余生直接点头,他有信心楚羽不会受到伤害。这时,曾瑶从远处跑了过来,担心的看着楚羽:“小心一点。”

  “放心吧。”楚羽对着曾瑶一笑,随后看向麻则,斥声道:“你不是很嚣张吗?来,先把我打倒在说。”

  麻则脸色一沉,笑容消失了:“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好,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