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着路人指的方向,余生走了几十米,额头上顿时出现了几条黑线。怪不得对方眼神那么怪,原来这所高中就在这不远处。

  说实话,这所高中看起来很寒酸,还是在一个交警支队旁边。最让余生无语的是,这里竟然不限制别人进去。

  摇了摇头,余生走进了这所学校。问了问一个女生后,余生走到了学校最里面的一栋教学楼。

  这个学校不大,也很好找。四层的楼,第一层就是高一所在的地方。余生看了看,直接走进了高一二班。

  此时是下课时候,班里的人很多都在外面,在里面的人要么在玩手机,要么在聊天,很少有学习的。

  看到这一幕,余生摇了摇头,同时也有些好奇。以那位的地位,应该很简单就可以把吴沁送到一个很好的学校吧。

  “你找谁?”这时,一个少年看到了站在门口张望的余生,顿时疑惑的问道。

  “我找吴沁。”这时余生也看到了在角落里的吴沁,顿时对着少年笑了笑,径直走了过去。

  此时吴沁面前,一个长相有些小帅的少年正大献殷勤。而吴沁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只是不停看着手机。

  “吴沁是吧,我是你爸的同事,你有时间跟我出来一趟吗?”走到吴沁面前,余生微笑着说道。

  吴沁楞了下,眼神里顿时闪过一丝厌恶。不过在班里人注视下,她还是站起了身,拉着余生走到了外面。

  一直走到教学楼后面,吴沁才冷冷的开口:“说吧,他想告诉我什么?”说起他市,吴沁的眼神里有些厌恶。

  余生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吴沁会有这样的反应。资料里,也没有说清吴沁其他的特点。

  “你父亲出差了,让我来看一下你。”想了想,余生还是没有将吴军遇害的事情说出来。

  吴沁眯了眯眼睛,冷声道:“你到底是谁?他已经三年没回来了,就连奶奶过世也没回来。现在竟然让你来看我,不觉得可笑吗?”

  “你父亲,是个很伟大的人。”余生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复杂。身为一号首长的保镖,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

  “他有什么伟大的!从来就没有管过我,我没有这样的爸爸!”大吼了一句,吴沁脸上带着泪水跑回了教室。

  余生愣了一下,看着教室里学生们抵触的目光,摇了摇头直接走出了学校。

  到了门口,余生打出了一个电话:“喂,是赵姐吗?我是吴军的同事,可以见一下你吗?”

  片刻后,余生走到了最开始的岔路口。这里,有一栋五层楼高的房子,吴沁他们就居住在这里。

  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妇女看到了余生,余生对着她点了点头,妇女眼神顿时一亮,将余生带到了第三层。

  到了这里,余生顿时一愣。尽管这里还是挺大的,一个客厅,三个房间,可是看上去却很是破旧,家具也都是有些破烂的,似乎对方的生活有些拮据。

  “见笑了。”赵姐勉强的笑了笑,随后迫不及待的道:“吴军呢?他是不是快要完成任务回来了。”

  听到赵姐的话,余生叹了一口气,走到了一个柜子面前。那里有一张照片,上面是吴军,赵姐以及吴沁。

  那时候吴沁才十岁,而吴军,是一个面容坚毅的男子。看到余生的态度,赵姐脸色一白,泪水不停的滑落:“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你知道吴哥的工作吧。”走到赵姐面前,余生有些不忍心的说道。赵姐脸上泪水更多,喃喃道:“我说过,好好的陪着我们不好吗?不好吗?”

  “吴哥是为了首长牺牲的。”摇了摇头,余生最后还是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赵姐眼泪停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自豪,不过眼神里依然隐藏着伤悲。

  “吴哥没有给你们打钱吗?”皱了皱眉,余生问道。以吴军的待遇来看,吴沁两个人应该不可能生活这么拮据吧。

  在学校里看到吴沁,也有些瘦弱,脚上还穿着一双洗白的帆布鞋。

  赵姐叹了一口气,缓缓道:“他说他的钱很容易让我们遇到危险,还说再过两年就可以退休了。”说完,赵姐泪水再次滑落。

  余生愣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阴沉,直接打出去一个电话:“可馨姐,我想知道为什么吴军的家人会连一分钱也得不到!”语气中,压抑不住愤怒。

