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不由得想起了我们十七八那会儿。

  我们那会儿上学,不管是进初中还是高中,只要你没考上重点高中,或者没交择校费,那就得按片儿上学,就是你户口在哪个区,你就得上哪个区的高中,我是勉强踩上了个尾巴,进入三所重点高中里排名第三的那个,当然,进去了也是属于全校成绩后半段那伙的。

  赵晨家是转学过来的,根本就没有选择,只能进八中。

  八中在我们市名声不咋地,去哪儿学习的也不多,不过赵晨家的妈妈认为城里的学校怎么也比他们那儿的强。

  赵晨家去学校报到那天已经十点多了,他站在走廊里看着教务处里的老妈,正在拿着各种的缴费单子,然后出来带着他去财务室缴费。

  出来之后一个留着三七分,黑瘦黑瘦的男老师打量了一下赵晨家说道:“跟着我去充好了饭卡,中午剪剪头发,收拾收拾,下午我带你去班级。”

  赵晨家跟着充完了饭卡之后也没在食堂吃饭,而是跟他妈妈去学校外吃的,我们这儿遍地是三五八元溜炒还有朝鲜饭馆,娘俩找了个朝鲜饭馆吃了热面,老妈又塞给他五块钱就回家了,中午这会儿买菜的挺多,得抓紧回去卖菜。

  赵晨家有个小灵通,记着我的手机号,他就打给了我。

  pV酷匠网首发8

  我那会儿中午还没放学呢,只好趴在桌子上躲在书堆的后头接的电话:“咋了?”

  “哦,我这等着下午去班级呢,你们学校离我们这儿远么?”

  “挺远的呢,你要来这儿都得十二点多了。”

  “哦,那算了,晚上找你去。”

  “行,我晚上十点下晚自习,十点半就能到家,你要是呆着没事儿就去我家,和我爷我奶打声招呼就行,直接去我那屋玩会儿电脑也行。““恩,知道了。”

  后来赵晨家跟我讲,他挂了电话也不知道干啥,就回学校里头晃悠去了,也没有上体育课的,本来他想打会儿篮球,也没人,愣是在篮球场边上又坐到了中午放学。

  上学那会儿学校有的是中午不吃饭,一放学就抱着篮球直接杀向篮球场的,抢位置么。

  赵晨家寻思和他们一起玩儿一会儿,然后一看自己穿的是新买的衣服,还是不玩了。

  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腮帮子肉特别多,鼻子还有点断,看上去就和那种哈巴狗似的,他拍了拍球,然后很像样子的勾了一球,也没劲他问道:“哎,那小子,你哪儿的啊?这儿干啥来了?”

  “今天新转过来的。”赵晨家说道。

  另一个头发听老长的小子说道:“哦,往后注意这点儿啊。”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往后小心着点别得瑟,或者以后老实着点儿的意思,赵晨家也不明白,自己啥也没干啊。

  看来这篮球场也是没法呆了,他也没吱声就往教学楼走,听到刚才那小子挺大的声儿说:“栽楞的(形容一个人愣)也特么不会放个屁。”

  其他人也跟着特别夸张的笑。

  赵晨家回到教学楼之后直接去了教务室,老师们有自己带饭的就在办公室吃,聊聊天啥的,他往那儿一杵也不叫回事儿,结果被“撵”到了高三年级主任室。

  年级主任吃着从食堂打回来的饭看了他一眼,说:“坐沙发上歇会儿,我吃完饭把作业判了。”

  年级主任就是之前带他充饭卡的那个老师。

  赵晨家看他捅咕捅咕的好像是在判英语作业,希望他不是教自己那个班。

  到了下午一点半,该上课了,年级主任带着赵晨家到了高三年级班主任办公室,他敲了敲门说道:“张儿,你班分的一个学生,你带着他领桌椅课本还有校服,然后回班吧。”接着对赵晨家说道:“有啥事儿和你们班主任说,不行就和我说。”

  说完他就走了,班主任是个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的男老师,也是瘦高型,带着小眼镜。

  八中就这样,岁数大的老师几乎都是在这儿干了半辈子的老教师,家里多少都在铁路上有关系,而年轻的老师也几乎都是师范学校来这儿实习,实习结束之后就留下了,别的老师也不会跳槽来八中,没啥前途。

  领了桌椅,班主任帮赵晨家拿着椅子,赵晨家把课本放进了书包,鼓鼓囊塞的,校服本来寻思挂脖子上,班主任见了就接了过去,赵晨家还是不由得小小感动了一下。

  一边王班级走的时候班主任一边说道:“咱们学校规矩也没那么多啥的,想要学习就认真记笔记,不行就买两本辅导书,别人说啥或者撩骚你你也别打理他们,有啥事儿和我说,咱们班级有几个混蛋,也别理他们。”

  赵晨家哦了一声,也没多说啥,以前在村里的时候没事儿叮当的就干仗了,干完啥事儿没有,一个比一个皮实,但是城里孩子肯定跟农村的不一样,他中午见这些孩子都是白白净净的,有的学生头发还染着色也没人管,年级主任还让自己剪头发,他感觉不太公平。

  到了高三十班,班主任敲了敲门推开之后对上课的老师说:“新来一孩子。”

  任课老师伸头看了看赵晨家然后冲他摆摆手说:“进来吧,介绍一下自己。”

  赵晨家蹭进班级一看那么多人,之前打好的草稿也就忘了,说:“我叫赵晨家,从N县过来的,以后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这就没了,班主任背着手说道:“都干啥呢,也不呱唧呱唧。”

  班级里这才有点掌声,前边没有空位置,赵晨家被安排到靠着窗户的最后一排。

  赵晨家刚把桌椅弄好坐下,旁边那排一个小子问道:“哥们儿,会抽烟不?”

  赵晨家摇了摇头,其实他会抽烟,在村子里小时候跟着大孩学的,我们这儿的孩子小时候放炮都是管家长要烟或者点蜡烛,学会的几率也比较大。

  那哥们儿白了他一眼就趴桌子上了。

  赵晨家前桌问道:“你家那边儿是不是和我们这差老多了?”

  赵晨家打量了他一下,他不知道这小子头发怎么回事儿,直溜的贴在头皮上(做了软化)嘴唇挺老厚像是非洲黑人似的,有点往起翻,左手拄着脑袋,右手放在赵晨家的桌子上,笑呵呵的。

  赵晨家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损自己呢还是真不了解N县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