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别墅里,余生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王昕显得有些兴奋,一直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余生已经决定,带王昕回县城一趟。来的时候,王大叔就叮嘱自己,让王昕回去一趟,余生也欣然同意了。

  “余生哥哥,你说,爸爸妈妈他们会不会生我的气啊,我这么久都没有回去看他们?”突然,王昕脸色黯然下来,低沉着声音说道。

  余生也知道,这是因为王昕那几个月的原因。对于王昕来说,她的手上已经沾满鲜血,心里难免会有内疚感。

  “当然不会了,昕儿这么可爱的。”余生宠溺的摸了摸王昕的头,王昕如同小猫一般闭上了眼睛,满脸享受。

  将东西收拾好后,余生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准备缓一天。

  下午的时候,周力打了一个电话来,告诉余生,杜子桐的赔偿已经到了。除了余生的两百万以外,杜丕阳还赔了两百万。

  杜子桐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赔了夫人又折兵。车子没了,钱没了,还得倒给钱。

  不过对此,余生并没有后悔的意思。从周力那里,余生已经得知了他是怎样的人,全都是他活该。

  ……

  第二天一早,沉寂不住的王昕便把余生叫醒。将行李放到孙国强留下的车子里面,两个人出发了。

  这造型拉风的越野车,一上路,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余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就只有这一辆车,想换也没办法,看来是得自己买一辆车了。

  “余生哥哥,还有多久才到啊。”

  没到一个小时,王昕便催促起来。余生说了两句,开始提速。还别说,这辆车的性能很不错,三百码很轻松就提上去了。

  这样的速度下,下午四点,车子到达了无常市。到了这里,想要回去也就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不算太远。

  “余生哥哥,我们去哪里?”见车子停了下来,王昕疑惑的说道。

  余生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这次去见王大叔,总不能空手去吧,得买点东西。”说着,指了指一个大型超市。

  王昕欣喜的点了点头,拉着余生就朝着超市跑去。余生有些无奈,任由王昕拉着自己。

  一番大采购之后,车子再次上路。一个小时后,车子到达了目的地,一个村子里。

  此时,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在村里,吃饭都很早,到处都弥漫着烟味。

  只是让余生疑惑的是,他并没有看到王昕家有人做饭。也没多想,余生将车子开到了王昕家门口。

  这么拉风的车,引起了村里的关注,大部分人都跑了出来,好奇的望着。

  一些小孩子,更是兴奋的跑到车子面前,好奇的摸着。就在这时,车门打开,王昕两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王大叔他们不在家吗?”余生眉毛一蹙,此时王家的大门正从外面锁着,看样子几天都没人在家。

  王昕皱了皱眉,低声道:“不会啊,爸爸妈妈他们不是不喜欢出门吗?”

  “狗蛋?”

  一声不太确定的声音响起,余生转过了身,看到的是一个身体发福的中年大婶。

  对于村子里的人,余生也大概认识。见到对方,顿时和善的道:“胖婶,你还记得我吧。”

  胖婶,是王昕家的邻居,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听到余生的话,胖婶愣了一下,惊讶道:“你,你是小道长!”

  也不怪她认不出来,此时的余生,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另外,以前的他总是穿着道服,还留着长头发。

  而现在,他整个一个城里人的打扮。就是王昕,此时穿的衣服,也是和农村格格不入,不然她也不会不敢确定。

  “胖婶,我爸妈他们呢?”王昕迫不及待的问道,恨不得马上见到王大叔他们。

  胖婶愣了一下,脸上有些复杂:“老王他们,现在在医院呢。”随后,胖婶发现自己语气不对,接着道:“放心吧,他们没事!”

  说着,胖婶将最近发生的事说了一下。前几天,王大叔在到县城里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混混。

  结果对方就是不依不饶,一定要让王大叔赔偿。而且一张嘴,就是狮子大张口,王大叔不给,对方就赖在医院不走。

  而对方,似乎还和医院里有什么关系。这也就导致,王大叔只能呆在医院守着,王大婶放心不下,也赶了过去。

  “小道长,狗蛋。如果你们有钱,还是去把赔偿给了吧。听人说,那人好像是县卫生局局长的儿子。”

  王昕眼神一下冷了下来,眼眸里满是杀意。还好,王昕并没有失去理智暴怒:“昕儿,这件事交给我,放心吧。”

  “恩,余生哥哥。”王昕心情平复了不少,将车子里的东西放到胖婶家,余生又开着车,马不停蹄的朝着县城开去。

  十几分钟后,车子来到了县人民医院,随后两人下了车,朝着病房里走去。

  远远的,两人听到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声音:“老头,你这是什么鬼东西,我可是被你撞了,要吃好的补一下!”

