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的阳光洒在床上,我习惯的伸出手往旁边摸了摸,怀里的佳人早已不在,揉了揉微痛的太阳穴,我失落地睁开双眼。

  偌大的房间没有一丝生气,我心里竟然有些发慌,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点燃一支静静吸着。

  一支烟还没有吸完,疯子就走进来,询问道:“阳哥,你醒了?”

  “嗯。”我双目无神的点了点头,然后问疯子:“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个我不清楚,全应该知道,他说他看到那位美女离开酒吧了,不然我也不可能直接进来。”疯子摇摇头,然后说道。

  听到汤贝贝离开的消息,我心情有些低落,直接将烟掐灭然后继续躺着,问疯子:“你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阳哥,昨天夜里战斧帮被灭的消息刚刚传出,天龙会就对青木帮下手,听说闹得特别厉害,震惊边南所有黑帮势力。”疯子直接将他刚刚打探到的消息通通告诉我。

  听到疯子的话,我更加头疼,然后问疯子:“燕燕呢?她是什么态度?”

  疯子知道我问的是飞燕门,直接回答道:“飞燕门的态度暂时不明,但燕燕明显也是坐不住的人。”

  我叹口气,然后对疯子说:“你先出去吧,一会儿我们到包厢里谈。”

  疯子点点头,然后退出房间。他离开后,我陷入沉思,确实天龙会搞这么一手我有些看不明白,毕竟青木帮和天龙会一起这么多年相安无事,为什么会突然动手。

  天龙会和青木帮的事情一出,我感觉整个事件越发的扑朔迷离,总觉得最近边南不会太安稳。

  我起身穿好衣服,然后走到包厢,火狼和胖子也等在那里,我进去后直接坐在桌子旁,然后问他们每个人的看法。

  这个时候,我需要更多的建议,而不是一味的自己去推理,因为一个人即使算计的再天衣无缝,终将会有失策的地方。

  火狼点支烟然后说道:“既然都闹得这么大,我们还等什么,不如浑水摸鱼,搞一场大的……”

  火狼话还没说完,我就斜着眼睛瞪他,他硬生生地把后半句话给咽回去。每回谈论事情的时候,火狼总要提议干干干,好像他是全天下最牛逼的,谁都干不过他一样。

  我敲了敲桌子,然后说道:“这样,疯子你去找一趟燕燕,说服她英雄贴,将边南的各小帮会势力抱成一团,这样我们才会有更多的话语权。”

  边南有实力发英雄贴的帮会只有三家,天龙会和青木帮闹得那么凶,自然不会去搭理这些事情,那么只剩下飞燕门能发英雄贴。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我感觉天龙会不仅要迁怒青木帮,很有可能会一举端掉众多小帮会,即便这样做天龙会会元气大伤,但同样这么做他们也会获得更多的利益。

  “这个,我怕到燕燕那里连门都进不去。”疯子面现纠结之色,他和燕燕一直有心结解不开。

  Ua酷匠&网&首发k#

  “我不管,反正这件事情只有你去才能谈成,冲也要给我冲进去。”这是我说的实话,当年我们几个里面,要数疯子和徐燕关系好,我和胖子去恐怕都不行,唯有疯子去谈才可以。徐燕虽然表面和我客客气气,实际上心里对我是有怨恨的,我都可以看的出来。

  再说,我还想趁着这个机会让疯子和徐燕接触一下,有的时候感情生疏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太久没有联系。我相信,就算疯子强行冲进飞燕门,徐燕也只会给他一点教训,并不会太为难疯子。

  最后,这也是我为徐燕出得一道题,如果她真的狠下心来和我们割袍断义,那等我们彻底在边南站起来的时候,是不会考虑她的存在的。

  听到我的话,疯子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直接蔫吧在桌子上。

  我直接踢他一脚,然后催促他现在就去,他能等得了,时间等不了。

  疯子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被我硬生生逼着去找徐燕。

  疯子离开后,我冲火狼说道:“全,将帮会里剩下的资金全部拿去淘枪,现在就去办,能淘多少枪就淘多少,好的破的都要。”

