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狼帮这个小弟认识我,一路上又是给我派烟又要给我买饮料的,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还好他开车挺快的,半个小时就赶到三中,不然的话我得尴尬好一阵子。

  不知道为什么,像我这么厚脸皮的人,竟然受不了阿谀奉承这种事情。

  下车后,我看时间还早,直接习惯性地走到教师公寓,我发觉我现在走这里竟然比走宿舍还要“轻车熟路”呢。

  现在还不到十一点,汤贝贝应该不在宿舍,正好我也不想去上课,不如去好好享受享受她的大床,那该有多惬意,想想都美得不行。

  这个时候,教师公寓基本上没有人在,我来到汤贝贝宿舍门口,蹑手蹑脚打开门,直接溜进去。

  进屋后,我先到饮水机旁喝口冷水,然后舒服地摸摸肚子走到卧室门口。

  卧室门是关着的,我大大方方地走过去,直接扭开把手推门而入。

  当我关上卧室门的时候,我感觉时间仿佛静止下来,因为我看到了令人鼻头充血的画面。

  一双白嫩的腿暴露在空气中,而且还开着叉,最重要是腿的主人正闭着眼睛,两只手一只揉搓胸脯,一只揉着那里。

  床边的裙子应该是刚刚脱下来的,裙摆旁边还放着我曾见过的跳蛋。

  此时,汤贝贝也感觉出来不对劲,刷地睁开眼,脸瞬间巨红,直接尖叫出声:“滚出去~”

  娘的,再晚来一会儿该多好呀,那个时候汤贝贝恐怕连内衣都不会穿,早就脱个精光。

  我见她脸色都快涨出血,直接退出卧室,刚刚香艳的场面让我全身血液加速运转,小帐篷自然而然就起来。

  退出卧室后,我给了自己一巴掌,娘的也太窝囊了吧,她让滚就滚呀?这是她自己在自慰,又不是我做了什么坏事,凭什么要责怪我?

  想罢我又推开门走进去。

  汤贝贝此刻正在穿裙子,见我又进来彻底傻眼,脸涨的巨红,裙子还没穿好直接就朝我扑过来,边挠我边嘶吼道:“你该死~”

  我直接把她双手控制住,然后把她压倒在床上,道:“你都憋成这个样子了,不如咱们一起释放一下子吧?”

  汤贝贝见又被我压在身下,直接张嘴咬在我肩膀上,这一次她是真的狠心咬着我,没一会儿我的肩膀就被她咬出血,我直接一把将她头推开,骂道:“你够了~冲我撒什么疯?你是什么人我心里早就一清二楚,又何必继续隐瞒下去?再说了,不就是自慰嘛,大家都是成年人,都知道适当的释放对身体好一些,又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给老娘说清楚,老娘是什么人?”汤贝贝极力挣扎,想把我从她身上摇下去。

  “……”这个娘们我就有些不理解,整天不让我说她老,现在又在自称老娘。

  “说!”汤贝贝嘶吼着说道,声音有些沙哑。

  我在她刚刚揉过的地方摸了一把,然后把手指伸到她面前,说:“都湿成这个样子,你还要我说吗?”

  我直接说到汤贝贝的痛处,她又要抬起头来咬我,不过这一次我没有让她得逞,死死的把她的头按住。

  “是,我承认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浪货,我再怎么解释都没有用。”汤贝贝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自嘲的笑笑,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要是清白无比谁会平白无故猜疑你?”

  “那你给我滚下去!”汤贝贝嘶吼着要把我推下去,说道:“罗阳,我今天明明白白告诉你,即便我汤贝贝再浪再骚,也是你这辈子永远得不到的女人!”

  是你这辈子永远得不到的女人!

  这句话就像一个重重的耳光抽在我脸上,同时像一把利刃贯穿我的心脏,我突然觉得呼吸有些难受。

  我红着眼,大声说道:“是嘛?那我今天就要看看,你是怎么阻止我得到你这个浪货的身体?”

