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看着胡龙龙,淡淡的说道:“那就要看胡堂主要我付出多少代价喽!”

  “哼!”听到我的话,胡龙龙的脸色铁青地瞪着我。当然,胡龙龙能在天龙会下当总堂主,自然不会因为我几句话就脸红脖子粗的过来干我,否则的话他也坐不到堂主那个位置上。

  我看着对方黑乎乎的人影,又用眼神询问疯子和胖子,胖子和疯子的眼神都特别坚定,指定是要干。而我看向火狼的时候,这逼眼睛早就通红,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吧。

  我在想,如果现在对面站的是龙天的话,火狼恐怕早就冲过去了吧?同样的,如果对面站的是龙天,今天我们几个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从天龙会今天的动作看来,天龙会并不是单单针对火狼帮出手,与此同时,天龙会其它堂口也在大肆迁怒一些像火狼帮这样的中小型帮会。

  看来,龙天这次是要有一统边南的想法了,只可惜他胃口太大,恐怕难以实现。

  我低声告诉火狼,胡龙龙就交给他对付,让他小心为上,天龙会的堂主可不是那些酒囊饭袋。见火狼神色恢复一丝清明,我突然放心不少,他的身手我还是了解的,想要让火狼吃亏,那对方还真得是个人物。

  交代火狼后,我从一个小弟手中接过刀,疯子和胖子一左一右站在我两旁,就和我的左膀右臂一样。

  实际上,从普陀山回来后,我时时按着外体古薄上面的方法练习。最常联系的地方,当然是我的枪呀,不然的话和白晶晶的第一次我不可能持续那么久,恐怕刚上阵就躺下来了吧。

  笑话,对方都杀到家门口了,我们还能带着众兄弟跑了不成?那样的话火狼帮还不如直接解散,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见到个大一点的帮会就恐慌,根本没什么发展的潜力。

  我从背后众兄弟身上感受到无形的杀气,可见他们对天龙会也是非常的怨恨,这些年来一直被搜刮着,当然很不爽,而且这一次还打到家门口来。

  我相信,只要是个带把的爷们都不会容忍此类事情发生。

  我感受着逐渐高涨的士气,有些兴奋,那种感觉,就像纵横在沙场上一样,而我表示发号施令的将军。

  “杀~”我嘶吼着喊道,说完率先向对面冲去。

  这玩意,就和上中学时候打架一样,人多人少气势不能倒,疯子和胖子紧随在我身后,率先冲向天龙会帮众所在之处。

  至于火狼,他拎着刀缓缓向古龙龙走去,我给他的任务,即便杀不了古龙龙也要拖住,这样我们这边才能弥补人数不足的弱势。

  我率先冲入人群,直接一刀干在天龙会一个小弟身上,我完全没有留手,这个小弟直接丧失战斗力,而胖子直接撞入人群当中,直接撞翻一片人,当时都给我干傻眼了,哪里想到胖子那么生猛。而且,我看胖子的动作非常灵活,根本没有因为身上的赘肉影响丝毫,他还真是个灵活的胖子。

  可能是最近边南动荡的太厉害吧,众帮会之间厮杀的有些过分,就连老天都有些看不下眼,很快天空中就飘起斑驳小雨。

  我们就这样厮杀在雨中,直到最后我甚至都没有力气,就连后背也被劈中一刀,被雨水侵蚀进去有些微痛,即便这样,我们也没有将一个天龙会的帮众放过身后。

  因为如果丢掉伯爵酒吧,我们再想插足边南可真就是难如登天。就在我们和天龙会厮杀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色包臀裙的美女,顶着雨伞站在伯爵酒吧门前,静静地望着雨中厮杀的那道身影,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是她深思熟虑后才做出的决定,毕竟她现在还是个学生,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但她还是觉得自己该站在这里。

  G…酷^匠网Bx永N5久w2免XL费`u看b小I说ra

  她想,也许只有这样,才配做他的女人吧?哪怕,只是做一年的情人,即便这样,她也要做最好的情人。

  这样一道鲜红的身影,仿佛盖过雨中厮杀的人群,显得那样的凄美。

  而此刻,我正厮杀在人群中,无缘去欣赏那一抹鲜红,我敢说,我要是回过头来的话,一定会被她的美惊艳,因为这是由内而外的美,是得到升华后的美。

  火狼和胡龙龙斗的难解难分,而站在我们身后的兄弟也越来越少,有的躺在地上痛苦的嘶吼着,有的恐怕已经没有一丝生气。同样的,对面天龙会的帮众也没有剩下几个,他们面带恐惧之色,显然没有想到今天遇到这样一只虎狼之师。

