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言醒来的时候,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从四肢百骸传来的酸痛令他动弹不得,他张了张嘴,想要喊一声,可是喉咙火辣辣的,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你醒了?倒是挺能睡,都第三节课下课了。”

  更!新最Q快;7上R酷$匠~网2r

  杨言听到这熟悉的冰冷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张咪咪了。

  “行了,别怄老师气了。老师不让你打篮球不也是为你好。再说了昨天晚上你要是不和我顶嘴,我能罚你跑圈去?”张咪咪见杨言不说话也知道他这是在于自己怄气,而且张咪咪知道自己做的的确有些过。杨言都因此昏迷了。如果闹大了,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于是 ,张咪咪主动示好道:“怎么样,杨言要不要喝点水?”

  杨言本来还想和她僵持一会儿。可奈何喉咙火辣辣的。便艰难的嗯了一声。

  张咪咪见状,便自然的在杨言的床头坐下,并抱起他的头靠在自己的香肩上,然后将水杯递在他的嘴前。

  杨言一愣。张咪咪这会儿对他那么好干嘛?还让自己靠在她的肩膀上?要知道张咪咪平时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高模样,平时就没见她和男的单独待一块过,更别说她自己主动让一个男生躺在她的怀中了。

  不过杨言也懒得多想,张开嘴咕噜咕噜的往嘴里灌了几大口水。几口清凉的水下肚以后,杨言口腔里的那种灼痛感顿时缓解了不少。

  “还要不要?”见杯中的水已经见底,张咪咪出声问道。

  “嗯”

  水壶就在床头柜上 ,因此张咪咪没有移动身子,伸手直接拿过了水壶。

  可是这一伸手就让靠在张咪咪肩头的杨言清清楚楚的看光了她的雄伟。张咪咪今天穿的是衬衣。纽扣与纽扣之间都有间隙,再加上张咪咪的胸前实在过于雄伟,只要一动便将那一抹春光展露无疑。

  杨言闻着张咪咪身上的幽香,又想起刚才看到的一抹雪白不禁心跳加速,小腹处也有一股莫名的邪火窜了上来。

  此时,张咪咪已经蓄满了一杯水,再次将水杯递到杨言嘴前。

  杨言看着眼前的水,总觉得刚刚在喉咙处压下去的灼烧感又在小腹处升起。杨言不停的汲取着眼前的水,希望能快点压制那种灼热感,这种灼热感令他有种涨涨的感觉,很不舒服……

  很快,一杯水就见了底。

  “不要了。”不等张咪咪问,杨言就抢先一步说道。此时的杨言只想快点从张咪咪的怀中解脱。

  张咪咪轻轻的嗯了一声,她自然是注意到了杨言脸上那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她扳过杨言的身子,将他放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力气不够大了,张咪咪突然就使不上劲了,压着杨言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嘶——”

  杨言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他的身体本就酸痛,现在被张咪咪这么一压就更加难受了。

  等等,不对!脸上那软乎乎的是什么?难道是……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低估了自己的力气,没压坏你吧?”张咪咪娇柔的抱怨了一声,便支起身子离开了杨言。

  “没……没事。”杨言的脸红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不知为什么,他对张咪咪的离开心中还有一丝失落。

  “没事就好。”张咪咪笑道,眼底闪过一抹得逞,杨言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她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她就是故意的,叫他天天打篮球,不务正业,昨晚上还敢当着全班所以学生的面,和她顶嘴,让她威信扫地。

  张咪咪看着眼前这个腼腆得可爱的大男孩,心中不禁升起来一丝玩味。

  两人沉默了许久,还是杨言开口打破了尴尬:“老师,这是哪里啊?”

  其实杨言刚醒过来的时候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了。

  这个房间很小,大概只有20来平,布置的也很简单却又不失温馨。但是杨言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既不是自己的寝室,又不是医务室,这到底是哪里?

  “我的寝室。”

  张咪咪简单的吐出了四个字,却让杨言心中一跳,忍不住出声道:“什么!?这是你的寝室?”

  杨言可从来没听说过张咪咪是住校的啊,不是说她在外面租房住的吗?怎么现在还有自己的宿舍?还把杨言带回了自己的寝室?

  张咪咪似是看出了杨言心中所想,白了杨言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在外面有租房子,可是校内也有寝室啊,为了以防万一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比如你这次晕倒,总不能让你住在医务室吧?睡寝室也没人照顾你,所以说你还得感谢我收留了你。”

  杨言一阵无语,心想,我能晕倒还不是拜你所赐!

  不过,杨言也不可能蠢到把自己心中真实所想说出来,只得无奈的在张咪咪得意洋洋的眼神下道了谢。

  张咪咪抬手看了看腕表,道:“行了,我要去上课了,为了照顾你我还特意请了半天假。既然你醒了我就先回去上课了。”

  照顾?

  杨言回想了下张咪咪刚才的一番话,心想张咪咪是不是照顾了他一宿。

  “昨晚你一直照顾我?”

  “想得美!我要是照顾了你一宿,我还不得变丑啊?不过我照顾了你一早上倒是真的。”张咪咪一边答着杨言的话,一边向门外走去杨言闻言,额前顿时布满黑线。不过看着张咪咪离去的背影心中升起一股暖意,看来他们两个之间的恩怨是真的和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