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冷月握完手后,小姨问我在边南待的怎么样,还说最近边南动荡的太厉害,要我在那边小心一些。

  我知道小姨是因为我才去关注这些消息的,要不然她才不会去理会那些破事的。

  我很感激小姨的关心,轻声说道:“小姨,你就放心吧,我身子壮实的很,肯定不会有事的。”

  刚说完这句话我就感受到一道威胁的目光瞪着我,正是冷月美女,此刻她欲言又止,好像要把我受伤的事情给说出来一样,我赶忙谄媚地看着她,祈求她不要告诉小姨。

  我相信,如果小姨知道我受伤后,短期内肯定不会再让我去边南,而边南那边离不开我,所以万万不能让小姨知道我受伤的事情。

  看到我谄媚的神情,冷月很受用,略显得意之色,然后静静地坐在旁边。

  娘的,这个岛国小娘们也太精明了吧,这么快就摸到我的软肋,那样的话她要收拾我还不是轻而易举。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小姨和冷月的关系,哪里是冷月自己看出来的,完全就是小姨亲口相述给她听的,所以冷月才会知道对付我的杀手锏是我的小姨。

  冷月还不清楚,她要对付我根本用不着小姨,这也是她日后慢慢摸索出来的。

  还好我临走前精心拾掇一番,要不然的话肯定会被小姨看出不对劲来,但小姨还是觉得我脸色不够红润,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边南的营养不够好,怎么脸色整得那么苍白。

  我就告诉她今天可能是吃坏肚子了,所以有些脸色有些不好,冷月也没有出来拆穿,小姨就没有再怀疑。

  又坐一会儿,我就问小姨什么时候给我买车?这话刚问出来,冷月就鄙夷地看着我,可能是觉得我这么大还要靠女人养活有些可耻吧,她的眼神中充满不屑之色。

  我哪里管她怎么看我,毕竟我现在真的没剩几个钱,别说买车,就算是买个车轱辘都费劲。

  小姨亲昵地在我额头上点一下,告诉我车的事情正在落实当中,然后微红着脸说答应我的她肯定会办。

  我点点头,然后亲昵地挽着小姨胳膊,一个劲地夸小姨好,搞得小姨有些不好意思,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罗阳,我感觉上次推油好像有些效果,你什么时候再给我推一回呗。”

  尽管小姨在我面前很强势,但她终究是个女人,说出这种话当然会脸红。

  我听到小姨对我提出这种请求,感觉有些飘飘然,毕竟小姨可是个娇滴滴地大美人,我不相信男的听到美女这样的请求,还会选择去拒绝。

  我这回简直就像小鸡抢食似的,飞快地点着头,感觉脑袋都快甩飞了似的。

  想了想,我还是对小姨说出我心中的想法:“小姨,你能不能让冷月尊重一下我的隐私,比如说泡妞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她跟着我?”

  “搞得好像谁乐意跟着你似的,你不害臊我还害臊呢!”小姨还没说话,冷月冰冷的声音响起。

  “……”听到冷月的话,我和小姨同时尴尬下来,但小姨还是说道:“我会把冷月安排到三中,和你一个教室,从今天起你走到哪里她就会跟到哪里,至于泡妞的事情,为了安全着想你还是尽量避免吧,反正你也是那种光看吃不到肉的男人。”

  “啥?”这种玩笑开个一次两次还行,小姨这明显就是挂到嘴边不放,让我感觉很不爽,觉得这是对一个男人极大的侮辱。

  “怎地?看你这表情好像不乐意呀?不乐意你吃一个给小姨看看,就吃你那个班主任,你吃到的话小姨现在就吃翔去。”小姨见我要“造反”,手指戳着我的肩膀说道。

  “……”

  我刚想反驳,却说不出话来,因为我确实没有吃到汤贝贝,但我不知道小姨为啥就那么肯定呢?

