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视频中的陈烽重重的点了点头。

  杨言的瞳孔猛的一缩,深深地吸了口凉气。

  镜头转到了陈烽爸爸的身上,那是一个坚毅的中年男人,没有普通富商的啤酒肚和地中海。

  “各位领导,你们好,因为陈烽现在还在外地的医院接受治疗,所以我只能拍一段视频发给你们。我原以为陈烽和杨言之间的恩怨都已经结束了,我儿子打他是不对,可是我们该赔偿的一分没少,该道歉的一句没少道。可我没想到,那小子居然把我二子打成了这幅模样!”说到最后,陈烽的父亲气愤地指着身后被缠成“木乃伊”的陈烽。

  陈烽的父亲顿了顿,平息了下自己的气息,一脸正色道:“各位领导,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处理这件事!”

  视频到此结束,而杨言的两条眉毛早已拧成了一股麻绳。

  “这事,你怎么说?”张咪咪看着杨言,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

  杨言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语气坚定铿锵有力:“莫须有。”

  莫须有!好一个莫须有!简单三个字,不仅说明了自己是被污蔑的,还表达了杨言对于被污蔑的愤怒。

  张咪咪看向杨言的目光中带了一丝异色,道:“你真的没有做过?”

  杨言对上张咪咪审视的目光,语气坚定而缓慢:“没有,我做过的事我不会隐瞒。相同的,如果是我没做过的事,就算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承认,更何况是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我头上!”

  张咪咪神色复杂地看着杨言,道:“老师相信你,你的腿上还打着石膏,这个时候在家休息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去找陈锋的麻烦你?可是眼下陈锋的爸爸既然发视频倒校领导那,肯定是打点好了一切,这件事情处理起来,恐怕会很麻烦。”

  杨言当然知道那句“打点好一切”是什么意思。陈锋爸爸是z市有名的富商,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陈锋的爸爸肯出钱,黑的也能说成白的。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杨言就是打人者,可没有目击证人,也不能证明不是杨言干的,而且现在陈锋也出面指认杨言就是打人者,杨言就是百口也难辨。

  “你觉得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你篮球队的那几个队友干的?上次你住院的时候,他们就扬言要报复陈锋。”张咪咪突然问道。

  杨言低头想了想,道:“我觉得不会。他们当时说的都是气话,现在早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况且张耀的手还打着石膏,肥龙就算是借他十个胆,也不敢上门找事,其余几个就更不用说了。”

  “行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替你处理的。”张咪咪按了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说道。

  出了办公室的杨言没有立马回教室,而是径直去找肥龙,肥龙的教室离张咪咪的办公室不远,只一个拐角就到了。

  “兄弟,找我什么事?你看你一来,我们班女生都嗨翻了,跟哥们说说你那么帅的诀窍呗。”

  杨言直接无视肥龙对他的“暗送秋波”,一脸正色道:“别闹,肥龙,我有事要问你。这两天你和张耀他们没找过陈锋麻烦吧。”

  肥龙怔了一下,显然不明白杨言为什么突然这么问,道:“没有啊,怎么了?”

  在得到肥龙的肯定回答之后,杨言暗松口气,把刚才在办公室里的事原原本本地讲给他听。

  “我靠,这小子这特么欠揍啊。你这两天一直在学校里养伤,怎么可能报复他啊!这简直就是污蔑嘛!”听完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肥龙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不过旋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

  “不对啊,陈锋总不至于为了污蔑你,把自己打成重伤吧!”肥龙顿了顿,继续道:“有没有可能,陈锋被别人打了,却污蔑到你头上?”

  “不太可能吧,冤有头债有主,以陈锋的性格应该直接去找‘债主’,而不是我吧。”

  肥龙点了点头,道:“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打他的那个人他惹不起,所以挑你这只软柿子捏。”

  听到这里,杨言不禁皱了皱眉,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相当于陈锋给他挖了个坑,只等他自己跳进去。

  I/酷…x匠PW网A●首z发/

  眼下化解这个“坑”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那个真正打伤陈锋的人,可是能让陈锋都惹不起的人物,杨言能打听到吗?就算打听到了,人家会帮他这个忙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