  “我,这已经是医院里最好的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王大叔。

  王昕闻言,眼睛顿时一红。余生连忙拉住她,要真是让她发飙,恐怕整个医院一个都走不掉。

  走到发出声音的病房门口,余生的眼神顿时一冷。此时病房里的一切东西,都被他收入眼底。

  这是一个单人间,此时里面,只有一个青年和王大叔两人。王大叔红着一张脸站在一旁,很是尴尬。

  而床上的青年,则是愤愤的盯着王大叔,手里还拿着一个饭盒。里面,有着三个荤菜,这的确是算好的。

  啪!

  m最新h章节qS上◎J酷r*匠v网j*

  青年像是气不住一般,猛然将饭盒砸向王大叔。余生脸色一变,直接冲了进去,一挥手,把饭盒打了回去。

  青年哪想到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不等他反应过来,饭盒直接砸在他的脸上,里面的饭菜也全部落在他身上。

  顿时,青年怒了,骂道:“是谁,有种给老子站出来!”

  “余生!”王大叔也是被吓了一跳,等到看清面前人的反应,压抑不住激动的喊道。

  这时,王昕也走了进来,娇小的身体有些颤抖:“爸,我回来了。”说着,眼泪不自觉的留了出来,就算是王昕杀再多人,心也是不会变的。

  “狗蛋?”听到声音的王大叔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不过,他却不敢转过头,就怕一回头,发现是自己的幻觉。

  王昕一把抱住了王大叔,苦成了一个泪人:“爸,是狗蛋,狗蛋回来了。”

  王大叔也转过身,将王昕拥在怀里,脸上露出一丝欣慰。

  余生笑了笑,看着这一幕,也不忍心打扰。不过他不打扰,却有人会打扰。

  被忽略的青年已经怒了,身上那些脏污的饭菜,让他变得十分滑稽。一下站起了身,青年气急败坏的道:“哭,哭什么哭,哭丧啊!”

  “啪!”

  一声脆响,青年的脸上顿时多出来一个红色的巴掌印。这一掌危机很大,青年被打的飞了起来,重重的倒在床上。

  动手的,自然就是余生。也不是说王昕不想动手,刚刚的她,很愤怒,要不是余生先行动手,再加上一旁有王大叔,恐怕她已经大开杀戒。

  “你竟然敢打我!”青年的脸长的通红,也不知道是余生打的,还是给气的,不过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余生很是无语,自己怎么就不敢打他呢。为啥总有人喜欢这样说呢,难不成是纨绔的专用名词?

  “没看见人家爷两正在重逢么,一边呆着去,别废话。”余生瞪了青年一眼,青年死的牙痒痒,却不敢再废话,生怕余生突然动手打自己一顿。

  只是青年的眼神里,却不免闪着恶狠狠的光芒。手机悄悄按了几下,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余生也看到了这一幕,并没有阻止。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麻烦,既然对方叫人了,就等那些人来了一起收拾吧。

  余生淡然的样子,让青年一阵恼怒,看向他的眼神里满是怨恨。

  这时,余生看到了青年的床上,贴着他的名字,赵磊。名字倒是不错,就是性格和名字相差太过遥远。

  “女儿,你这么久了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和家里联系啊。”眼中还有着泪水的王大叔,疑惑的看着王昕。

  王昕抹了一把眼泪,小声道:“我,是去跟道长治病去了。对了,爸,我的病好了!”说着王昕的声音兴奋起来。

  王大叔一愣,眼神里顿时充满了惊喜:“好,好,你没事就好。”他才懒得管王昕是去哪里了,人没事就够了。

  突然,外面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余生刚准备戒备,就看到冲进来的身影,摇了摇头,余生收回了警惕。

  “老头子,别怕,我来了。大不了,就跟他拼了!”冲进来的,正是王大婶。

  王大婶咬着牙,满脸的坚定,义无反顾的冲了进来,就仿佛,董存瑞一般坚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