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的一吻过后,我才松开白晶晶,一副满足的样子,白晶晶看着我,很奇怪我为什么停下来,她都做好裙子被掀开的准备了。

  确实,如果按照上次的情况来看的话,我是挺强横的,搞得现在白晶晶见到我还是有些害怕,而现在我又不着急掀她的裙子,惹得她目光有些异样。

  我看着白晶晶那双漂亮的小脚丫,突然有了兴趣,直接抓起来捧在手里细细观察。

  女人的脚都是小巧玲珑的,这样给她们增加了无限美感,坦白说白晶晶这双脚和汤贝贝的那双一样,至少我找不到任何瑕疵。

  即便白晶晶的脚这么漂亮,我仍旧有些不满意,因为她的脚少了几道疤痕,那几道疤痕,在我眼里不单单是疤痕,更多的是对往日的回忆。

  少了几道伤疤,对我来说就少了几分神韵,白晶晶见我端着她的脚瞅个不停,疑惑中带着害羞,害羞中带着不解。

  我直接托住她的双脚,跟着回忆说道:“晶晶,我给你按个脚吧。”

  白晶晶先是诧异地看着我,然后不解地嗯了一声。看也看够了,我直接将帮白晶晶把丝袜褪下来,然后扔在一旁,开始揉捏她的小脚丫。

  如果说汤贝贝那一脚给我蹬出鼻血的脚丫算敏感的话,那白晶晶的脚可以算是极为敏感,幸好我坐的离她远一点,不然刚按上去第一下的时候,很有可能会被她一脚蹬下床。

  娘的,这个致命的特点一定要记住,不然的话以后指定会吃亏的,说不定哪天就被白晶晶一脚蹬懵逼呢。

  就在我兴冲冲给白晶晶按脚的时候,疯子突然闯进来,冲我喊道:“阳哥,天龙会大肆迁怒众帮会,很快就会到我们这里。”

  白晶晶见疯子进来,直接用被子把她的腿给盖上,听到疯子的话,我手下意识地松开白晶晶的脚丫,天龙会来的这么快,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我大声告诉疯子:“招呼众兄弟,家伙事儿都准备好,还有,一定要拦着火狼,天龙会不是等闲帮会,不要让火狼一股脑地乱冲。”

  听到我的话,疯子赶紧离开,我直接脱掉浴袍开始穿衣服,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床上还躺着白晶晶,我没好气对她说:“你还躺着干什么,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如果我们挡不住天龙会,你会让轮奸掉的。”

  我刚说出“轮奸”二字,白晶晶脸色变得惨白,连连冲我点头,但还是细声对我说道:“阳哥,你自己小心一些。”

  “嗯。”我整了整衣服,然后调回头认真的说道:“还有,我不喜欢女人叫我哥,我叫罗阳。”

  说完我头也没回地离开房间,快速向楼下跑去,舞池里空空的,这个时候谁还有闲心在这里玩,简直就是在等死。

  还没走到外面,我就听到火狼叽里呱啦不知道在说什么,反正声音特别亮,我一个箭步冲过去,见他正和疯子僵持着,我直接走过去将他们两个分开,然后看着火狼,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火狼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沈全等了这么多年,就等和他龙天照面的这一天,你不要看着我,休怪我翻脸无情。”

  我直接用尽全力一脚踹在火狼身体上,火狼猝不及防被我踹的一个踉跄,我指着他,吼着说道:“看看你那副模样,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能杀到龙天面前吗?如果只顾你个人的感受,会有多少兄弟陪着你去送死?”

  “……”火狼狠狠瞪着我,说不出话来,因为他明白我说的是实话,天龙会成立这么些年,手底下大大小小堂口不计其数,而龙天培养多少高手更是不清楚,就他那样冒冒失失的根本碰不到龙天一根毛就被群狼架死。

  是,我承认火狼他是一匹猛虎,但好虎架不住群狼呀,这个道理我更是深有体会,这就是我让白晶晶藏起来的原因,因为对战天龙会,即便有我们四个在,依旧没有把握。

  火狼帮最强盛的时期,不过两百帮众,而天龙会正式帮众就有近千,外围成员近千,火狼帮和天龙会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

  “哈哈哈~”就在我和火狼僵持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不屑的嘲笑声,接着来人说道:“搞掉这么多家,今天终于见到一家像样点的帮会喽,真是我立功的大好机会机会。”

  我寻声看去,就见黑乎乎一片人影向我们这里走来,为首一人十分彪悍,胳膊上纹着一条青龙。

  “不知阁下是哪位,怎地口气如此之大,也不怕崩了牙吗?”我嘲讽地冲着那个纹着龙的大汗说道。

  我们这边临时召集起来的有将近一百人,而对方足足有一百五十人之多,想比之下,那个纹着青龙纹身的汉子当然自信十足,看着我缓缓说道:“我是天龙会三堂主,胡龙龙。”

  这个时候我拍拍火狼,示意他出面说话,火狼点点头,站出来说道:“火狼帮,火狼。”

  “哟,我怎么感觉你这个帮主是个傀儡呢?”胡龙龙刚刚看到我拍火狼的样子,轻蔑地说道。

  其实,胡龙龙这句话说的特别有技巧,他是想挑起我们和火狼的隔阂,别看胡龙龙人大大咧咧的,这份心思倒是挺难得的。

  酷“匠k网永J)久v免E.费看小说

  果然,火狼听到这句话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我拍怕他的肩膀站出来对对面的胡龙龙说道:“我们都是火狼的兄弟,没有什么傀儡不傀儡一说。”

  胡龙龙看着我,轻蔑地笑道:“小子,你又是什么人?我看你还在念书吧,恐怕连毛都没长齐吧?”

  听到胡龙龙的话,疯子明显就要暴走,他受不了别人这么说我,以前是,现在更是。

  我一把揪住疯子,然后笑着对胡龙龙说道:“久仰胡堂主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不知道胡堂主光临我们这区区小帮会,到底有什么指教呢?反正我觉得胡堂主不是来和我们干嘴炮的,你说呢?”

  我这句话说的恰到好处,一方面将胡龙龙架到上面,表明他是个大帮会堂主,二方面暗指他只会干嘴炮,没有实际的能耐。我的意思就是嘲讽他的堂主之位不是靠实力得来的,而是干嘴炮干出来的。

  果然,胡龙龙很精明,听出我话里有话,面色大怒,道:“小子,你要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请不可说一念执着和天时4015的解封,金木水火的打赏,王贺的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