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善解人意的张咪咪

          杨言躺在医院白净的床上,望着头顶白晃晃的天花板,嘴角涌上一股苦涩。这才短短两天时间,自己就晕倒了两次,现在还被人打得住了院,这尼玛都什么鬼啊!

  “杨言,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被人打得重伤住院?”

  张咪咪脚踩高跟鞋,风风火火地走进病房。

  杨言看着一脸关心的张咪咪,又注意到她高洁额头上布满的细密汗珠,心中一暖,安抚道:“没什么的,就是之前篮球赛我赢了三中的学生,他们就怀恨报复我。”

  杨言故意没有把方七七那段事也说出来,毕竟这件事关乎到方七七的清白,他认为自己并没有权利告知他人这件事。

  不知为什么。张咪咪一听杨言提到篮球脸就沉了下来,所幸没有在这件事上深究,只是气愤地说道:“你放心,杨言,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我一定会让那个打你的人付出千倍万倍,居然敢打我的学生……”

  看着张咪咪一副护犊心切的模样,杨言不自觉地笑了笑,却没曾想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痛的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张咪咪看着杨言痛得如龇牙咧嘴,心中不禁莞尔笑骂道:“看你还笑不?疼死你活该。”

  杨言正想出口反驳眼前这个嚣张的女人,只听到从房门处传来了几声扣门声。

  “谁啊?进来吧。”杨言怕牵动脸上的伤,所以并没有大声。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第一个走进来的是方七七。虽然现在的她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可她脸上几道鲜红的巴掌印,仿佛在向众人诉说着她先前所遭受的惨痛经历。

  接着走进来的张耀,施希龙,李晖,段玉山和吴呈都是天翼的篮球队员们。此时的他们脸上都挂了彩,尤其是张耀的左手还打上了石膏。

  看到张耀几个受伤,杨言急了。他们几个平时在一块打球都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他皱着眉道:“你们都是怎么了?是陈烽他们几个弄的?”

  虽然杨言还记得昏迷之前是张耀他们几个赶到救了他,可他还是愤怒地有些难以置信。

  在得到张耀的肯定回答之后,杨言终于忍受不了暴怒,破口大骂:“我操他妈的,打我就算了,还干老子兄弟!操!!”

  一直站在张耀身旁的施希龙也是愤怒的不行,恶狠狠地捏着拳头比划了一下:“这笔账老子迟早找他们这帮孙子要回来。”

  施希龙的个子不高,皮肤黑黝黝的,人也有些虚胖,所以人送外号“肥龙”,好在他长得也算清秀,戴个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倒也招人喜欢。

  杨言记得昨天他就是躺在肥龙的怀里晕过去的。

  “对,等耀哥伤好了,就带几个兄弟去三中把这狗日的老窝给端了。”张耀挥了挥手,眼色阴狠地盯着石膏看了两眼,继续道:“耀哥要是不弄得他跪地求饶,老子就跟他姓。”

  篮球队的其余三人正想开口,却被张咪咪的咳嗽声打断了,这才意识到有老师在场,便闭口不言。

  “你们放心,刚才我已经向杨言保证过了,我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我想学校也不会对此事放任不管的。毕竟其他学校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我想过一会儿,政教处的主任便要找你们调查了,反正你们现在身上的伤也都处理好了,不如你们现在先跟我回学校。”

  看HU正f,版章15节a上/酷#|匠《网i

  张咪咪柔若无骨的声音此时落在张耀几人的耳中是那么的掷地有声!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咪咪。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在他们的印象里老师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只要打了架,无论是动手那方还是被打那方就都是坏学生,更别说为学生出头,还帮学生争取利益了。”

  可当他们看清张咪咪美丽的容貌时,他们再一次怔住了。

  张咪咪今天身着一袭黑色的裹臀连衣短裙,将她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勾勒地淋漓尽致,一双白得晃眼的大长腿更是让张耀几个看得吞了吞口水。张咪咪才三十不到,正是一个女人散发成熟韵味的大好时光。

  “好,好,好的老师。”

  张耀几个现在连说句话都说不顺溜了。

  张咪咪笑了笑,又转过头去问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方七七:“七七,你要不要和老师一起?”

  方七七听到张咪咪的话,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杨言,摇了摇头,道:“不了,张老师,我留下来照顾杨言好了。”

  此话一出,张耀几人都扭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杨言一眼,肥龙更是一脸淫笑地冲杨言抛了几个媚眼,别看肥龙平时戴副眼镜就觉得他很斯文了,其实他才是天翼里最污,最肮脏的那个。

  杨言感受着他们意味深长的目光,翻了个白眼,他直接开口拒绝道:“不用了吧,方同学还是回去上课吧,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实在不行还有看护,别到时候丢了你的功课。”

  杨言这话说的依情据理,毕竟杨言都这么大人了,就算手脚不变不能照顾好自己,也还有医院看护在,不会出什么以为。但方七七是好学生,转来二中之前,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如果丢了这些课程倒也真是划不来。

  张咪咪心中权衡了下利弊,便劝道:“七七,还是先跟老师走吧,相信杨言能照顾好自己的。”

  “可是……”

  方七七咬着嘴唇还想继续说下去,可当看到杨言冷漠的眼神后,也就点了点头和张咪咪走了。

  临走时,杨言还嘱咐张咪咪不要将他被打住院的事告诉他的父母,他平时很少惹事,更别说打架了,一打还被打得住了院。杨言的父亲是小学教师,母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如果他们知道杨言被打,还不得急得上房揭瓦,好在张咪咪善解人意地答应了杨言的请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褚褚褚褚半仙 说:

晚上还会有两章 ٩(๛ ˘ ³˘)۶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