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四年里,清泉跟他的爷爷一起搬来了学堂住,一方面懂事的清泉可以一边读书,一边照顾已经年迈的爷爷,一方面王集也特别欣赏清泉的读书能力,不止对清泉的学业,更是对清泉在做人方面,进行了他“另类”的教导。由于王集是一个被免官的进士,所以他在为人处事上面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对清泉并没有完全按照当时盛行的“儒教”思想来进行灌注。他教导清泉的思想,跟张周王国的主流思想截然相反。张周王国的主流思想是教导人做人要宁折不弯。王集教导清泉做人要宁弯不折。就是该低头的时候,不要强出头。张周王国的主流思想是教导人文人傲骨,视死如归。王集教导清泉要凡事隐忍,打落牙和血吞。张周王国的主流思想是教导人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王集教导清泉要审时度势,不要正义感爆棚。

  总之,没有儿子的王集几乎视清泉为己出。一晃又是四年,清泉的学业有了更大的提高,在为人处事上面,清泉也得到了王集的真传。就这样,一个乐意教,一个乐意学,在张周王国主持的四年一试的乡试中,清泉顺利的考中了举人。时年才十四岁。

  原本按照清泉的人生轨迹,他可以很顺利的考上进士,然后做个大官,最后光宗耀祖。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跟现实总是大相径庭的。

  那是一个黑夜,学堂里来了一个仙人,仙凡大陆的百姓们并不知道修仙者这类称呼,只要能呼风唤雨,平地起飞的,那就是仙人。这个仙人到了学堂后,不管不顾的见人就杀,转眼间王集跟清泉的爷爷,还有一同住在学堂的清泉的两个同学都惨遭毒手。最后只剩下一个坐在书桌边的清泉。

  面对着亲人跟先生的惨死,清泉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是活不了了。但是自己必须活下去。

  “还有最后一个!”那个仙人来到清泉面前正要动手。

  “先生,您这么晚还没睡啊,前些日子小磊子给我从县里拿来治眼疾的药时说了,最近不太平,出来很多强盗山贼。您一会可别忘记关门,万一有强盗来了,就不好了。”清泉瞪大了眼睛,装作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对着推门进来的那个仙人说道。

  “瞎子??”那仙人准备动手的手放了下来。“对啊,装作强盗杀的王集就好了。大王子王峰那里倒也更说的过去。而且玄剑派这里也好说。毕竟杀一个修士给自己也惹下了不小的麻烦。嗯,留下一个活口更好,让他去混淆是非!”

  那仙人想到这层,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清泉,看起来的确是瞎子,再说了,就算瞎不瞎跟他也没关系。凡人就是蝼蚁。“大爷我钱也抢了,你们这个学堂太穷,就放过你这个瞎子了,我们强盗做事关键还是为了图财。”紧接着这个仙人装模作样的翻了一下桌柜,装作一副只图财不害命的样子,就走出了清泉的房间。

  仙人还是飞走了,清泉等了很久,才敢哭出声来。他哆哆嗦嗦的爬到爷爷的住处发现爷爷胸前一个大洞,已经遇害了。

  “咳咳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清泉就听见他的先生王集在隔壁屋子里咳嗽。清泉赶忙跑到王集的屋子,发现此时的王集,同样胸前有个大洞,只是王集居然还能有最后一口气吊着。

  “先生,先生,这是怎么了,爷爷死了,这是怎么了,先生,你怎么了,你会不会死?”这时候的清泉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有的,只是无限的惊恐。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Z都a是盗版Fx

  “清泉,你过来。我快不行了,有些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其实,我是一个修仙者。”王集伸出一个手指,手指上闪着一缕微弱的白光,然后点了一下他自己带有大洞的胸口。只见原本还在不停流血的胸口,缓缓的止住了血。

  “修仙者?就是......可以飞在天上的仙人”清泉喃喃的说道。

  “咳咳,算是吧。但是并不是真正仙人,只是朝着羽化成仙路而不停修炼的人。”王集看着清泉说道“清泉,我在马家村虎子泉的泉底藏着一些修仙的资料,原本打算有朝一日可以再回金悬洲的,看来,我做不到了。”

  “先生,是谁杀了我爷爷,杀了同学们,是谁?”

  “是冰飞派长老耶律左光。咳咳咳,清泉你听我说,耶律左光是筑基期修士,你在实力不到之前,不要想着去报仇。咳咳,我很遗憾,没能亲自带你走上修仙之路。其实,你入学时,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看出你是有灵根的,至于几星灵根,我也不得而知了,咳咳。修仙是逆天而行的,踏上修仙路,就是仙凡的分界了。清泉,去,去......虎子泉......虎子泉......泉底......咳咳““先生......先生。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清泉感到他扶着的王集身子一僵,再看时已然没有气息。于是一阵悲愤袭来,顿时他也觉得天旋地转,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清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他睡在村长的家里炕上,村长在边上坐着抽着水烟。

  “村长?我怎么在这里?学堂呢?这是梦吗?”清泉挣扎着想起身。

  “你醒了,哎。”村长看见清泉醒了,立马上前扶起了他。“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村长......我爷爷跟先生都被仙人杀了。”清泉激动的大声哭了出来。

  “我们都知道了,那天,来了一个仙人,他直接飞到了学堂,没多久就飞走了。村民们害怕,等了很久才敢进去,发现里面除了你以外,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村长含着水烟,满眼通红的说:“太惨了,太惨了”。

  “原来,原来这都是真的,这不是梦,那仙人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为什么,我要去报官,报官,对报官......“清泉想起了他朝夕相处的爷爷和先生,还有那些一起读书玩耍的同学,眼泪又一次的留了下来。不能再耽搁了,清泉准备现在就起身,去州府报案。

  “孩子,他们是仙人。报官,没用!仙人我们惹不起,官府惹不起,就算是朝廷,也惹不起他们啊。“村长无奈的说道。

  “难道,他们就这样子白死了吗?“从小到大,清泉第一次感到了无助。

  “就算他们屠完我们这个村子,朝廷都不会来管我们的”抽着烟,满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的村长说道。

  村长摸着清泉的头,指着一盘馒头对他说道:“吃了吧,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一起给他们入土为安吧“看着村长伛偻着身子离去,清泉又一次的流下了眼泪。

  “我不能哭!我不能再哭了。我要修仙。我要为爷爷,为先生,为同学们报仇!”清泉握紧了拳头,又沉沉的睡去了,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