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玥昀的面前已经堆满了酒瓶,人也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地趴在桌子上,红润的小嘴微张着,时不时的说着几句酒话,已然没有了平时的美艳,倒平添了几分醉态的美感。

  “杨言,我们几个都唱好了,要散了。你呢?”

  杨言抬手看了看腕表,时针指在十时:“哦,那我也走呗,回去晚了我妈得骂我了。”

  方长打了杨言一拳,笑骂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是那么怕你妈啊。”

  “去你的。”杨言回敬了方长一拳。

  张耀看了看正趴在桌子上说着胡话的韩玥昀,两个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心中顿生一计,对杨言说道:“那玥昀一个人在这也不行啊,要不然你给她送回去得了。

  “她们几个女生说要出去再玩会儿,昀昀都醉成这样了,肯定是不能跟着我们一块去了,我们几个大男人得给她们几个保驾护航,所以你就受点累送她回去呗。”张耀补充道。

  “什么,我们什么时候说要出去玩了?”一旁的张晓澜分明是没搞清楚状况,有些不明所以,但被张耀用手肘戳了一下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一副番然大悟的道:“哦!对了!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事。刚才喝的多了就给忘了,嘿嘿嘿。”

  还不等杨言开口,张耀就已经拉着一众女生和方长走到门口。

  “死肥龙,还不快走。”落后的方长没好气地拽着肥龙喊道。

  杨言看了看这诺大的包厢,苦笑着摇了摇头。

  杨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韩玥昀扛上了计程车。当司机问他去哪的时候,杨言这才想起来他好像并不知道韩玥昀的家在哪。

  “嘿,小伙子。”司机扭头看了一眼平躺在后座上的韩玥昀,继而抬头一脸看穿一切地看着杨言,暧昧地道;“我知道这边上一个快捷酒店不错,一个钟头就收四十,而且还不要身份证,要不我载你去那吧。”

  杨言无奈地看着这个猥琐的中年男人,感情他是把他当作什么不正经的小青年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大晚上的都快十一二点了,一个男生带着一个醉的不省人事的女孩从KTV里出来,想不让人浮想联翩都难。

  杨言倒也没和司机多做解释,毕竟当务之急是要先搞清楚韩玥昀的家住哪里。当下便掏出手机打给了张耀:“喂?张耀吗,张晓澜在你边上把。让她接电话。对。我不知道韩玥昀家住哪啊……”

  ,最新章7、节N上'酷V匠D网

  电话那头迅速的报了一个准确地址,杨言听着从电话里传来的豪峰庭三个字微微乍舌,豪峰庭是z市一处赫赫有名的高档别墅群,虽然地段较为偏僻,但胜在安静,装修高档,是许多有钱富豪的理想住所。而且豪峰庭里的别墅往往是有市无价,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因此一时之间豪峰庭也成了z市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杨言挂了电话,平复了一下心情,先不说韩玥昀的爸爸多有钱,就光是韩波—西区老大—那是什么身份,住在豪峰庭也是不足为奇。

  杨言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副驾驶上,道:“师傅,去豪峰庭。”

  “好嘞,现在的宾馆怎么取个名儿都得和人家别墅群撞名啊。”司机正发动了汽车,脚下刚踩了一脚油门,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又猛踩了一脚刹车,差点没把韩玥昀从后座上颠下来:“等等,等等,豪峰庭?那个豪峰庭吗?”司机的声音至少提高了八度。

  “嘶—我说师傅啊,您长点心行不行呐,磕我脑门上一大包了!”杨言揉着脑袋倒吸着冷气。

  司机嘿嘿的笑了起来,车子又开始继续往前移动了:“我说你小子不赖嘛,这么漂亮又这么有钱的小妞都被你搞到手了。”

  从刚才杨言和张晓澜的通话中,司机不难推断真正有钱的主其实是躺在后座的韩玥昀。

  “拜托,我们只是同学。”

  “同学怎么了,我跟你说,就你今晚这一出‘夜护酒醉美人’,我敢保证啊,这事儿就成了一半了。”

  杨言已经彻底放弃和这个不明就里的猥琐司机解释了,索性闭上眼睛不再说话。那司机见没讨着好,也还算自觉地闭上了嘴。

  当一辆破旧的出租车缓缓驶入这个豪华的别墅群,发动机的轰鸣声在这座偌大且静谧的庄园里传开。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突兀。

  出租车停在了其中一座别墅前,当周围其他别墅都已经熄灯了,唯有这栋别墅依旧灯火通明,显然这就是韩玥昀的家。

  杨言下了车打量了一下这栋别墅,与其说这是一栋别墅,倒不如说是面积较大的普通住房。因为它的装修十分低调,从外观看起来就像是一座不起眼的农家房子,可就是这座不起眼的房子却在这些豪华的别墅之间显得尤为突兀。

  杨言转身打开后座车门,将已经酣然入睡的韩玥昀轻轻扶起,她的红润的俏脸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十分好看。杨言看着韩玥昀如瓷娃娃般精致的面容,心中顿生一股怜惜之情,小心翼翼的把她背在自己身上,又轻手轻脚地关上车门。

  “小伙子注意身体啊!”那个猥琐的司机大叔临走了还不忘摇下车窗对着杨言暧昧道。

  杨言无奈的摆了摆手,提了提快要从背上滑落的韩玥昀。

  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已被安放在身后那栋不起眼的房子外面的监视器一一拍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