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撑着把黑伞,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年轻的邋遢道士的话。

  她皱起的眉头让人觉得很心疼,邋遢道士却依旧抽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烟。

  他总让人觉得怪异,作为一个道士,邋遢得不成样子,还总能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烟或者一本书。

  女孩就这样站着思考着这个好像很难的问题,邋遢道士好像觉得很无聊般,丢掉了手中的烟头,又不知道从身体的哪里掏出了一个手机,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划动着,眼睛里隐隐有精光闪过。

  如果此时有人在他身后,必定会看到邋遢道士居然在玩着当下火爆的聊天软件——企鹅。

  撑伞少年皱眉凝思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邋遢道士,脸上的沉思已经不见,反而笑逐颜开,让人如沐春风。

  “我有病,我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死,有人说让我来找你,你这大道有三千,我想总有一条适合我,能治好这种病。”少女脸上泛着笑容,甚至说出的死字,也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沉重。

  !更)$新S最g‘快,?上酷*|匠P网

  年轻的道士看了眼身前撑伞的少女,微微叹息了一声。

  “你这不是病,是一种命。”

  “命能治吗?”少女一只玉手摸了摸腮,问道。

  “命不能治,但是能改。”

  “怎么改?”

  “不知道。”

  少女有些垂头丧气,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笑了起来,看着邋遢道士离去的背影,她又皱了皱眉头,眉头又拧成一团,过了会儿又好像看开了般,又嘻嘻的笑了起来。

  她总是这般纠结,普通人喜欢把这叫做选择困难症,可是她现在不想纠结了,反正没多少年头可活,不如随着心思来。

  那么,银行到底要不要去抢呢?

  ……

  这是余生被关在这里的第四天,关在这间房间里——从他从那个充满粘糊糊的蓝色液体的容器爬出来的时候。

  他丝毫没有在意现在的处境,脑子里在不断的思考着那天发生的事。

  从那簇蓝色的火焰亮起,他并不是失去了意识,他能清楚的知道他在干什么。

  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去咬那只手臂,控制不了自己对那两人身体了所蕴含的能量的垂涎。

  所以,他按照自己的身体需求做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时候的身体不属于他自己。

  不过,那种拥有力量的感觉,太美好。

  他望向那扇铁门,心里默数着三二一,铁门哐当一声——开了。

  是的,他有预感!

  走进来的并非是给他打针输液或者取血的小护士,而是一个穿着皮夹的中年男子,脸上淡淡的胡渣,让人感觉好沧桑,而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也很有磁性,怕是一个女孩在这里,都要被他迷倒。

  “经过血液检查,你的基因里确实含有变异分子,所以你是一名异能者,然而听你说好像并不能随意的控制这种能量,所以你暂时不能出去,还得在这里面待几天。”

  “我想看电视。”余生提出了他的要求,很快单调的看护室便多了台电视,余生看得京京有味,对接下来的实验也顺从起来。

  这些天他常见到的一个人便是那个头发灰白带着一个圆框眼镜的糟老头,时常给他的身体做着各种各样的检查,甚至还会脱光衣服!

  这是余生不能忍受的,大丈夫可以在女人面前脱衣服,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在一个老头儿面前脱呢?

  所以他拒绝,他反抗。

  然而后果是老头不知道给他打一针什么,他不能动了!

  于是老头在余生屈辱的眼神下,将余生的身体检查了个遍。

  “超速再生,可怕的异能,身体上居然一丝一毫的疤痕都没有。”老头对余生评头论足,啧啧称奇。

  余生又在这间房间里渡过了两天,他在这样一间没有钟表没有太阳月亮的房间里渡过了两天。

  他只知道那糟老头会隔六个小时来一次,他来了接近十次,所以他估摸,又是两天过去了。

  今天,他依旧坐在那凳子上,看着电视,脑子里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时,门又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但是比他大。

  估摸二十五六,穿着一身军服,带着军官帽,身材凹凸有致,脸蛋有种让人说不出的魅力,他无端的想起了师父小时候给他讲过的神仙志怪故事里的狐狸精。

  师父说狐狸精化成了人形,即便站着那不动也会让凡人欲血沸腾,他觉得这个美丽女军官就是师父口里的狐狸精,带着一种天生的媚气。

  “我叫苏珊。”女警官气场很强,打开门靠着门便对余生说道。

  “你可以自由行动了,不过在此之前,你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余生抬起头,眼神平静的看着苏珊,待在这里头发也几天没洗,整个人有些邋遢,脸有些苍白,透着股憔悴。

  “什么条件?”

