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说战力指数呀,这个是我们对异能者各方面能力综合的一个总体数据,大概就是这个异能者的体能与异能量的结合数据,上次见你的时候你的战斗力是七百点,属于D级异能者,基本上过了两千,你就是C级了,四千就是B级,六千就是A级,往上还有S级,和战斗力破万的天王级。”

  余生眨巴眨巴眼睛,又问道:“那你是什么级别的?”

  “至于我嘛,战斗力才3700,属于B级,而陈东已经有4000了,组长则是五千多,据说快要成为A级异能者了,组里还有一个叫绝影的,战力虽然只有3000,可是我都打不赢他。”王可馨皱了皱鼻子,有些气愤道。

  “那为什么你战力比他高700点还打不赢他?”好奇宝宝又发问了。

  “因为他的异能是敏捷的风系异能,特别灵活,他还擅长使用枪,所以实战起来我不是他的对手。”

  余生点了点头,总算可以起身,把冰袋拿过去起身,衣服也顺势撩了下来,若有所思坐在旁边消化着今天一天听到的信息,手隔着衣服揉着已经散去的淤青。

  最后笑了笑,感觉有点意思。

  在这个基地里又待上了几个小时,这个时候徐凡和绝影也回来了,绝影背着个盒子,神情有些凝重,徐凡则是一脸平静,只是绝影看见余生在这里,微微有些诧异,却也只是一闪而过。

  “以后他就是我们的同伴了。”徐凡说道。

  “你好,我是绝影。”绝影似乎也是个冷性子,和徐凡一样是个面瘫,不过余生也不在意,伸出手同样说道:“我是余生,请多关照。”

  然后余生待着也无聊,总不能去找王可馨被虐吧,于是跟头儿申请能不能回去,徐凡自然说是可以,并且告诉他只要没什么任务,是不用待在基地里的,只是给了他一部手机,还有就是让他把衣服也拿走,东西给他放在一个小黑箱子里。

  他这才顺着他给他说的通道离开,到了尽头却是没有了路,只有一部电梯,上面什么也没显示,反倒像工业电梯。

  不过开门按钮还是有的,他直接走进去,按了下关门键,他发现好像没有别的按钮了。

  “这东西是不是坑啊,还是我走错了?咋跟外面的电梯不一样?”带着疑惑,站了一会儿似乎电梯也没啥反应,他想出去可是没有电梯内部没有开门键。

  微微一叹,“难不成要等他们在外面按了那个键我才能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自己开了,余生已经闻到口略属清新的空气,这才出来一看。

  “这也太玄乎了。”他咂巴咂巴嘴,电梯门再开,却并不是刚才的景象,他走了出来,才发现这是一间房子,八十年代的那种建筑风格,房间里家具一样不少,就是没有床,在回头看这扇门,居然是和墙壁为一体的,此时已经闭合,在看不出任何痕迹,好像刚才这扇门便没有出现般。

  此时余生看不见的地方,有枚微型摄像头正对着他,此时已经将画面传送回总部的那台电脑上,苏珊此时正端着杯咖啡,看到这个傻小子虎里虎气的出了那座电梯,有些皱眉,怎么传送装置出问题了?

  然后她又发布了几条消息,“现在空间能量不稳定,内部人员禁止离开。”

  至于这个傻里傻气的小子,他大概知道坐标错了应该会回来吧?

  余生无奈的摇了摇头,提起箱子走出了这间房间,才发现原来是个院子,四四方方他还并不知道这就是四合院。

  在他推开大门走出去的那一刻,看着热闹的街道车水马龙,宛若新生,深吸一口气,迎着路灯就这样走着。

  短短的几天,经历却并不少,从异能的觉醒,再到打死劫匪然后又被国特抓住,进行进行了几天“惨无人寰”的检查,然后被进入三组,认识了徐凡、东子、王可馨、绝影,他这样一算,三组人还真是少得可怜,算是他也才四个半。

  他异能不是想用就用,所以只能算半个。

  长夜漫漫,他却要走路,实在是因为兜里没钱,搭车都搭不了。

  稍后他好像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不能搭车好像他除了知道夏荷花那栋公寓的具体地址,其它什么也不知道!

  更不知道怎么走了。

  “愁死我了,要不回去找头儿或者王可馨借点钱?”他心里这样想道,可是奈何脸皮子薄,第一次认识也不好借钱。

  没法子只能问路了,看到个路人甲赶紧凑上去,一脸微笑。

  “大哥你知道京都公寓怎么走吗?”

  路人甲:“…………”

  “大哥,就是京都公寓啊!就是京都高中旁边的那座公寓。”

  酷匠9`网唯、&一正版R,:2其…他J都?~是z)盗j6版A

  路人甲“…………”

  “哦,原来您是哑巴呀,不好意思,打扰了。”

  这货准备转身就走,这时那路人甲大哥却是开了金口,一口让余生听着有些忧伤的不知哪个地区的口音。

  “腻索京都公寓呀,那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京都高中,俺一个侄女就在那边读书,你要四问我怎么走我不知道,因为俺们都是坐车去京都滴,小伙子你还是不要走过去了……”

  路人甲大哥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余生很艰难的才理清楚他说意思。

  “大哥,我能问下这是哪里不?”