  吴军,可是为了保护一号首长牺牲的。而他的家人,竟然过的这么惨,甚至连吴军的遗产都得不到。

  电话那头的王可馨愣了一下,随后怒骂道:“妈的,竟然有人敢贪烈士的钱,老娘今天要是放过了他,就不姓王。”随后直接挂了电话。

  听到王可馨的话,余生也放下心来,以王可馨的脾气,绝对会把那笔钱要回来,同时还会将一群人拉下来。

  “赵姐,这是吴哥让我给你的,另外的过一段时间才到。”挂了电话,余生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酷√匠r◇网正cW版u1首es发

  赵姐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道:“刚刚我也听到了,这笔钱是你的,我不能收。”

  看着赵姐坚定的眼神,余生也没有再废话。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厨房,顿时道:“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走出房门,房间里顿时传来一阵压抑不住哭声。余生叹了一口气,眼神里顿时出现一丝杀意:“竟然敢动这样的钱,真是不想活了。”

  而此时,远在国外的王可馨愤愤的挂了电话,直接将吴军的事告诉了徐东两人,顿时两个人也怒了。

  他们也是异能者,将脑袋扎在裤腰带的包围国家,这样的人,竟然连家人都没人照顾。

  几个电话,直接打到了国特组总部。随后一连串电话打上去,最后竟然直接传到一号首长的耳朵里。

  一号首长勃然大怒,保护自己而死的吴军,竟然连遗产全部被贪污。顿时,国家这个大机器运作了。

  一天内,十几个官员落马,其中甚至有部级高官。顿时,其他官员人心惶惶,整个政界都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当然,这是后事。

  放学了,吴沁心不在焉的回到了家里。今天遇见余生的事,让她心里有些苦闷,她又何尝不想念父亲。

  “妈!”突然,吴沁看到了在沙发上默默流泪的赵丽,脸色顿时一变,连忙冲过去抱住赵丽道:“妈你怎么了?”

  赵丽看到吴沁回来,顿时将泪水抹掉,轻声道:“没什么,就是像你爸爸了。”

  “他有什么好的,从来不管我们!”吴沁听到这两个字眼,眼泪同样流了下来。

  赵丽咬着牙,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喃喃道:“沁儿,你爸爸他,他牺牲了。”

  吴沁呆愣在原地,一滴泪水从她眼角滑落,随后径直落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没有带我去游乐园,没有陪我去看海。你说好的,要帮我把关男朋友的!”

  眼泪如同大坝泄闸般落下,吴沁哭着,直接朝着外面跑去。赵丽连忙站起了身,慌忙道:“沁儿,回来!”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奔跑的吴沁顿时撞到对方身上。抬起头,吴沁脸色顿时一黑,大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骗我们!”

  “那个,我没有骗你们。”余生有些尴尬,此时的他手里提着很多东西,看上去有些狼狈。

  不过他也听到了吴沁的话,随手把门关上,余生低声道:“你想要知道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吗?”

  吴沁咬着嘴唇,回到了沙发上面。余生将东西都放在了地上,将吴军的事情大概说了出来。

  “你父亲,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的牺牲是光荣的。”低声说了一句,看着沉郁在悲伤中的两人,余生提着地上的东西走进了厨房。

  片刻后,一阵香味将两个人惊醒。这是,两人的肚子也适时叫了起来,而这时,余生端着一盆汤走了出来:“吃饭了。”

  这一段饭吃的很沉重,不过让余生欣慰的是,两个人都没有那么悲伤了。毕竟,吴军的牺牲的确很光荣。

  “余大哥,你做饭真好吃。”吃完饭,赵丽将碗筷收拾好,而吴沁已经眼睛冒光的看着余生。

  余生脸上带着笑容,尽管吴沁眼神里还有着悲伤,不过比起最开始已经好多了。

  “我会的可多了,对了,那些东西是买给你们的。”说着,余生指了指地面上的一大堆口袋。

  赵丽此时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着地面上的东西皱着眉道:“小生,为什么这么破费。”

  “赵姐,你也知道我们的工作吧,不差钱。”余生嘿嘿一笑,将一堆口袋递给吴沁道:“进去试试吧。”

  吴沁点了点头,拿着口袋进了自己的房间。赵丽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吴沁一直以来的确是很苦。

  片刻后,一身新衣服的吴沁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余生眼神一亮,不由称赞道:“不错,很可爱。”

  吴沁脸上带着笑意,看向余生的眼神里满是感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