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老爷子,不知道这位兄弟给您老人家准备了什么礼物?”这时,东方可突然将话题转移到余生身上。

  夏老爷子皱了皱眉,不过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可不知道东方可和余生之间的矛盾。

  脸上带着笑容,夏老爷子将注意力放在余生身上,温和道:“怎么样小生,你有没有给老头子准备继续啊。”

  “当然准备了,而且这礼物,同样也是我自己做的。”余生撇了一眼大门口,脸上顿时出现一丝笑容。

  这时,几个下人突然将一个被黑布笼罩,巨大的东西搬进来。夏老爷子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微笑的余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礼物可不是越大越好。”东方可听到余生的话,顿时嗤笑一声。夏荷花瞪了东方可一眼,随后道:“生哥,我相信你。”

  余生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来到了黑布面前:“夏老爷子,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百兽送福。”

  说着,余生一下拉开黑布,顿时一个巨大的木雕出现在众人面前。顿时,所有人眼神都被吸引过去。

  这是一个足有两米高的木雕,雕刻的是一座山。而山上,从山脚到山顶,分部着一百个不同的瑞兽。

  这些瑞兽雕刻的栩栩如生,每一个都仿佛活的一样,每一只头上都顶着一个巨大的寿桃。

  山顶上,一个缩小版的夏老爷子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就好像一个仙人一样。

  “怎么样,夏老爷子满意么。”余生走到一旁,将夏老爷子叫醒。

  夏老爷子盯着木雕,眼神里全是喜爱,大声道:“喜欢,肯定喜欢。”说着,就准备吩咐下人把东西收回去。

  这时,旁边的一个老爷子突然发话了:“老夏啊,你这就不对了,这么好的东西就应该留下来好好欣赏啊。”

  夏老爷子脸上顿时露出无奈,他一眼就看出这木雕有多好。其他几个老爷子,自然会喜欢。

  这一晚,本来是夏老爷子的喜宴,却变成了围绕余生一个人的宴会。

  几位老爷子纷纷让余生也帮自己雕刻一个,同样许下很多好处。余生苦笑着,只能一一附和。

  一直过了一个小时,几个老爷子才因为疲惫离开。舒了一口气,余生和夏老爷子告别。

  夏老爷子也想回去好好欣赏木雕,摆了摆手,让人带着木雕,兴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角落里,东方可脸色阴沉的看着余生,眼神里全是怨恨:“余生,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此时的他早已经没有原本的风度,有的只有愤恨。

  “你竟然会木雕!为什么不告诉我。”看着眼前掐着腰的夏荷花,余生郁闷的挠了挠头:“你又没问过我。”

  夏荷花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也要给我做一个木雕。”说完,面上期待的看着余生。

  余生也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是看上了自己的木雕。摇了摇头,还好他早有准备,随手从兜里拿出一个木雕。

  夏荷花眼神一亮,一把将木雕抢回来。这个木雕,雕刻的自然就是她自己,看的出主人很用心,连头发也雕刻的清清楚楚。

  也不知是不是有意,木雕上,夏荷花穿着一身雪白色的罗裙,看起来就如同天上下来的仙子一样。

  “我很喜欢。”夏荷花脸色突然一红,低声说了一句,连忙跑出去。余生奇怪的看着她的背影,随后再次拿出几个木雕。

  在雕刻祝寿木雕时,余生看木料剩了不少,便将剩下的木雕雕刻出了几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一共雕刻出四个木雕。

  一个是夏荷花,还有三个,分别是王可馨,王昕以及陈初见。看着几个木雕,余生脸上顿时露出笑容:“等会去就可以送可馨姐礼物了,也不怕她一直说我不记她的好。”

  一夜无话。

  \R酷匠网ty正:版|首o%发#*

  似乎是因为前一天太累,今天夏荷花并没有来叫余生。而醒来的余生来到一楼,正好遇见了正在用餐的夏老爷子。

  “小生,过来一起吃吧。”夏老爷子笑了笑吩咐下人准备好碗筷。余生没有反对,坐到了一旁。

  “看不出来,你小子会的东西很多嘛。”脸上带着笑容,夏老爷子盯着余生的脸。这是一张很平凡的脸,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唯一特别的,就是那深邃的眼睛。