  “你必须加入国家特殊人群管理组织,接下来服从我们的命令,你可以理解为成为国家的一名军人,只是你的身份必须保密。”苏珊就这样看着余生,脸蛋不施粉黛,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我能拒绝吗?”余生有些不太舒服,他也说不出手什么感觉,宛如一个对父母拒绝吃药的小孩子,有些委屈,但他知道没办法。

  “你不能拒绝,你已经接触了我们,如果你非要拒绝,那么你可能永远也出不了这个基地了,亦或者顺畅从,成为特组的人,福利待遇都是蛮好的,而且你出去了,还可以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生活着,只不过组里有任务,你必须得去。”苏珊走了过来,坐在了余生的对面,挡住了余生前面的电视,扔出了一个文件夹,上面夹着一只笔,意味很明显。

  余生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悠悠的提起笔,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还不能,通过基因分解发现,你并不能够随意的控制你的异能,更像是只有你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才会出现异能,所以你的配合博士,搞清楚了你的异能,然后去你组里报个到,那时候你组长会安排你的。”美女军官就这样拿起文件夹,扭着翘臀走了出去。

  余生吧嗒略干的嘴唇,有些苦恼,总觉得太麻烦,他不喜欢麻烦。

  也很无奈,只能照做呗。

  “你被分配在三组,待会儿我会让人来带你的。”

  余生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无奈之意更浓。

  不一会儿,又有一个人来了,穿着黑色的制服,头发是棕色,脸倒是白白嫩嫩,却并不让人感觉小白脸,是因为他的眼睛,有着一种坚定,甚至冷漠,余生见过他,在他异能觉醒的时候,那个后来拿刀的,被另外两个人称之为头的男人。

  余生苦笑的打了个招呼,没有丝毫意外,他果然是被分配到他的组了。

  “跟我来。”这个余生以后的组长,也是被他们称为头儿的男子话也少得可怜,余生总觉得他来到这里,每个人话都少得可怜,除了那个看过他裸体还对他评头论足的糟老头外。

  所以,接下来他就被带到糟老头那儿了,这里是间实验室,一张长桌上摆满了各种实验玻璃瓶器皿,糟老头正对着一份数据发呆,看到三组组长带着余生过来了,才放下手里的数据单。

  组长随意找了个凳子搬到旁边坐着,糟老头来到自己唯一没有被玻璃器皿和文件堆满的一张办公桌前,示意余生在他对面坐下。

  “你的基因很奇怪,他不像是别人的基因成分,一般的异能者,血液里的基因分子会一直含有变异分子,而你的基因分子里很奇怪,很普通,甚至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可以告诉我你之前异能觉醒的时候,你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吗?”糟老头皱眉看了看余生的血液分析,对余生说道。

  余生抬头仔细想了想,那晚自己是从被踢到水池里就开始发病,哦不,用他们的话说是异能觉醒。

  “那时候我被那个匪徒打得很惨,虽然因为某些原因我的身子骨比普通人会强,但是那个匪徒也是异能者,而且能让力量强化,我感觉人都被打散了架,他踢飞我的一脚,我甚至感觉到自己会死亡。”余生如实答道。

  “那么可以定义为你的异能是在身体受到重创的时候才会觉醒吗?”糟老头思考着,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

  “大概是的吧,不对!”余生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在山上发病的时候,老道士可没有打他。

  “那是怎样?”

  余生想了想,总觉得似乎抓住了什么,却总是想不到那关键的因素。

  他仰躺在椅子上,闭目沉思着。

  糟老头只是看着他,旁边的三组组长似乎看了他一眼,又别过头去看向别处。

  “我想到了!”余生猛然睁开眼睛,看着糟老头。

  “我想,大概控制我异能觉醒的,是我的情绪,原来我也有这样的时候,那时候大多情绪失落的时候,在十岁我知道自己活不过二十岁时,我的异能便觉醒了,后来有一次我自己事没做好,生闷气的时候我的异能又觉醒了,这次,则是在荷花被劫匪侮辱,我感觉很愤怒,所以异能又觉醒了!”

  糟老头盯着他,嘴巴略张,却说不出话,微微沉思。

  “而且你的异能很特别,蓝色的火焰燃烧起来的时候,你才会获得某种力量,而且那个时候你很难驾驭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你异能觉醒的时候变得入猛兽般,你真奇怪,现在已知你这种情况的,你是第一例。”

  “算了,你先回去吧,我找几个老朋友研究一下,有结果了再告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