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荷花旁边的男子,此时也抬起头。这个人,正是那些人讨论的李允基,一看到他,余生就知道为什么那些女孩会发花痴。

  这个李允基,的确是一个帅哥,那张脸,比大多数女人都还精致。不过这样的帅,总感觉像一个女的多过男的。

  “你是?”李允基皱了皱眉,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蔑视,不过脸上,却是绅士般的笑容。如果不是余生正在注视着他,恐怕也不会发现。

  “我叫余生,夏荷花的男朋友。”余生不动声色的将夏荷花挡在后面,冷声说了一句。对这个李允基,余生没有好感。

  听到余生的话,李允基脸色冷了一下,随后笑着道:“原来如此,那荷花小姐,我们下次再见了。”风度翩翩的样子,的确会让不知情的人印象不错。

  夏荷花脸上的不耐烦也少了很多,点了点头。余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拉着夏荷花走向了外面。

  李允基看着离开的两人,眼神里顿时露出一丝冰冷。转瞬间,又恢复一副平淡的样子,露出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这变化,让人看到都会感觉到惊奇。

  也就在这时,一群花痴的女孩已经围了过来。李允基微笑着,一一和他们交谈着,他的华语不错,交流并没有问题。

  金在秀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眼神里有些怪异,闪烁的目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和夏荷花吃了一顿饭后,夏荷花回到了寝室里,余生又只剩下独自一人。

  “你好。”

  一声有些生涩的声音响起,余生下意识的转过了头,映入眼中的是一张被面罩阻拦住,却依然精致的脸蛋。

  “你是谁?”余生有些疑惑,对方的样子,并不像自己认识的人。

  也就在这时,对方摘下了面罩,露出一张美丽的俏脸。正是那个韩国来的交流生,金在秀。

  金在秀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我叫金在秀,你呢?”说着,伸出了一只嫩白的手。

  余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会主动认识自己。要知道刚刚那一群男生献殷勤的时候,她还是一句话没说呢。

  随后余生也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做很唐突。连忙伸出手,浅握了一下:“我是余生。”

  金在秀的手柔若无骨,摸起来像是丝绸一般。余生连忙松开对方的手掌,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余生窘迫的模样,让金在秀一下笑了出来,就如同冬天开放的花朵一般,让人心里舒服:“这家伙还挺好玩的。”

  “对了,你找我有事吗?”余生心里一动,连忙转移话题道。

  “我刚来这个学校,你可以带我走一下吗?”金在秀也收起了笑容,期待的看着余生。

  苦笑着,余生心里有些奇怪。这个学校,恐怕很多人都想要带她逛一逛吧,为什么会找自己?

  余生这一犹豫,让金在秀脸上露出一丝悲伤,委屈道:“难道我有这么讨人厌么,连陪我逛一会都不行?”

  “可以,当然可以。”余生连忙说道,他可不敢让这金在秀伤心,不然那些男的还不杀了自己啊,更不要说,金在秀本身就很漂亮。

  “那就好。”金在秀脸上的委屈顿时消失了,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余生也明白了,敢情人家是逗自己呢,也是,一个这样的大美女,绝对不差献殷勤的人。不过既然答应了,余生也不会食言。

  “走吧,我带你转一转学校主要的地方。”余生说着,走到了前面。

  “你等会我啊!”

  将口罩重新戴上后,金在秀小跑到余生旁边,看着脸色怪异的余生,喃喃道:“还真是一个奇怪的男生啊。”

  “你说什么?”

  余生奇怪的转过头,金在秀用力摇了摇头:“没,我没说什么。”

  “对了,说来也怪,为什么你们的华语都说的这么好呢?”突然,余生奇怪的问道。李允基,金在秀,普通话都说的很标准。

  金在秀笑了笑,眉毛弯成一条弧线:“那是当然了,我妈妈就是华夏人,我也算半个华夏人。”

  “原来如此。”余生点了点头,对金在秀的芥蒂消失了,开始主动介绍起周围来。

  金在秀眨了眨那双大眼睛,脸上露出一丝果然的表情,刚刚那句话,是她故意说的,不过也不是骗余生,这件事的确是真的。

  V酷匠(《网首发/

  因为有口罩,余生看不到金在秀的表情。不过一路上,他还是尽职尽责的介绍着学校,不得不说,这学校很大,余生都说的口干了。

  “那里是什么地方?”突然,金在秀好奇的声音响起。

  余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愣了一下,随后解释道:“那里是情人湖,是情侣们去的地方。”