  我见双方现在势均力敌,直接忍着后背的疼痛向火狼那里跑去,想要助火狼一臂之力,胡龙龙明显不是无能之辈,他和火狼这匹狼斗的不分上下。

  我直接拎刀加入火狼和胡龙龙的战场,即便我受着伤,但加入进来古龙龙还是不好受,在借机将我和火狼逼开后,胡龙龙快速扫视一眼战场,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很不利。

  胡龙龙也看出来,我们这伙里比较能打的可不止我和火狼两个,再待下去恐怕他也脱不了身,当即下令撤退。

  随着胡龙龙一声令下,原本如潮水般涌来的天龙会帮众狼狈退去,此刻他们再没有刚来时那般嚣张的气焰,一个个狼狈撤走。

  看着渐渐远去的天龙会帮众,我在心底松口气。今日这一战,火狼帮精英损失接近一半,若不是因为对方打到家门口,将众兄弟心里那口恶气逼出来,恐怕我们今天会败的很惨很惨。

  与此同时,和我一样松口气的另有其人,只不过在胡龙龙败退的时候,这道身影早已消失在酒吧门口。

  也许,她所谓虔诚的祈祷,并不想换来什么,所以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歇口气的同时,我让火狼赶快安排受伤的兄弟去医院,还有给死去的兄弟的家人送去补贴费用,我告诉他现在已经都在刀尖上舔血了,白粉也不用压着,能出售就出售,用来补贴死去的弟兄和招募新的帮众。

  经过这一战,火狼帮可谓是真正的元气大伤,而且我感觉到这是暴风雨猛烈袭来的前兆,后面的日子将会越来越难。

  就像今天我们很费劲地将胡龙龙击退,可是胡龙龙回到天龙会后,龙天可不会这么想,他会觉得我们的存在对他构成威胁,一定会想尽办法将我们铲除掉,这样他才可以继续在边南高枕无忧。

  我默默走回伯爵酒吧,剩下的就交给火狼他们处理,回到房间,白晶晶已然躺在床上,而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小药箱。

  我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个小药箱,刚刚离开的时候,这里并没有药箱,明显是白晶晶刚刚拿进来的,我看着她,冷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受伤的?”我记得我可是交代她躲起来的,她难道还敢出去观战不成?

  “像黑帮火拼这种事,向来没有不受伤的情况。”白晶晶淡淡的说道,并没有表现出异常之色。

  “……”我知道她说的是事实,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我艰难的将衣服脱掉,然后露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我脱掉上衣的时候,白晶晶直接伸手捂着嘴巴,明显被我身上的伤疤震撼到。

  这也难怪,第一次我们做的时候,因为白晶晶有些害羞我们并没有开灯,虽然白晶晶当时也感觉我身上有伤疤,却没有想到尽然这么多。

  此刻白晶晶脸上的表情,就和汤贝贝看到我伤疤后的表情一模一样,我看着她然后缓缓趴在床上,说道:“很难看吧?”

  “没有,反而让你更加具有男人味。”白晶晶低着头轻声说道。

  “哦?”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反正我听着很受用,有人说每一道伤疤对于男人来说都是一道荣耀,我不知道这个说法总在我身上贴不贴切,毕竟我从小到大还从未为国出过一分力,所以也算不上是荣耀吧。

  白晶晶抱着药箱,靠坐在我腰边,然后轻声说道:“我来替你处理伤口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睿智得欲声,神架也孤单,默默无闻,用户5911025880,155855,雪域雄鹰,蓝天等的挖挖,by奶瓶先森的打赏,Air9904的解封,可能昨天加更那章字数少一点,这章就当补偿Air9904的,我来解吧。第一更送上,咱每章字数真心不少,就差二百多点三千了,实在码不上去,不然我直接写成三千大章,消费的用户,有果实的投一下,谢谢支持。下面是一个兄弟写的书,有意向的看一下。

《我才不喜欢乖妹妹呢》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