  “这里啊!这里是江东省。”大哥满口方言,余生是在听不下去。

  “大哥你说这里是江东省!”

  大哥带着憨厚的笑意,“四啊四啊!”

  余生有点愣住了,不是在京都吗,咋就到了江东了,这事总有点玄乎。

  他又问了几个路人,他们都回答他这里是江东后,他感觉脑袋里一团浆糊。

  “对了,可以回去顺着路回基地!”

  事实上,半个钟头后,他迷路了!

  余生从小在山里长大,习惯了山里山路的简单,一来到大城市,看着一样的马路和路灯,便完全丧失了方向感。

  此时他身上唯一的物件只有那个黑箱子,里面是他的两套制服,还有一个手机。

  他鼓捣了一下,发现通讯录里啥也没有,这叫他打给谁?

  只能怪这货傻,像他们从事这份工作的保密性,是不会把电话号码留在通讯录里,甚至这个手机还会自动删除通话记录和短信,怪就怪他忘记问徐凡他们的电话号码了,徐凡倒是也忘记告诉他。

  好吧,认命了。

  他垂头丧气,此时入夜已深,路上行人早已不多,泊油路上只偶尔行过几辆货车,看样子似乎是一个小县城。

  他随着路灯走着,抬头看了眼空中的月亮,显得越发孤单,心也似乎有些累了。

  晚上找了个公园,公园中间有个小湖,湖畔都是青草,余生直接坐在地上,用箱子垫着头,望向天空。

  一夜就准备这样将就过去,就在半梦半醒之间,他好像听到了水流的声音,做起来一看,才发现旁边坐着个少女,月光照在她白皙的脸上,侧面看着异常纯洁,穿着黑色的公主连衣裙,手旁放着把小黑伞,一双白嫩的脚丫子在湖水里搅动。

  余生有些惊艳,少女人让人看着很干净,所以给人的那种美感,也是干净,只是他也好奇。

  “妹妹你还,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啊?”

  小女孩歇着脑袋看了一下他,又接着晃动脚丫子。

  “就是从家里跑出来,干嘛要回去。”

  看样子还是个叛逆少女,余生正好睡意也没了,坐起身来,斜着看着少女,右手撑着上半身,眨巴眨巴眼睛。

  “那你干嘛要跑出来呀?”

  “因为他们治不好我的病,我还没有出来过,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个小地方,就出来咯。”

  “正好我以前跟着师父学了医术,我帮你看看吧。”余生坐了过去,靠近少女愈发发现自己的心跳着,因为少女实在太干净。

  对,就是干净!

  余生也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她虽然看起来十六岁上下,但是却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并非那种美傲称神,而是那种圣洁,让人觉得靠近她就生怕弄脏了她。

  女孩子却是摇了摇头,家里人他们说治不好大概没人能治好,但是她看着余生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又点了点头。

  “那你把手伸过来。”

  少女伸出了一只洁白如玉的手,余生右手放上去,细细的感受着她的脉搏。

  半响,他才皱眉收回了手,脸色惊疑不定。

  “你这个脉象倒是没有问题,可总感觉你的身子有点不太一样,问题出在哪呢?”

  “经络。”女孩轻轻吐出了这两个字。

  余生一愣,竟然是经络的问题。

  “抱歉,我确实不能医经络的问题,不过我师父可以,我带你去见我师父吧!”

  要是换作平常的普通人,在深夜湖畔碰到个这样诡异的少女,只怕是觉得诡异无比,更别谈进行这样更加脱离这个世界一些普通人看法的交谈了。

  旁人听见他们在说什么经络,怕是已经笑出了声,你丫小说看多了吧!然而这两人却可以交谈起来,一个是因为她确实是经络方面的问题,导致她命不久矣,另一个则是他确实在师父的医术笔记上提及了经络治疗的一些方法,但是时间太久,当时他也没用心记,就忘记了具体的方法。

  “不用了吧,家里人说这个治不好,是命。”少女说到这儿,脸上带着点淡淡的忧伤。

  “命?”余生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很无力,可是他看见这少女忧伤的样子,心却被揪了一下。

  “我不信命!”

  少女有些惊愕的看向旁边的少年,少年脸向着月亮,神情认真,眸子里带着坚毅。

  “我从十岁那年,师父就告诉了我的命,开始我觉得我的人生只有十年了,我跟你一样,总是会独自一个人露出一副那样的表情。”余生转头看向少女,少年的小脚丫子也停止了晃动,只是湖面已经泛着粼粼波光。

  “后来我就觉得,人如何能够确定自己的未来,就因为一个‘命’字,我就要因此束缚自己吗?我不服,我不认命!”

  “我希望你也要这样,别轻易低头,师父总说抬头的话,你就会看到有人在看着我们,所以我们更加不能认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