  “好。”火狼见我面色严肃,也没有耽搁,直接离开包厢。

  “阳哥,他们都有事情办,那我呢?”火狼和疯子离开后,胖子指着他的肥脸问我。

  我没好气地看着他,然后说:“你就吃的饱饱的,因为最近可能消停不了。”

  “好的。”胖子听到我的话,兴冲冲地离开包厢。

  火狼帮有接近二百帮众,守住自己手下的这几和酒吧,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等他们三个全部离开后,我有些担心汤贝贝,直接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提示音告诉我一直在占线,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她把我给拉黑了。

  我见电话打不通,就登陆微信,上面有汤贝贝给我的留言,骂我混蛋让我以后离她远点。我自嘲地笑笑,然后刚想给她发段语音,结果微信提示我对方已经开启好友验证功能。

  搞什么?这是要和我断清联系吗?

  我登陆自己的QQ小号,找到汤贝贝的QQ然后点击动态,想看看她又发了什么“心灵鸡汤”。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早上刚刚发的照片,面容有些憔悴,底下附着一句话:宝宝好难受,没有人真的懂我……

  我看到她扮委屈这一出很反感,直接将QQ推掉,也没有再往下看她的动态。

  心情有些低落,我一个人走出包厢,静静坐在大厅里,看着空旷的舞池出神。

  由于昨晚的事情,今天上午酒吧里连顾客都没有,显然害怕伯爵酒吧发生类似的事情。

  同样我也明白,最近一段时间都会是酒吧的低迷期,这么乱的世道很多人都不敢出来玩。

  我刚想在沙发上靠着眯一会儿,白晶晶就走进酒吧,见里面空荡荡的有些诧异,然后径直走到我身边,面色焦急的对我说道:“阳哥,方便谈谈吗?”

  我抬头看着这个被我睡过的“小姐”,在我眼里她还是个自命清高的小姐,我直接冷声说道:“就在这里说吧,又没有人在。”

  听到我的话,白晶晶纠结地搓着手,犹犹豫豫说不出话来。

  我看她那副样子,突然又有些心软,直接起身带着她来到我的房间。自从我在这里休息后,火狼已经把那个房间空下来,只留给我使用。

  这样倒是方便不少,至少我不用市区边南来回跑,那样真的很费车钱,还是等小姨给我的车落实后再看吧,开车会方便许多。

  进屋后,我直接坐在床上,看着站在我面前的白晶晶,说:“有什么事情现在说吧,屋里没有别人。”

  我话刚说完,白晶晶直接跪在我面前,膝盖重重磕在地上,听声音我都觉得有些疼,就说:“有什么你站起来说,这样算什么事情?”

  “阳哥,先前火狼哥和我说过你的事情,晶晶一时糊涂就给拒绝掉,现在后悔不已,还希望阳哥你能原谅晶晶。”白晶晶带着哭腔说着,声音颤抖的令人心痛,不过她还是没有站起来。

  我好笑地看着她,当初她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就拒绝掉,现在想要钱就回来找我,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我直接摆摆手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要~”白晶晶直接往前一步,抱着我的腿哭着说道。

  女人的眼泪对男人来说就是最致命的武器,我突然有些心软,就说:“你到底需要多少钱?”我是这么想的,如果她要的不多的话,我直接给钱把她打发走,因为我实在看不惯她先前自命清高的样子。

  “十五万。”白晶晶哭的梨花带雨,颤抖着说道。

  “十五万?”我直接推开她:“你怎么不去抢。”别说我现在没有,就算是有我也不能给她,不然我可就成史上最大的笑话,睡个小姐一宿睡出十五万。

  “阳哥,你先听我说完好吗?如果我说完阳哥还不答应的话,那晶晶自然会离开,不会在这里碍眼的。”白晶晶跪过来抓着我的胳膊,擦擦眼泪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央求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释放我们的孤独、的解封,名醉的打赏,iflove,杨4da9和男荡的挖挖,第一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