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里,吃过晚饭,清泉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再次把白天拿到的三件东西拿出来,继续想好好的研究研究。

  “难道这三个东西是宝物?书?肯定不是。玉牌?应该也不是。那就是珠子了。可是这个珠子在王先生的书上也说到了,虽然名头很响,叫劳什子“聚灵珠”,其实功效只是屏蔽阵法溢出的灵气。而且只能屏蔽低级的阵法。倒是珠子的材料不知道什么级别的,反正一般的法器看上去倒也是纹丝不动的。虽然极其罕见,而且自上古以来,在修仙界也绝迹了,但是这个“聚灵珠”根本不值钱。修仙界的东西,可不是凡间的东西,什么古董越老越值钱啥的。修仙界,没用的东西,哪怕三皇五帝时期留下来的,那也是一文不值。没见哪位前辈是搞收藏买卖的。有那灵石,还不如修炼修炼来的实在。书上就记载着先生拿这个珠子去拍卖会拍卖,都被人赶出来的笑话事。”

  “那先生为什么会被冰飞派的杀死?”清泉仔细的回想着当时场景的细节。“每个人的胸口都有一个血洞,先生也是一个血洞,而且对面的人看来只是一人一招,并没有特意针对谁。也并不是要得到什么东西。”

  “看来按照官府的说法,他们的确在不经意间得罪了冰飞派的修仙者,才被冰飞派的人赶尽杀绝了”清泉想到“不管怎么说,明天我就启程去玄剑派。早一天修炼,早一天有实力为他们报仇”。

  一夜无话,转眼天明,清泉收拾好身上的行李,其实也就几套换洗的衣服,那本书太大,就放在家里。玉牌跟“聚灵珠”就随身携带着吧。接下来,就是再厚着脸皮找马大娘借了小几两银子,说是去国都寻名师学习,为了金榜题名云云。倒不是说要骗他们。此去仙途,生死难测。清泉也不想让他们过分担心自己。

  带着行李,清泉就踏上了去往玄剑派的路。一路上,清泉顶着个举人的头衔,穿着举人身份的儒士衣服,倒是可以遇县府学院免费的吃食借宿。所带的小几两银子倒是还稳稳的留在了口袋里。

  走了一个月。远远看见前面有座大山,按照路人说,这就是一星门派玄剑派所在地了。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远远望见山,按照清泉这个步行速度,慢慢吞吞的走在官道上,还得走上了几个时辰呢。

  “闪开,驾!”一辆疾驰的马车从清泉身后不远处,疾驰奔来。扬起来漫天尘土,官道边上的行人纷纷往两边躲闪。清泉也赶忙往道路边上闪了闪。

  待到马车从清泉身边经过时,清泉才发现驾车的一个女子。

  “真霸道”清泉身边一个樵夫打扮的青年男子轻轻的嘀咕了一声。

  n:酷P匠}I网◎\永N久C。免@费√看s小说(

  “驭”不得不说,那个女子的听力异于常人及驾车技术极其精湛。马车在她的一声呵斥下,立马停了下来。

  “你刚刚说什么?”那个女子转过头来,面向那名樵夫说道。

  清泉这才发现那个驾车的女子相当的漂亮,约莫也就20岁上下,精致的瓜子脸,眉眼间似两道细月牙,好一对勾魂丹凤,一张樱桃小嘴微微的上翘。身穿一件天蓝色的袍子,胸部鼓鼓的,像是无时不刻的在跟这天蓝色的袍子斗争似的,真怕什么瞬间把这袍子爆裂开来。

  “啊”很明显,那个青年樵夫看见这个女子的容貌身材,顿时傻眼了。一滴透明的液体从青年的嘴角边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有时候地心引力的引力也是有限速的。这不,在那滴液体掉落在官道的地面上,发出极微弱的“啪”的声音的同时。

  “啪”驾车那女子直接扬鞭抽在了那个青年的头上,直接把青年的天灵盖抽的凹进去了三寸。顿时那个青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没了声响。。“一个蝼蚁,还敢多嘴。”那女子杀了一个人,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环视了官道上行人一圈。边上的行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开什么玩笑,这时候路见不平,主持正义?自己的天灵盖也不比那青年的硬不是。那女子看着周边人那躲闪的目光,觉得很是满足,上了车,继续驾车朝玄剑山方向走了。

  “简直是禽兽不如”清泉握紧了双拳。“如果我有实力,必不会让如此蛇蝎之人草菅人命。”虽然在那女子杀了青年樵夫后,清泉的表现跟那些路人差不多,看那女子的眼神都是躲闪的。但并不代表这就是人性的冷漠。清泉很清楚,一只老虎无缘无故咬死一个人,这时候你去出头指责老虎为什么咬死人,无异于跟禽兽去讲人伦,道义,去讲法律,仁义,那你这辈子的寿命,也就在几个呼吸之间了。当然了,除非,你是评说,小说中的打虎英雄武二郎。

  至少清泉不认为目前他的天灵盖会比那个樵夫硬。但是这个女子,他记下了。没实力前,万一遇到了,老老实实退避三舍,待到有实力之时,定会取其性命。

  “哎,可惜了这个青年”在各自散开的人群中,一个老人惋惜的摇摇头。

  “大爷,你认识他?”清泉上前叫住了那位老人。

  “我不认识他。”那位老人看了看清泉,十四岁的清泉倒也没有让他去提防什么。“但是我认识那个女的。她是冰飞派的,去往玄剑派收月供的仙人。”

  “原来是仙人,走走走,快走,快走”边上人一听说是仙人,大气不敢喘一下,立马加速跑开了。

  “冰飞派?二星门派。又是这个门派。杀死了爷爷杀死了先生,杀死了我的同学,这个仇,我是不会忘记的。冰飞派门下尽出这种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好派。”清泉想着“不过这也提醒了我,这块先生的玉牌还是不要拿出来比较好。万一先生跟玄剑派的有什么误会。我无缘无故被他们干掉也不划算。谁知道这些修仙者是不是讲理的。至少就目前看见的修仙者的德行,我还是走一步算一步比较好。修仙再好,也得有命去修才好。我是一介文弱书生,又不是无敌的。”

  “一切,还是需要实力啊!”清泉学着那老人的样子老气横秋的摇摇头,加快了步行的脚步。

  终于在午后来到了玄剑派的山门口。也就只能到山门口了。因为玄剑派的山门口密密麻麻站着的都是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