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住进了夏家,他先前的那一躬,是尊重,也是婉拒。

  从而他得到了夏津的认可,所以他能住进了夏家,对外的名义上,他是夏家的义子。

  当晚夏津便安排了家宴,让在学校的女儿回家吃饭,一家三个人,算上余生。

  三人此时就这样坐在一张饭桌上,夏津在主位,身后是老管家,左右两手的位置便是余生和那夏家的女儿,夏津介绍她叫夏荷花,比余生大一岁。

  三个人的晚饭并不热闹,相反话都很少,夏津与余生都在认真的吃着饭,只有那夏荷花,放着筷子单手托着下巴,一会儿盯着余生看,一会儿盯着夏津看。

  随后夏津说了句公司有事,便离了席,老管家也随着夏津离开了。

  于是便留下余生与夏荷花。

  夏荷花见夏津走了,盯着余生的眼神,立马变得有些玩味起来。

  余生有点受不了夏荷花的目光,他本性还是一个很腼腆的男孩,虽然心里压着二十岁会死的重担使他在某些方面更成熟,但社交来说,他基本为零。

  夏荷花依旧单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却拿起勺子轻轻的敲打着碗檐,带着考量的语气问道:“看你这身打扮,你是个道士?”

  “不是,但我师父是,我只会背点道藏,算不得道士。”

  “那你怎么突然成了我爸的养子了?不会是我爸和外面的野女人生的野种吧。”语气带着玩味,就这样有些傲然的看着余生。

  余生只是拿起餐纸擦了下嘴,站起身来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夏荷花。

  他这才细细的打量了下她,她的五官都很平凡,然而拼凑在一起,却让人有种美的感觉,并不是那种惊艳美,而是那种能够经得起打量的美。

  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他接下来说的话。

  “首先,你的这番话只对我来说,我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感觉,我依旧是我,兴许你想借此辱骂我,那我只能说,你失败了。我从小在道观长大,师父对我来说亦父亦母,我不会是任何人的私生子。其次我深表伤感,我觉得夏叔叔是一个非常注重婚姻的人,然而今天,他的婚姻却被他的女儿侮辱了,你还侮辱了,你已故去的母亲!”

  余生做人做事都是沉稳派,然而今天他的语言却带着锋芒,当他以为夏荷花会气急败坏时,没想到夏荷花只是一句呵呵,便离了席,余生自然也离开,回到了夏津给他安排的房间——夏荷花隔壁。

  其实夏荷花现在还在上学,高三学业忙的时候,所以在学校附近租了套公寓,并不常回家,夏津公司事务繁忙,也是很少回家,父女俩很少如今天这般吃着饭,现在看了,因为余生的出现,反而打破了这份宁静。

  第二天起床,老管家便给他送来了早餐,还将他身份证拿了去,声称董事长让他去学校上学,余生本就是想来体验正常人家的生活,也就答应了。

  夏家能在京都,不说只手遮天,但是给他办假学籍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当天下午便将一切安排妥当,老管家便先带余生去夏荷花租的公寓,然后交给他钥匙,还有转学证明,还有一张银行卡。

  余生正要拒绝,老管家却是直接塞进他布袍衣兜里,说道:“董事长知道您不会接受,他让我告诉你,你现在名义上是他的义子,所以日常开销不能寒酸,否则就是落了他的面子。”

  这话虽然听着严厉,然而余生却能感受到话里的一丝暖意,不再矫情,收下来了。

  老管家带他选好了房间,让人来收拾了下才离开,余生便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了看转学证明,对以后的日子隐隐有些期待。

  不知不觉夜晚便来临,冰箱里有些新鲜的蔬菜,余生便自个下厨,吃了晚饭,然后去洗个澡。

  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着几本他看不懂的杂志。

  看着上面的女人大多衣不遮体,余生心里想着城里人真会玩。

  到了八点多,夏荷花便回了家,看着余生在客厅里丝毫没有震惊反倒很平常,想必是老管家已经跟她说过了余生接下来会在这儿住下。

  余生知道她回来了,抬头说了句晚上好目光便又回到手上的杂志上。

  夏荷花放下名牌包包,就这样做到了余生旁边,打开了电视。

  余生看着电视,只觉得很新奇,于是注意力又移到了电视上面,跟夏荷花一起看着电视。

  只是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电视里不断传出来说话声,气氛有些宁静得诡异。

  “对不起。”

  余生还没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眼夏荷花。

  “我为昨天晚上说的话道歉,那时候脑子一热,你别放在心上。”夏荷花眼睛依旧盯着电视,心里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没事的,我的话也很太过偏激,我也跟你道歉。”

  夏荷花不禁转头看了眼余生,突然笑了起来。

  “那咱俩重新认识一下,你好,我是夏荷花。”伸出了那只洁白如玉的嫩手。

  “我是余生,很高兴认识你。”也伸出了手,两人握手,都很默契的一笑。

  “听说你明天就来我学校上课?”夏荷花歪头看着余生,带着些她这个年纪应有的俏皮与活泼。

  “不对,应该是我们学校,以后多多关照。”余生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那以后我们就是同学咯,话说听管家说你从小在道观里长大,突然来上学学业跟得上吗?”

