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你给我死出来!!!!”忽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了过了。

  正在打坐中的清泉立马打了一个激灵,这声音,很熟啊。。。。

  是宋元!对的,内门弟子宋元!就是上次一个剑气准备结果清泉的宋元。还要外门的柴师兄“照顾”清泉的宋元。

  躲是躲不过的,老老实实出来迎接吧。清泉撤走木屋的阵旗。1级的防御阵,在内门弟子面子,就是纸糊。拿这个去负隅顽抗,估计也就只能坚持1个呼吸时间而已。

  “一个区区蝼蚁,居然废了柴悦的修为,如此心狠手辣,还有同门之谊吗?”宋元走到清泉的面前缓缓的说道。

  “凝气7层。”清泉立马对宋元的修为有了精确的判断。“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凝气5层,都没有全胜的把握。要是对上凝气7层。我可没有一丝的胜算。宋元这个时候来找我,看样子是我上次收拾了这个叫柴悦的家伙,间接打了宋元的脸。这样子可不好,要小心说话,以免被就地干掉。”

  清泉心里有了计较,立马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说道:“原来是内门宋前辈驾到,小子失礼失礼,请宋前辈不要怪罪,不要怪罪啊。宋前辈可是要进观剑谷?小子立马给前辈准备。”

  “嗯?”宋元倒是没想到清泉会是这样子的一张嘴脸,已经做好动手准备的他倒是发了一下愣。

  宋元的举动,清泉哪会不看在眼里,“宋前辈,小子有一事想要禀告您知晓。”

  “哦?什么事?”宋元对杀不杀,什么时候杀清泉有了一丝犹豫。“先听那小子说完,再做计较。”宋元心里想着。

  “宋前辈,非是小子要废柴悦修为,实在是柴悦在外门当众诋毁宋前辈。小子个人受辱是小,让宋前辈在外门承担恶名是大。为了自己心中的偶像不被诋毁,小子才气急出手的。请宋前辈明鉴啊。”

  “为了我?我何时成了你的偶像?”看着清泉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也不似作伪啊。宋元傻了,倒不是真傻。只是糊涂了。

  “宋前辈可能忘记了,小子初入观剑谷做职守,有一次您和几个内门前辈来观剑谷。小子一时忘记了礼仪,未给跟宋前辈一起来的前辈们行礼。宋前辈当时轻轻的打了小子一记剑气。这才把小子打醒了。您,要不是您教导小子,换个别的前辈,小子还焉有命在?那一刻起,您就是我的偶像了。”清泉话是这样子说着。心里面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了。“这。。。。说的我自己都想吐了。你那是轻轻的一个剑气吗。小爷我差点与世长辞了。”可是不说行吗?这里横竖就他们两人。一有差池,轻则废去修为,重者当场毙命。

  “好像是有那一回事。”宋元回想了一下,隐约好像是有这样的事情。“不过,你说的那柴悦诋毁我,又是怎么一回事?”

  “回前辈的话,那日小子去往外门饭厅,那柴悦在与别人说您对寒仙子是单相思。小子不服,上前理论了几句,柴悦当即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宋前辈要杀我。小子无奈与此贼恶斗,九死一生,才堪堪将此贼重创。然而小子才进阶的凝气3层,也又重新跌回了凝气2层。”清泉装出极其义愤填膺的表情说道“辱我事小,辱宋前辈该死!”

  #W酷5匠W网唯v\一6N正版m,◎其@j他都EC是B盗j版c7

  “此贼咎由自取,此贼着实可恶!!!!”宋元是真怒了,清泉说的话,不无道理。寒若秋对他根本不搭理。这本来就是他的心病。“这个柴悦,真真该死!好了,我也是来搞清楚事情真相的,既然都是误会,那就算了吧。你也不用叫我前辈。大家都是凝气修士。喊一声师兄就好了。”

  “谢宋师兄。”清泉一欠身,很恭敬的行礼道。

  “这条命,算是保住了。”清泉内心呼了一口气,“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又算得了什么?小时候读书时,看小说里描写那些个正义感爆棚的大英雄,每当遇到生死难关时,都有前辈高人及时赶到,不光可以化险为夷,还能得什么劳什子的天大机缘。然后主角瞬间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但那是小说。小说里都是骗人的!万一一时脑抽,想体验一下先贤圣人的宁折不弯,那自己估计离成仁就义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了。”

  宋元也说不上哪里不对,这个清泉说的话,跟柴悦说的不太一样啊。不对清泉那小子怎么会说出寒仙子来,看来柴悦那厮的确背后在说我坏话。想到这里,宋元也就没有杀清泉的兴趣。

  “对了,你在柴悦那是不是拿到了一块“七宝会”的玉牌?”宋元临走时,随意说了一句。

  “是的,宋师兄”清泉立马把那玉牌拿出来,恭恭敬敬的递到宋元的面前。“宋师兄,就是此牌。”

  “持此牌,在黄昏后,可去玄剑派西南20里处的七宝镇,参加七宝坊市里的交易。记得多带点灵石,”说完宋元就离开了观剑谷外。

  “太危险了。”眼见宋元走远,清泉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太吓人了。。。。。”

  能不吓人吗?一念生,一念死。自己的小命随时被人捏着。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七宝会?”清泉拿出储物袋里的那块玉牌。“看样子是要出去看看。凝气5层以上修士的手段我一无所知。这次是侥幸保命。万一宋元反应过来。我能不能再次幸免都是难说。

  坊市,《仙凡杂记》上对坊市也有一些描写。世俗之人交易场所称之为市集。修仙者交易的场所称之为坊市。其实道理是一样的。坊市有大有小,小的坊市纯粹就是以摊位形式出现的,而大的坊市里面就设有商铺。据说一些大的宗门旗下的坊市,还有修炼和炼器的地方。

  打坐一天,心理跟灵气达到调峰状态的时候,清泉就去了外事堂,跟张大发告了假,倒也实话实说,想去七宝镇看看。张大发也不疑有他,说着请假可以,但是这个月的月供,怎么滴怎么滴之类的话。

  清泉简直就是秒懂啊。

  “多谢师兄成全小子告假,小子感激不尽。小子因为告假,这个月的月供愧不敢受。请师兄您自行安排即可。”

  “这个小家伙。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张大发如是的想着:“要是每个人都那么懂道理。我管理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哎,人忙事多。晚上还要指点那几个小妞的修炼。我的幸苦又有谁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