  冷月静静地看着我和小姨斗嘴,也不插话,脸色也是冷冰冰的,好像自从我进门起,这妮子就没有再笑过,弄得好像我专门膈应人似的。

  接下来,小姨倒是没有再出言损我,怕把我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傍晚的时候,我告诉小姨晚上还要去边南,小姨就把冷月拉到卧室里,不知道在交代些什么。

  反正从蓝堡小区出来的时候,冷月就双手环抱着跟在我屁股后面,也不和我并排走,足足离我一米之远。

  开始我还忍得住,到最后实在憋不住,就问冷月:“喂,岛国妞,你怎么见我就那么讨厌呢?”一个女人这样也就算了,汤贝贝现在见我也是这幅模样,搞得我都有些不自信,感觉自己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似的。

  “你叫我什么?”冷月一个劲步窜到我身边,然后揪着我问道:“你最好注意言辞,不然我可不会轻饶你。”

  别说,冷月说起华夏话还真是挺好听,完全没有生硬的感觉,可能是因为祖籍华夏的原因吧,岛国人学起华夏话应该比较容易接受,我干笑着说道:“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我看电影里岛国妞都很温柔的,为什么你就这么特殊呢?”

  刚说完这句话我的鼻子上就被干一拳,将我的眼泪都打出来,冷月显然力道把握的很准,我没有流出鼻血,但却酸疼的要命。

  同时,她这一拳直接将我干的老实起来,没有再开她的玩笑,毕竟再怎么着她也是岛国人,有爱国情怀是应该的。

  打车的时候,我本来想坐副驾驶的,却被冷月硬生生挤到后面,她却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给司机都干的有些懵逼。

  司机以为是冷月“主事”,就问她:“小姐,我们去哪里?”

  结果冷月憋了半天,指了指坐在后面的我,冷声说道:“你问他。”

  我当时就笑出来,嘲讽着说道:“连去哪里都不知道,你抢副驾驶干什么?”

  话刚出口,冷月就转头瞪着我,眼神冷的吓人,我直接告诉司机去边南,然后手不自觉放在鼻子边边,再没敢“挑事”。

  其实,我哪里知道,那是一个专业保镖的素养,她要时时刻刻保证我的安全,所以才会抢着坐在副驾驶上,而我傻逼呵呵还以为她在因为刚刚的事情生气。

  到边南后,冷月率先下车,然后站在车门边,我还以为她要给我开门,就坐在里面静静等着。

  “你到底下不下来?”车门没打开,倒是传来冷月的呵斥声。

  当时我那个尴尬,司机一脸好奇地看着我,硬生生给我看的不自在,我缓缓打开车门,刚要下车司机就说道:“老弟儿,车钱没付呢。”

  “……”听到司机的话我一个踉跄,感情他是因为这个才那样看我。

  说实话以前出来玩的时候,都是坐在副驾驶的人拿车钱,所以坐在后排的我早就忘掉付钱这个事情,我从兜里摸出钱交给司机,然后悻悻下车。

  娘的,我敢说这绝逼是我史上最尴尬的“打车之行”。

  司机离开后,我带着冷月来到伯爵酒吧,然后朝着楼上房间走去,冷月还是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我身后。

  推开房间门,白晶晶正打着床头灯在看书,我怕她把眼睛瞅瞎直接将屋里的灯打开,白晶晶见我回来,径直放下手中的书,亲切地问侯道:“罗阳,忙完事情累不累呀,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肩膀?”

  我还没有回答,冷月屁颠屁颠走进来,淡淡地看着靠坐在床上的白晶晶,白晶晶也看着冷月,二女静静地对视着。

  E酷um匠6网正k,版首发

  我见气氛尴尬,只好对冷月说道:“拜托,你不会要看着我睡觉吧?”

  冷月没有说话,绕过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床上。她这个动作给我和白晶晶都干懵逼了,白晶晶脸直接通红,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知道她肯定误会了冷月的意思,以为我要她们两个一起陪我睡。

  我倒是非常乐意,毕竟又又飞这种好事落到谁头上,都得乐的认不清自己是谁。

  冷月坐在床边,明显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赶紧把她拉起来,说道:“拜托,这里晚上不会有杀手,你留在这里也没有用武之地,就不要再窥探别人的隐私了好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笑CLEVER笑的解封,天涯5644,心疼个人,琳飞的挖挖,真心感谢各位消费的书友。第三更到,祝大家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