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没有看错火狼,冲锋陷阵真是一把好手,上去一刀就捅到对方肚子里,还搅了搅肠子,看的我都有点疼。

  最G新章节F\上{酷匠b网●

  疯子和胖子不甘落后,也冲进人群中开始厮杀。

  我呢,虽然有些不习惯用刀,但也加入阵营,想要尽快解决战斗。

  我倒是小看了战斧帮这些家伙,从最开始的猝不及防,到死掉十多个兄弟后,他们也反应过来,败势也在一点一点往回掰。

  尤其是那些个“呱唧呱唧”的缅甸人,身手竟然不错,比起火狼挑的弟兄的身手还要好上一些。

  我看情况有些不对劲,催促疯子和胖子加快速度,再耽误下去我们的伤亡会更加严重。至于火狼,根本用不着我提醒,早已经杀红眼。

  想比之下,一时间我们这方占上风是原因有我们四个在,不然的话这场突袭可能就会无功而返。

  战斧帮的战斗力出乎我的意料,虽然人数不多,但比起原来的火狼帮可就强出太多,至少战斧帮在应急这方面反应要比原来的火狼帮强出太多,哪像上次我们突袭火狼帮,没几分钟就被我们尽数解决。

  这么说吧,我们这次带的战力可要比上次突袭火狼帮要强出太多,就是这么强的阵容,依旧没有很快把战斧帮给灭掉。

  看来这个战斧帮能在边南掀起腥风血雨,倒不是取巧,他们确实有这个实力。

  十分钟后,战斧帮所剩的战力无机,火狼这时被一个貌似是战斧帮头目的家伙给缠住。

  看这家伙的出招方式和狠辣程度,根本不像是华夏人。

  我让疯子去帮火狼,尽快解决战斗,而我和胖子带着众兄弟,继续跟那些战斧帮帮众战斗。

  还好并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整个过程当中并没有一声枪响,看来枪这种禁忌之物,还是很少有黑帮敢明目张胆去用的。

  解决掉战斧帮剩下的小弟,我将刀扔在地上,然后看着火狼和疯子与那个战斧帮头目厮杀。

  刚刚那个头目或许还有实力和火狼拼上那么一拼,但疯子的加入让他腹背受敌,很快就显出颓势,离败也就不远了。

  胖子比我还可恨,不说过去帮忙,还在旁边扮演起“拉拉队”的角色,而他竟然是给那个战斧帮头目加油,并没有给疯子和火狼加油。

  我不知道这个战斧帮头目能不能听懂华夏语,要是能的话他听到胖子嘲讽般的加油会不会直接被气死?

  我看着场中厮杀的火狼和疯子,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如果没有这几个兄弟,恐怕我什么都不是,连插足边南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谈什么站稳脚跟,然后去掣肘H市各大地下势力了,没有疯子他们几个,我也只能想想,根本无从下手。

  因为,他们是我的兄弟,所以无条件支持我;因为,他们是我的兄弟,所以我待他们如亲人。如果说这个世界上什么情最可靠的话,我不敢说兄弟情是第一,但一定不会落后其它情。

  我,疯子,老三,老四,胖子,我们曾经是最好的兄弟,即便有些人已经离开,但在我的内心深处,他们从未离去,我们依旧是兄弟。

  兄弟是什么,也许他们不能和你一起去舔舐悲痛,但他们会尝试着让你去忘记,对于兄弟情,我说不出什么很好的定义。

  因为我,说不出一个准确的定义,只知道我们一起喝过酒,共过命,这些就足够了……

  在我停下来没两分钟,疯子先给那个头目一刀,然后一脚将其踹翻在地。至此,那个战斧帮头目才彻底失去战斗力,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住手!”战斧帮头目刚刚到底,火狼就要上前结果他的性命,我直接出声呵道。

  战斧帮突然出现在边南,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这件事情背后一定隐藏着更深层次的秘密。

  火狼虽然杀红眼,但听到我的话,还是停下来,将那个战斧帮头目揪起来,拽到我身前。

  “告诉我,你们来边南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但还是问出来,因为这个问题我已经纠结了很久。

  从普陀山回来后,凡事遇到问题我总能静下心来去思考,并不像以前那样毛毛躁躁,见风就是雨。不过,这方面的造诣我和万大师想比起来差的可就不止十万八千里,我相信如果有天我达到万大师那种境界,在处理现在这样的问题肯定会游刃有余。

  战斧帮头目听到我的话,死死瞪着我,生硬的说道:“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是吗?”我直接起身,一脚踹在他小腹,我最恨这种苟延残喘的时候还大言不惭的家伙,道:“我不知道我会付出什么代价,我知道你马上会为你刚刚说的话付出代价。”

  “噗~”战斧帮头目脸色极为苍白,但还是朝我吐出一口血痰。

  所幸的是,我躲得快,血痰并没有蹦到我,而是直接蹦到我身后的胖子脸上,胖子的脸当时就成了猪肝色,要拔刀剁了这个朝他吐痰的家伙。

  疯子直接拉住胖子,不让胖子过来搅乱。那个头目见没有吐到我,又是一口向我吐来,我再次躲过。

  我不知道缅甸人还有这种习惯,打不过别人就吐痰,这招确实挺狠的。我看这个家伙挺硬气的,肯定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直接摆摆手示意火狼把他解决掉。

  结果火狼愣呼呼的直接拿出刀,架在那个头目脖子上,我直接踢火狼一脚,骂道:“拉远点,别蹦我们一身血。”

  火狼挠了挠头,然后不好意思地将战斧帮头目拉到一边,直接抹掉脖子,然后一脸兴奋的走回来,完全是一副没有杀狗的表现。

  其实,火狼这个样子很容易遭天谴,他杀生泛滥,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就像战国时期的秦将白起,坑杀赵国六十万人,不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吗?

  看来,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好劝劝火狼,他现在双眼都被仇恨蒙蔽,这样最容易出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第二更到,祝大家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