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狗蛋

  第二天天还未亮,王大伯便来叫起了余生,余生一夜并未睡着,跟着王大伯起来吃了点王大妈下的面条,王大伯便赶着驴车,装上了这个时季新鲜的蔬菜,带上余生往县城里去。

  路途中余生告诉了王大伯,狗蛋的病可能没有痊愈,只是叫他回去时找师父,让师父想想办法。

  王大伯笑着应道知道了。

  一路赶着驴车,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赶往县城。

  这时候天才刚擦亮,他们到县城时已经是十点钟,王大伯把拉来的菜到菜市场买给了店家,把驴车暂时放在那店家那里,托老板照看,那老板明显和王大伯很熟捻,让他将车卸下来,把驴安置在门口,绳子绑在了树上。

  王大伯这才带余生去往车站,带余生买好去市里的客车票,告诉他到市里客车站下了车,旁边就是火车站,叮嘱他包裹看好,钱省着点用,还将早上卖了菜的钱拿出一部分塞给余生。

  余生连忙拒绝,王大伯却是硬塞在余生的包裹里,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说道:“你小子可得记得回来,俺家闺女在这边等着你。”

  余生并不知道昨晚两老在门外偷听,不知道两老误会了昨晚的事情,以为是因为狗蛋怪病的原因,笑着说好。

  只是神情有些落寞,只怕回来的时候,大概也就是他要死的时候吧。

  上了客车,去了市里。

  从县城到市里,又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客车总算到了终点——无常市。

  来到火车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余生明显得感觉到了拥挤起来。

  同山中那份悠闲的节奏,明显市区的人节奏快很多,大多都是急急忙忙的,排队买了张当天去京都的火车票,看了看时间是下午六点,还有一个多小时,余生这才想着还是早上吃的碗面条,又去找个饭馆点了几个青菜,吃了两碗饭,这才又背着包裹去候车厅。

  候车厅里人看见余生穿着道袍,留有道鬓,还背着包裹,以为是某个剧组的人还没来得急换衣服,便来赶火车,不禁多看了几眼,只是看来看去,除了这个男生长得秀气白白嫩嫩五官端正,并没有发现他在哪个电视剧里出现过。

  余生接受着所有人的目光,里头还有些与他年纪相仿,长得好看穿得也很洋气的少女递来的目光,他感觉脸有点微微发烫。

  坐在候车厅的椅子上,心中默念起道德经,这时候有个女人走过来,长相清丽,身材高挑。对着他打了几个手势,然后给他看了下手中的本子。

  余生看见上面有几个名字,不明白的看了眼这个女的。

  这个女的又打了几个手势,余生便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索性不在看她,把头偏了过去。

  然而这个女的却把本子递到了余生眼前,余生又看了一眼,上面依旧是几个名字,诶,后面还有个数字。

  余生还是不明白,又莫名其妙的看向那个女生。

  那女的明显很无语,丢了句爱捐不捐,扬长而去。

  余生想着这不是能说话吗,干嘛要一直打手势?

  随后,余生便坐在了去往京都的火车上,第二天,余生便到达了这个国家的首都——京都市。

  下车余生的第一感觉便是,这里的空气好难闻。

  是的,好难闻,他习惯了大山里清新自然的空气,一来到这个人口密集,而且环境污染很严重的地方,吸入的第一口空气便让他很不舒服。

  他按照师父给他的地址,问了下车站里的人该怎么走,那人告诉他要做公交车,36路转28路,然后再转52路,余生感觉云里雾里,怎么大城市坐个车还有编号的?

  他常年住在山中,去过最远的地方便是去那个小县城买点道观里日常的必须品,小县城虽然也有公交,可是余生从来没有接触过。

  那人看他穿着奇怪,以为他是哪个道观里的道士,下山来不会坐公交,然后便帮他拦了个计程车,说好了价钱,让余生上了车。

  一路风尘仆仆,余生总算到达了他此行的目的地——夏家。

  他下车把皱巴巴的票子给计程车司机时,转身看了眼这座略显阔气的别墅。

  他走到大门那里,向里面的一个穿着保安服的老大爷问道。

  “请问这是夏长河家吗?”

  老大爷明显思考了一下,余生以为他找错了地方,这时老大爷才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小伙子,你找老董事长?”