  余生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想过过学生的生活,学业对我来说不重要。”

  “是这样啊,不过如果你不想在学校被人用特殊的眼光看待,还是把你的头发剪了吧,还有布袍也得换掉。”余生一直留有长发,穿的也还是从山里带出来的道袍。

  听她这样说,才摸了摸头上的道冠,憨厚一笑。

  “听你的,明天就去剪。”

  然后两人的目光便又被电视吸引过去,再无言。

  期间余生看到夏荷花拿出一个小盒子,不知道在上面点着什么,一脸好奇。

  i-酷匠(网mY首V发t

  夏荷花看到了,有些惊奇。

  “你不会不认识这个吧?”

  “这是什么,还能发光发声。”

  “你不会是从神农架来的吗,手机你都不知道!”

  “神农架是什么?”

  夏荷花彻底被余生一副懵懂的样子打败了,摇了摇头。

  “看样子得给你补习一下,这是手机,可以跟人通信,而神农架,那是一个地名,不过那里有野人!”

  “原来如此。”余生有点后知后觉。

  看了会儿电视,余生便回房间休息了,夏荷花才拿着浴袍去洗澡。

  余生站在房间阳台上,扶着围栏看着一座座高楼。

  余生所在的公寓在十三层楼,余生低头看下去只觉得有点高,心里有些慌,他大概是有点恐高,然而却又好奇的看了眼地面,眼睛微眯。

  他擦了擦眼睛,再一次聚焦看过去,发现是幻觉,因为他刚才好像看到一道黑影附在墙上奔跑,再一看却又不见了。

  他心想大概是今天看了电视,出现了幻觉。

  然后他才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虽然身负怪病,然而身体却异于普通人。

  甚至是有些超脱人类的范畴,比如他先前的伤口快速愈合,还有很多异于常人的地方。

  眼睛虽不说百米之外能看见针头,却也是非同常人,不可能看错。

  他总觉得这道黑影有些蹊跷,于是来到隔壁夏荷花的房间,敲了敲门没有反应。

  余生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夏荷花,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反应。

  之前就说过他的身体异于常人,他只是将腿部肌肉绷紧,一脚踹在门上,看似坚硬的实木门却如同木板般被他踹了个洞,手伸进去将锁打开,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推门而入,然后脖子便被一把冰凉的刀架住,房间里没有开灯,外面的光传进来,余生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带着脸套的男人,手捂住夏荷花的嘴巴,同时他自己也感觉到了脖子上冰凉的刀锋。

  “看来可以加钱了,虽然不知道这小子是谁,但是能跟夏荷花同居,估计身份也不简单。”

  这道声音来自余生身后,随后他看见对面挟持夏荷花那人对着夏荷花脖子后面一敲,夏荷花便晕了,然后他也感觉到脖子后面传来痛感。

  “咦?”那人似乎有些奇怪,再次一敲,余生作势如夏荷花般晕了过去。

  随后他俩便被两个黑衣人抗在肩上,另余生惊奇的是,他俩竟然可以双脚粘在高楼墙面上,如同壁虎般快速奔跑。

  这也就解释了他刚才为何能够看到附墙而来黑影。

  现在看来,兴许这两人有着能够附墙奔跑的特殊能力,想必他们的战力也不会如同常人,也幸好余生刚才并未还手,否则他便可能死在那匪徒手上。

  如今看来这两个匪徒也只是求财,并无伤人意,这也是唯一能够让余生看见光亮的地方。

  他们被带到了郊外一座废弃工厂,也许这种地方一直都是匪徒绑架人质后看守人质的最佳地点。

  余生和夏荷花就这样被绑到了两把椅子上,然后便被泼了冷水,夏荷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然后看向两个绑匪,想起身却发现无法动弹,嘴巴已经事先被胶布封住。

  挣扎了几下便认命,余生却是从一开始便清醒,现在只不过是演给绑匪看,他转头看着夏荷花,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让她平静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