  我说完这句话后,就疯狂的开始撕她身上的衣服,根本不留情面,最惨的就是那条裙子,尽管汤贝贝死死的抓住,依旧被我撕的粉碎。

  H%酷s~匠‘网}正Yt版!I首p◇发iU

  裙子破碎的瞬间,两行清泪从汤贝贝脸颊划过。

  那一瞬间,我无比的心痛,但却被愤怒冲昏头脑,继续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呸~”汤贝贝见挣扎不过我,直吐我一脸口水,然后哭着说道:“罗阳,你的本性终于暴露出来了吧,还好我没有瞎眼心甘情愿的把身子给你,不然我的肠子都会悔青。”

  “是,你没有把身子给我,因为你从始至终就把我当个傻逼对待。”我自嘲地笑笑,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玩的团团转一样。

  我说完这句话,刚擦干净的脸上再次被汤贝贝吐了一口口水。

  而且吐完口水后,她好像吃了大力丸一样直接把我从她身上推下去,然后跑到客厅。

  我当时彻底疯狂起来,直接追上去。我发誓,今天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一定要得到她的身体。

  等我追出客厅的时候,汤贝贝刚好拿着水果刀从厨房里出来,指着我狠狠道:“你再过来,休怪我不客气。”

  我看着她冲我耍恨的场景,突然觉得很搞笑,她跟我玩刀,简直就是在鲁班面前玩斧子一样。

  我一点一点朝着汤贝贝逼近,完全不顾忌她手中的水果刀,直到走到水果刀前,我毫不犹豫地将胸膛顶上去。我心底还在希冀,我相信她不可能对我动刀,这是我的直觉,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当我胸膛贴在水果刀尖的一刻,她手明显相后缩了一下。在她缩手的时候,我仿佛松懈似的长出一口气。可汤贝贝接下来的动作吓了我一跳,她竟然闭着眼睛把水果刀朝自己的脖子上架去。

  那一刻,我真的慌了,心底恐惧不已,直接伸手抓在水果刀的刀面上,死死的抓住。

  水果刀挺锋利的,我的手刚放上去就被划破,鲜血直往下淌。

  汤贝贝明显感觉到水果刀被阻挡,睁开眼看到我的血手时,原本因为愤怒止住的眼泪再次流出,她颤抖着松开水果刀的刀柄,然后哭着嘶吼道:“你快松开呀~”

  此刻,见到她松开刀柄的时候我的心才放下来,然后直接把水果刀丢在垃圾桶里,然后直接走进浴室,像要把手上的血洗掉。

  我刚打开水龙头开始冲血,汤贝贝穿好衣服跟进来,抓着我的手心疼的问道:“疼不疼,我替你包扎一下吧?”

  我不顾止不住鲜血的手,直接抓着她的手按在我的心口,缓缓说道:“伤在手上,痛却在这里。”

  说完,我直接撒开汤贝贝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走到客厅穿好鞋直接出了她的宿舍。

  汤贝贝的行为深深扎到我的心,当然我不是因为她拒绝我,也不是因为她冲我吐口水,更不是因为她拿刀指着我,我最生气的是她竟然要自寻短见。

  她的自寻短见,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能,很失落。

  离开三中,我径直打车奔往边南,我失魂落魄的样子不想给小姨看到,学校更不想待,能去的只有边南,至少我还可以去找我的兄弟喝喝酒。

  刚坐上出租车后,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是汤贝贝打来的电话,此刻我看到这个名字就有些心烦,直接把手机关机,然后静静地靠在出租车座椅上。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挂断汤贝贝电话后,她又拨通另一个电话号码,对方接通后她直接嘶吼着骂道:“徐娜,你要是以后再给老娘发那些脏玩意儿,别怪我和你绝交。”

  “你有病吧?”对面传来一个很不耐烦的声音。

  汤贝贝没有再说话,怒气冲冲地将电话挂断,接着就开始嚎啕大哭。

  ……

  去往边南的路上,司机见我的手还在淌血,问我要不要去诊所包扎。我低头看看,虽然没有止住血,但淌出来的也没有多少,就直接摇摇头告诉司机直奔边南就好。

  司机见我当事人都不急,他着急也没有用,索性直接踩油门加速往边南赶去。

  我则是闭着眼睛,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本来挺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越想越觉得心烦。

  尤其想到汤贝贝竟然要当着我的面自寻短见,更是一阵揪心和担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名醉哥的解封和打赏,第三更送上,祝大家阅读愉快。咱从今天开始,每天三更,都是大章节,绝对要比原来四章字数多。觉得写的行的,就投一投挖掘机和果实,让我看到你们陪伴,这样我的动力十足,每天跟着书走的读者大约接近两千,你们动一动手指,撸一撸,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