  “我是来找夏长河的,如果他在麻烦您跟他说一下,就说南边的来的道士找他。”余生把师父教给他的话原话说了出来。

  老大爷先把余生引进了门卫室,给他倒了杯水,这才拿出个对讲机,对着里面说:“这外边有个小道士说要找已故的老董事长,你给管家说说。”

  他虽然只是夏家一个看门的,但是却见到了很多大人物来往这扇门,虽然看眼前这人穿着个寒酸的布袍,谁知道他是不是哪里来的大人物,听他好像跟老董事长有故,不过看他这么年轻,老董事长都死了这么久了,应该是家里的父辈跟老董事长认识。

  随后老大爷跟余生搭了搭话,告诉他他姓徐,余生便叫了声徐爷爷,老大爷只觉得很舒坦,往常他当这门卫,都是受人忽略,只觉得这小子很顺眼。

  问他是哪里人,余生回答无常市,然后又说他穿着道袍,是哪个道观里的?

  余生只得回答,说是一个偏僻地方的道观。

  闲聊了没几句,别墅里便出来了个人,是个老人,头发已经灰白,身体却挺直,穿着一身黑西装,余生以为这就是夏长河,放下杯子起身。

  徐大爷叫了声管家,这位头发发白的老人点了点头,看向余生。

  “你是哪里来的道士?”声音有些沙哑,像是感冒很严重的人,余生只是看他说话便觉得这样说话很吃力。

  “我是南边来的道士,家师与夏长河先生有故,让我来投奔他。”说着从包裹里拿出师父的信递给管家。

  “小伙子随我来。”管家将余生接到客厅,让他在沙发上坐着,让下人上好茶。

  然后告诉余生夏长河是老董事长,已经故去,现在是夏长河的儿子夏津当家,他说夏津现在是董事长,现在还在公司里头,他去打个电话跟董事长说一声,让他稍等。

  ◎Y酷匠网●首z6发

  余生点头应允。

  老管家伸手示意请用茶,便告了退。

  余生一人端坐客厅,沙发很软,他却并没有完全靠在上面,虽不说正襟危坐,坐姿却端端正正。

  看门的徐大爷看着余生被领了进去,越发觉得余生不是个普通的小道士那么简单。

  如果是个普通的小道士,会被老管家领进去?

  要知道老管家从前任董事长开始便一直管理着这夏家大小事物,虽说经常有人来拜访董事长,可值得管家亲自领路的,起码也是商界大亨级别的,身家至少也得有个十几亿的吧。

  就在他哼着兰亭序泡着茶时,传来了车响,他一看车,是董事长的车牌!

  董事长不是今天下午要开会吗?

  怎么提前回来了?

  赶紧打开电子门,看着车辆驶入。

  余生看着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穿着一身西装,梳着大背头,只是两鬓已经有了少许白发,此时老管家正跟在这位中年男子身后,不用猜余生便知道这便是如今夏家集团的董事长夏津。

  起身略带尊重却并无讨好的意味,对着中年男子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道:“夏叔叔你好,我是余生。”

  夏津还以微笑,只是问道:“你和林道长是什么关系?”

  林道长林长生,便是余生的师父了。

  “是家师,这里有家师给老董事长的一封信。”双手将信递了过去。

  夏津接过信打开来看。

  看完信,夏津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看向余生的目光多了些怜悯。

  信上并没有很多字,只是将余生得了怪病活不过二十岁的事以及让他扶养余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得过病,医生们都说没几天可活,可是硬是让林道长将我父亲从鬼门关拉了出来,那时候我还小,夏氏集团也并未发家,所以没有林道长,便没有现在的夏氏集团。”夏津坐在沙发上缓缓的说道,手中始终握着那封信。

  “本来那时候我父亲是说,若是夏家有子,定送去林道长那与道长学习道法,可是我母亲却在生了我之后病逝,不得已,父亲才写信给道长解释,夏家唯有一子可继承家业,道长却浑然没有在意,后来父亲听说道长收了一个弟子,便说若是我生下女儿,便给他弟子做媳妇儿。”夏津又缓缓的喝了口管家递来的茶。

  余生却是没有说话,师父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帮他订了亲的事情。

  “信中虽说你活不过二十岁,老道长也没有提及这婚亲一事,可如今我夏家有女,我父亲已死,我不愿再让他失信一次,只要你能看得上我那拙女,你俩的婚事我便做主了。”夏津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上位者的气质,在余生看来,他并不像个商界大亨,而更像一个高官。

  夏津说完这些话,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布袍少年。

  他就看着少年起身,然后对他鞠了一躬。

  夏津笑了,笑得很欣慰,笑得连看着他长大的老管家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