  余生没有说话,脸上很是平淡。

  吃完早饭,余生正想要找夏荷花去转转,却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余生,最近过得怎么样啊,听说有个大美女一直陪着你哦。”

  “可馨姐。”余生顿时苦笑的喊了一句,电话那头的王可馨嘿嘿一笑,娇媚道:“啧啧,你还记得到人家啊,我还以为你忘了我。”语气中满是幽怨。

  余生顿时更加无语,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王可馨给他打电话,总是一副幽怨的样子,让余生很是无语。

  “好了,不逗你了,你有一个新的任务。”再次笑了一句后,王可馨终于恢复正常。

  “什么任务?对了,你们那个任务还没有结束吗?”余生问了一句,语气里满是疑惑。

  电话那头的王可馨顿了一下,随后道:“我们这个任务快完成了,放心吧,我们没有危险的。对了,任务目标我已经给你发过去了。”说完,王可馨直接挂了电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余生皱了皱眉,似乎王可馨一直在隐瞒自己,关于他们这次的任务。

  “怎么样。”徐东看着有些发楞的王可馨,轻声问道。王可馨眼神里闪过一丝挣扎,道:“队长,我们这种任务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

  徐东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我也想啊。可是,为了国家,没有办法。”说着,徐东咬着嘴唇,一丝血液从他嘴唇流出。

  林凡叹了一口气,随手将一块被血液染红的帕子丢在地上。三人身后,一个村庄,此时已经被火焰吞没。

  ……

  “保护一个小女孩一个月吗?”这边,余生也打开了资料。这次,他的任务是保护一个十六岁的女孩。

  从照片上看,这个女孩很可爱,脸上满是清纯的笑容。只是没人知道,这个女孩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看到资料上的情况,余生不由叹了一口气。在国特组,有一队非常特殊的异能者,负责保护好国家重要的官员。

  而女孩的父亲,正是保护一号首长的异能者之一。在前不久,这个异能者为保护一号首长身亡,而最近,更是丧心病狂的将手伸向了这个小女孩。

  “真是该死。”将手机放入兜里,余生走向了外面,是时候告别了。夏老爷子早有准备,因此只是叹了一口气,便点头道:“记住,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而夏荷花听到这个消息,眼睛顿时发红,哽咽道:“那你,会回来看我吗?”

  看到夏荷花的样子,余生有些不忍。自己只有一年多的寿命,更不要说,自己的任务很多都是很危险的。

  “有机会我会回来的。”轻笑着说了一句,余生走出了夏家宅子。隐隐的,一道哭声传到余生耳中。

  离开夏家,余生直接来到了火车站。似乎是为了保密,上面要求余生不能以国特组的身份接近吴沁。没错,吴沁就是那个女孩的名字。

  “吴沁,要是你真的可以无情,就不会伤心了。”叹了一口气,余生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吴沁在的地方,是一个名为盐市的偏远城市。离蜀都并不是很远,不过只能算是三流城市。

  经过一天的路程,火车到达了蜀都市。稍作停留后,直接朝着盐市前进,路上,余生认识了自己对面的一个女孩。

  这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认识她的原因也很简单。在路上,有一个小偷,想偷她钱包,被余生抓住了。

  随后坐到位置后,才发现她竟然坐自己对面。因此一路上,两人也聊的挺好。

  女孩名叫何静,是盐市大学里面的大二学生。也幸好有何静,余生才知道路途。

  到达火车站后,余生和何静道别后,何静有些不舍得离开。随后,余生坐上了一辆破旧的中巴车。

  这辆中巴车看上去跟破旧,车上的座套也很脏,空气中弥漫这一股淡淡的臭味。

  而余生要去的,是盐市的一个小镇子里。那个保护着一号首长的异能者,家人就是居住在这里。

  一路上人越来越多,余生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将位置让给了一个老奶奶。一个小时后,余生在一个三岔路口下了车。

  这里,四处都是两三层的房子,看上去和大城市,有很大的区别。这样的地方,在华夏很常见。

  到了这里后,余生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资料上只说吴沁居住在这里,并没有具体的地方。

  不过整个小镇里,只有一所高中,而吴沁就是在读高一。有了这个目标,余生也就有目的。

  拉着旁边的一个路人,余生问道:“请问,镇子上的中学在哪里?”

  被拉的路人怪异的看了余生一眼,这眼神让余生有些尴尬。随后,对方开口指了指三岔路口的一个方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