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宅子的余生,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祝寿,而是准备去换一身衣服。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全是木屑,看上去有些狼狈,这也是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看不起他的原因。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本事,竟然来这里打工了。”突然,一道让人厌恶的声音响起。

  余生转过了头,映入眼中的是一张不怎么熟悉的脸:“你是?”

  “你竟然不记得我!”叶城脸上闪过一丝怒意,这让他想起,在电梯里余生无视自己的场面。

  Z√更新E最快B%上)Q酷匠网

  冷哼一声,叶城高傲道:“我叫叶城,我爸是叶国强。”旁边几个说话的人眼神一亮,看向叶城的眼神里顿时有些欣赏。这些,都是地位比叶国强差一些的。

  享受这目光的叶城看向了余生,在他看来余生肯定会讨好自己,到时候自己就直接无视他。

  “哦。”余生也想起了这个自己见过两次的叶城,点了点头,错过叶城就想要回房间。

  叶城愣了一下,随后顿时怒了:“你,你竟然还敢无视我!信不信我让你在这里的工作没有!”

  “白痴。”余生撇了对方一眼,直接朝着房子里面走去。叶城一张脸气的涨红,不过他却不敢进那个房子。

  “该死的,你给我等着。”叶城冷哼一声,心里满是愤怒。他已经决定,让夏家的人将余生直接开除,相信这点小面子夏家还是会给的。

  想着,叶城心情顿时欢快不少,走到了旁边一群人里交谈起来。这些人也有求于叶国强,连忙回应。

  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余生来到了院子里面。此时院子里,夏老爷子正满脸微笑的和几个年纪相仿的老爷子交谈着。

  而夏荷花,则被一群公子哥围着。此时的夏荷花很不耐烦,却没有发脾气,毕竟是在夏老爷子的寿辰上。

  这时,夏荷花突然看到了余生,眼神顿时一亮。向着旁边的几个公子哥说了一声,直接小跑到余生面前。

  “你干什么去了!”

  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余生拿在手里的糕点顿时一落。另外一只手连忙抓住,随后余生苦笑着转过了身。

  “我不是准备礼物去了么。”说着,余生一口将糕点吞下。一下午的劳动,让他也饿了。

  夏荷花脸上的怒气少了不少,不过还是瞪着余生道:“准备礼物怎么会这么久,还有,你的礼物呢?”

  “等会就到了。”余生吃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道。还别说,这里的东西味道还真不错。

  “荷花,他是谁?”一道语气里满是傲气的声音响起,夏荷花皱了皱眉,回过头道:“我们没这么熟,别这么叫我。”

  走过来的青年一愣,脸上顿时有些尴尬。不过他反应同样很快,点了点头,将手伸向了余生:“认识下,我是东方可。”

  余生奇怪的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打扰自己吃东西的家伙。这是一个长相帅气的青年,身上充斥着儒雅的气息。

  “要吃不会自己拿嘛。”嘟囔了一句,余生随手将自己手里拿着的小蛋糕递给对方,随后走向了另外的吃的。

  旁边的夏荷花扑哧笑出了声,东方可脸色顿时阴沉下去。不过瞬间,他也恢复了原样,只是眼神深处闪过一丝不屑:“一个乡巴佬而已。”

  擦了擦手,东方可也没脸面再呆在这里,直接走到了另外一群人里面。看着这些人恭敬的眼神,显然东方可在里面地位很高。

  “他可是东方家的人。”看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还在吃着东西的余生,夏荷花强忍着笑说道。

  余生喝了一大口红酒,无所谓的道:“那又怎么样,我又不认识他。再说了,我不是把吃的给他了吗。”顿时,夏荷花再次笑出了声。

  直到肚子有些痛了,夏荷花才停了下来:“他那是在给你握手呢。”

  这时,一个下人来到夏荷花面前说了两句。夏荷花点了点头,道:“爷爷叫我,我先过去了。”

  余生应了一声,继续吃着东西。周围的人鄙视的看着余生,来这里的,哪有真的吃东西的。

  看着余生又是一杯红酒喝下去,这些人更是有些心痛。这可是很贵的红酒,一杯就是好几百的。

  “乡巴佬,你竟然敢偷吃!”这时,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叶城来到了余生面前,义正言辞说道。

  余生也懒得理会这个一直看着自己就咬的狗,正好他也吃饱了。站起身,就准备去夏老爷子那里。

  看到余生准备离开,叶城还以为余生是做贼心虚。几步走到前面,直接抓住了余生的手:“你作为一个下人,竟然敢偷吃东西!”

