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完澡后,我直接穿着汤贝贝粉色的浴袍走出浴室。

  刚打开浴室门,我就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当汤贝贝见我穿着她浴袍出来的那一刻,本来坐在沙发上的她刷地站起来。

  “罗阳,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作出解释。”汤贝贝非常生气,我的行为已经触犯到她的底限,她可从来没有让男人穿过她的浴袍。

  “那个,我的衣服不小心掉水盆里了。”我故作委屈地解释道,搞什么,不就是穿个浴袍吗?

  “……”汤贝贝明显不相信我的解释,认为这是我找的借口,然后走进浴室查看,等出来的时候,她很不客气地说道:“明明就是你自己放进去的,还偏说不小心掉进去,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1酷hQ匠@D网m"永C;久免*v费√c看M小#说7

  “你的浴袍还要不要?不要的话等我衣服干了我可以带走。”她不是嫌弃我么,我要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染指,要丢的话我可以代劳,只不过不是丢掉,而是拉走。

  汤贝贝的脸再次被我气成猪肝色,然后直接气呼呼坐在沙发上,直接开启不鸟我模式。

  我直接做到她旁边,把她的手拉住,正色说道:“贝贝,原谅我好吗?”

  汤贝贝不看我的脸,挣扎着想要把手拿出去,我哪里肯放开,死死的抓住,不过我不敢太用力,怕弄疼她。

  “你放开。”汤贝贝见挣扎不开,没好气的说道:“我好心好意给你送西装,你不领情就罢,还骂我婊子骚货,既然你认为我是这种人,还来搭理我干嘛?”汤贝贝情绪异常激动,这是极度气愤的表现。要是别人这么骂她她可以不去理会,就当没听见,但偏偏是我,我当时还把她的丝袜甩在她脸上,简直就是对她的极大的侮辱。

  “我知道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吗?”我放开她的手,双手捧着她的脸,低沉着说道:“你可以打我骂我,但不要不理我,因为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那你是自作自受。”汤贝贝想扭过头不看我。

  我捧着她的脸,突然很想和她亲昵一番,就慢慢将嘴凑过去。

  “你最好停止这龌蹉的想法。”汤贝贝将头扭开,不看我,冷漠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前进的嘴脸顿住,她以前不是反抗就是迎合,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冷漠过。

  听着她冷漠的语气,我的心就好像被针在扎一样,双手也突然失去力气,缓缓下垂。

  “对不起。”我失魂落魄地说道,整个人好像蔫吧了一样。

  就在我双手从汤贝贝脸上滑落的一刻,汤贝贝差点哭出来,但还是强忍着,说道:“其实,我最失望的不是你骂我,因为每个男人遇到那种事情都会冲动过头,我生气的是你竟然一个解释都没有,半个多月你连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你到底拿我当什么,当妓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其实,汤贝贝后来也换位思考过,也曾体会我当时的感受,她这半个多月一直在等我的解释,等我给她打电话,等到最后连她自己都失望了。

  “我觉得这种事情电话里解释不通,而且当时我的手机没电,我一直等着当面回来和你解释清楚。”当时我虽然心有愧疚,但我并没有给她打电话,后来一直忙着打坐,手机都没充电,直到万大师提醒我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错的多离谱,现在我只能这么说,希望她可以理解。

  “真是这样的?”汤贝贝疑惑着问道。

  “嗯。”我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般,十分诚恳地说道。

  其实,汤贝贝在每天等我电话之余,也会试着给我打电话,当然她的借口都是找我“要说法”,只可惜每次打给我的时候我的手机都关机。所以,我此刻这么一说,她就有些将信将疑。

  我见机会来了,直接抓着她的手,说道:“我说的都是真话,要是有半句话,就让我出门被车……”

  见我要发毒誓,汤贝贝直接打断道:“行了,不要说了。”虽然还是语气生硬,但她至少没有再像刚刚那么冷漠。

  见她态度好转,我必须趁热打铁,说:“贝贝,你就原谅我好吗?”

  听到我的话,汤贝贝沉默下来,许久才强横的说道:“要我原谅你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你尽管说,我能办到的要办,办不到的想着法也要办。”一听她说能原谅我,我就激动的忘乎所以,直接夸下海口。

  “这可是你说的,千万不要反悔。”汤贝贝说着狡黠一笑。

  我虽然很想看到她笑,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看到她的笑容我有些发毛,她不会有特殊爱好吧?难道她喜欢SM?

  “要我原谅你可以,但今天我们必须约法三章。”汤贝贝正色说道,她吃了那么大亏,如果不要些补偿,她会觉得对不起自己。

  听到汤贝贝的话,我知道刚刚我又想到龌蹉的地方了,还SM呢,净想美事。我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第一条就是做饭,必须保证随叫随到。”汤贝贝一脸正色的说道,她觉得我做的饭就是一些星级酒店的大厨也比不了,如果不好好吃上一吃,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胃。

  我点点头,不就是做个饭么,我可以接受。

  “第二条就是按脚,也是必须保证随叫随到。但是,你记清楚,不许用那种龌蹉按法。”汤贝贝可记得自己上次是怎么吃亏的,全身湿透不说腿还被强行掰开,要不是她哭闹怕是要被我给那啥了。

  “嗯。”我点了点头,这个么我也可以接受,毕竟我现在按脚功力不够,什么时候学会给女人按嗨了再说吧。

  “第三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以后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不许对我做出那种事情,包括亲嘴。”几次脱离虎口后,汤贝贝反而变得精明无比。

  “啥?”我之所以答应她前两条就是奔着占便宜的心思去的,她第三天让我占便宜的机会都没有了,我直接说道:“第三条我坚决不答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我就改名称的解封。手破了码字还真不习惯,还好今天回来的早,不然的话都未必能码完。大家觉得可以的投一投挖掘机和果实,撸一撸,咱们人真的不少,你们一人头一个就是一千多,我以前就说过,不在意什么连签排行,但挖掘机咱得要,不签到没有挖掘机。今天我是忍着手疼码的字,希望理解下吧,我们共同努力,我没有必要骗你们,更不是装可怜,我只恨那个铁椅子太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