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说完,汤贝贝明显犹豫起来,她让我按过脚,知道我的手法比一般技师好一些,所以有些心动,想体验一下。

  我看她犹豫了,就知道机会来了,继续说:“按摩有助于舒筋活血,可以让你减缓疲劳……”反正就是什么好说什么,一个劲地烘托按摩的功效。

  “好吧,但你必须听我的话。”汤贝贝再三犹豫,还是答应下来。

  “嗯。”我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差点就要跳起来喊“噢耶”了,我当然不敢那么做,只要一跳起来汤贝贝肯定会立马拒绝,那我死的岂不是比赵四他爹都惨。

  汤贝贝答应让我帮她按摩后,我感觉这趟洱海之行充满了诱惑,就算小姨拿剪刀吓唬我,我也要偷偷跑着去。

  我哼着口哨离开教师公寓,然后挤着公交赶到养生堂,肉痛着买下一瓶精油,说什么我也要给她推个油。

  娘的,为了我的终生幸福,这点小钱算什么?

  买完精油,我有买了一块按摩时盖在身体上的布,以汤贝贝那性格,我要不给她盖点东西,她是不会在我面前脱衣服的。

  傍晚,我连着挤好几趟公交,才回到蓝堡小区。

  为了这趟洱海之行,我要留点钱,现在我根本没有收入,不能这么霍霍,等我自己挣到钱后,我也要天天喝酒把妹。

  今天晚上,我得朝小姨要点钱,不然的话,还推什么油,游艇都没有总不能在洱海岸边推油吧?我相信,我要真的那么做,一定会被人举报给我俩整到精神病院。

  打开屋门,没开灯,我偷摸溜进去,然后蹑手蹑脚朝我卧室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屋里灯突然亮了,然后就听见一声清咳,小姨附在她自己卧室门口看着我。

  “小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赶紧转过身,把精油和布藏在身后,然后故作镇定地问小姨。

  “别打岔,我就感觉你今天走路声都没有,一定有鬼。”小姨看着我,两眼冒着精光。

  “哪有?”听到小姨的话,我呛的咳嗽起来,感情今天要是我正常走路她根本不会出来,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呀。

  “你就拿出来吧,看你那样也八九不离十。”小姨说着就朝我走来。

  当时我就感觉后背冒凉风,小姨走过来直接拉着我的手,把东西拿出来。

  当她看清楚我拿回来的是什么东西时,惊愕中带着些惊喜,问道:“罗阳,你买这些回来是要给小姨推油吗?”

  “……”小姨当然知道精油是用来干什么的,她经常跟秦岚等闺蜜一块做保养,也会去按摩推油。再加上我给她按摩过,她知道我的力道和手法相当不错,此刻见到我买回精油,直接就想到这个点子上了。

  “这样,一会儿吃完饭你就给小姨推个油,那些女技师要不是力道不够,就是手法太差,没一个能比过我侄儿的。”小姨把东西放到桌子上,直接挂着围裙开始做饭,看他的样子,竟像是有些等不及想要立马推油似的。

  “……”完了,我知道这下误会大了。我根本没想到会被小姨撞到,撞到后她非但没骂我,还以为我买精油是用来给她推油的。

  我对小姨的畏惧来自灵魂深处,这么说吧,给汤贝贝推油我还能趁其不注意揩下油,而小姨呢,我恐怕只敢摸摸她的大腿和后背,其它地方我怕摸一下会被她整死。

  小姨身材很好,腿也白白嫩嫩的,摸上去肯定手感不错,唯一遗憾的恐怕就是躺下后胸只比后背凸一点点,但她很漂亮呀。

  我相信只要是个男的,都想揩小姨的油。

  但是我这么害怕她,就算她让我摸,我敢肆无忌惮的摸吗?

  肯定不敢,所以说给小姨推油的时候我充当的角色就是一个真正的技师,根本别想着占便宜。

  我苦着脸将我买那张布藏到卧室。笑话,我花钱买这张布是用来给汤贝贝推油的,不能今天就弄湿掉,一会儿给小姨推油用她的浴袍就行。

  可能是忍不住想要让我给她推油吧,小姨晚上就整了一个菜,让我凑合着吃点就行。

  吃饭的时候,我犹犹豫豫好几次想要说钱的事情,最终还是没张开口。

  结果,还是小姨见我吞吞吐吐的,问道:“有什么话赶紧说,扭扭捏捏的真不像个男人。”

  我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姨,你能不能给我拿点钱?”

  “只要你一会儿给小姨好好推油,小姨不会亏待你的。”小姨十分阔气的说道。

  “我肯定好好推。”我赶紧点头,看来今天小姨为了让我给她推油变得豪爽起来。以前我也给小姨按摩,她可从来没有赏过我,今天没想到为了让我给她推油,竟然还要赏我。

  从小姨的表现中,就知道推油对女人的吸引力。

  我就在想,要是汤贝贝被我给推爽了,能不能让我啪啪呢?

  GT酷☆匠o@网唯:T一N正版:,√其他*)都%D是g=盗N版

  这些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女人也会来感觉的,那天在普陀山给汤贝贝按脚,她就来感觉了,我才轻易地掰开她的腿。

  这一次去洱海,我要是把我得当的话,一定给她推得欲罢不能,说不定到时候她会求着我啪啪呢。

  “对了,你还没说你要钱干什么呢?”我正在遐想间,小姨打断道。

  我刚才净想美事,此刻小姨突然问我,我还没反应就说道:“我要去洱海看苍山。”

  “和谁呀?”小姨好奇地问道。

  “……”此刻我才真正反应过来,真想给自己个嘴巴子,什么话都敢说:“没谁,没谁。”我灿灿回答,小姨也是个好玩分子,我真的很怕她说要跟着一起去。

  “不会是你那个班主任吧?”小姨瞪着我,没好气的说道。小姨很精明,瞅我刚才的种种反应她就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额……”我没好气的说道:“小姨,你要不要那么聪明?”

  “这么说,你今天买的精油,也是打算用在那个班主任身上的?”既然已经发现我的真实目的,小姨联想我刚刚回来时那偷摸的样子,很快就将事情推理的清清楚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糊涂cc3a的解封。第二更送上,祝大家阅读愉快,投一投挖掘机,签到会给挖掘机,每本书挖掘机不互通,留着也没用,全部投出来,投一投果实,撸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