  “放开!”余生眼神一冷,斥了一声,瞬间将叶城的手震开。叶城打了一个冷颤,隐隐有些害怕。

  “你们干什么!”一道蕴含着怒气的声音响起,随后一个满头花白的老者走了过来,这是夏家的管家,福伯。

  余生顿时转过身,喊了一句:“福伯。”福伯看到余生,怒气顿时少了不少,他还是很欣赏这个小伙子的。

  叶城也认识福伯,看到余生的样子,顿时叫嚣道:“你是夏家的管家吧,来的正好,你们这个下人偷吃东西,还想打我,你该怎么解决。”

  “哦,那你说我该怎么解决?”福伯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这样嚣张。

  周围的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叶城,这个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这样给福伯说话,就是其他三大家族的人也不敢吧。

  而另外一方的余生,尽管他们不认识。不过既然夏荷花和他那么熟,显然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那小子好像是叶国强的儿子。”突然,一个人说道。周围的人顿时摇了摇头,怜悯的看着叶城,这小子还真是会给自己老子添麻烦。

  叶城丝毫没有看清形式,在他眼里,福伯只不过是一个管家,他可是市长的儿子。

  “很简单,把他赶出去就行了。”看到福伯服软,叶城顿时满脸傲然说道,同时看向了余生,那眼神仿佛在说,这就是我们的差距,知道了吧。

  “来人,把他赶出去!”福伯愤怒了,对着旁边的下人吼了一声。叶城脸上更加兴奋。

  “不对啊,你们应该抓那个乡巴佬,抓我干啥!”几个下人走过来抓住了叶城,叶城顿时一愣,大声说道。

  这时,一个威严的中年来到了叶城面前,一巴掌直接打到了叶城的脸上,发出一声脆响。

  “妈的,谁敢打我!知道我是谁吗!”叶城愤怒的转过了头,脸色顿时苍白下来:“爸,你怎么来了。”

  “你是要气死我!”叶国强再次打了叶城一巴掌,叶城的脸顿时高高肿起来。不过他可不敢说什么,没有叶国强,他什么也不算。

  叶国强脸上有些心痛,不过还是转过了身,恭敬的对着福伯道:“福伯,这是我教子无方,还请福伯原谅。”

  “哼。今天是老爷子寿辰,这件事就算了,不过你们也别呆在这里了。”

  “谢谢福伯,谢谢福伯。”叶国强脸色顿时大喜,直接拉着叶城朝着外面走去。叶城也知道自己惹事了,一脸苍白的跟在后面。

  将叶城父子赶走,福伯看向了余生:“小生,你们是怎么闹矛盾的?”余生也没有隐瞒,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福伯皱了皱眉,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对着余生道:“走吧,老爷子想要见你。”

  跟着福伯来到了夏老爷子面前,余生顿时对着老爷子鞠了个躬,道:“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夏老爷子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其他几个老爷子道:“这是余生,是我的后辈。”

  余生识趣的对着其他几个老爷子道:“几位老爷子好。”语气不卑不亢,顿时,其他几个老爷子也笑了起来。

  他们也是人精,看出了夏老爷子对余生很看重,所以顺带着对余生也有了几分好感。

  “夏爷爷好,几位老爷子好。”这时,东方可来到了余生旁边,恭敬的说道。

  几个老爷子眼神一亮,夏老爷子也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东方家的小子,不错,挺精神的。”

  东方可平淡的点了点头,回道:“我爷爷最近也在念叨着你,就是身体有些不便,不然也会亲自前来。”

  “他有心就好了。”夏老爷子满脸笑容,语气里满是回忆:“我们一群人,也就只剩我们几个了吧。”

  “夏爷爷,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说着东方可拍了拍掌,一个下人顿时将一个盒子拿过来。

  “来就来,何必要破费。”夏老爷子皱了皱眉,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送礼,所以要求来的人一律从简,太贵重的东西都不会收。

  东方可丝毫没有慌忙的意思,而是轻笑道:“夏爷爷,这东西可是我自己所作。”

  夏老爷子眼神一亮,连忙道:“那我可要好好看一看。”说着接过盒子打开:“原来是一副画。”

  点了点头,夏老爷子将画打开。这是一副祝寿图,尽管画的只是一般,不过是东方可亲手画的,意义不一样。

  “很好,我很喜欢。”夏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吩咐下人将这副画收下去。

  而这时,东方可将目光看向了余生,眼神里满是挑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