  说着,余生不免有些感慨,记得自己第一次在学校和夏荷花约会,去的就是这个地方。

  金在秀眼睛顿时一亮,低声道:“我想去那个地方看看,你带我去好不好!”说着,一脸期待的看着余生。

  余生摇了摇头,对女生的撒娇,他是最忍受不住的。再说了,也只是去看看而已,大不了看了就走。

  余生同意,金在秀眼睛顿时笑成月牙,抱住余生的手就朝着情人湖那里走去。余生摇了摇头,任由金在秀拉着自己。

  情人湖,还跟以前差不多。碧绿的湖水,如同一块翡翠一般。

  “哇,好美啊。”金在秀说了一句,站在湖边,双手张开,像是在拥抱正片湖泊一样。

  看金在秀的样子,余生也就没催促。这样的金在秀,就如同自然的精灵一般,没有一丝不协调。

  只是余生没有发现,远处有一个青年,正满脸惊喜的对着自己两人拍照,嘴里还在喃喃说着什么。

  “陪我坐一会好不好。”这时,金在秀突然走到一处草地上坐了起来,余生愣了一下,环顾四周,并没有什么人,点了点头走到金在秀身边。

  坐在她旁边,一股幽香味隐隐传来。这股香味很独特,并不像是什么香水,闻起来也很舒服。

  “你说,钱有那么重要吗?”

  坐在旁边的金在秀,幽幽说道。

  余生转过了头,不知什么时候,金在秀已经将脸上的口罩摘掉,露出一张绝美的侧脸。

  “怎么说呢,钱有时候很重要,有时候却一文不值。”余生轻声说了一句,他并没有缺过钱,也不知道没钱的时候怎么样。

  金在秀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说话,就这么沉闷的盯着湖泊。

  突然,一声电话铃声打散了周围的宁静。

  “喂?老大,什么,出事了!”接起电话的余生一下起来,对着旁边的金在秀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要回去了,下次再带你。”

  说着,余生已经快速的离开了情人湖。金在秀只来得及喊了一声,余生已经失去了踪迹。

  “这家伙。”金在秀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望着湖水,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

  此时,余生已经跑在路上。楚羽焦急的语气,让他也顾不上什么,速度发挥到极致,只在地上留下一道黑色的弧线。

  “刚刚什么东西?”

  一条幽幽小道上,一个青年突然打了个冷颤。刚刚一股风吹过他,可是周围却什么也没有。

  突兀的,他想起了以前的传说,这条路上曾有一个女生被杀。顿时,青年脸都白了,哭喊着跑了。

  余生,也跑到了寝室里,一推门直接进去,里面的场景顿时让余生愣住了。

  “你们,不是说出事了吗?”几个人都在,难道是其他人出事了?

  “余生,你快过来看看。”郑凯焦急的说了一声,余生皱了皱眉,还是走了过去。

  走到面前,余生才发现,几人看的竟然是电脑。奇怪的看了几人一眼,余生将目光看到了电脑上,脸色顿时阴沉下去。

  电脑上,显示的是一个帖子。帖子的标题十分醒目,魔术男劈腿校花,另寻神秘女友。

  里面的内容,竟是自己和金在秀在一起的画面。其中金在秀因为带着口罩,并没有人认出来,反而是余生的脸格外显目。

  照片中的两个人,看起来十分恩爱,对视和坐在一起。而另外,还附了夏荷花所在的地方,证明那个女的并不是夏荷花。

  而下面的评论,也是一面倒。都在批评余生,竟然背着校花,勾搭上另外一个女生。

  偶尔一个顶余生的回复,也很快被唾沫淹没。

  “这是学校出名的猥琐男发的,这个猥琐男经常发一些别人的糗事,所以他的话很多人相信。”郑凯一旁焦急说道。

  余生微眯着眼睛,心里却在想是什么时候被拍的。在情人湖,自己并没有发现有人拍自己啊。

  “老三,怎么办啊。”楚羽焦急的说了一句,这件事,已经让余生的名声受毁。很可能让余生的形象受到影响。

  余生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没事,让他们闹,反正这件事就是无稽之谈。”的确,说几句话而已,对自己并没有大不了的。

  “怎么会没事啊,要是夏姐知道了,这件事可就不好办了。”郑凯着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