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几天,我总算能动了,倒不是说能下地行走,在床上坐起来还是可以的,后背的疼痛减轻了许多,只要不磕在坚硬的东西上,就不会疼。

  汤贝贝这几天也能下地行走了,再过两三天她就可以出院了,我说我想看看她脚上的伤,她死活不肯,一个劲说不好看。

  不管我怎么说,她脚上的那双休闲鞋怎么都不肯脱下来,我都有心思替她脱下来看看。这么一整,旁边那个护士哼哼了两声,然后用别样的眼光看着我,硬生生把我这么一个脸皮超厚的人给看脸红了。

  等护士离开后,汤贝贝取笑着说道:“罗阳,老师今天才发现,你这么厚脸皮的人也会脸红。”

  见她调侃我,我坐起来拉过她,想要挠她胳肢窝,以示惩罚,结果她刚好动了下,我的手直接就按在她的胸上,放上去咋也没咋滴呢,就被她反手给了个嘴巴子,还问我想干什么坏事,虽然她并没有用力打,我还是假装捂着脸,就说,你好好打量打量我全身,现在的我就算是想对你干点什么,那我也得能干才行。

  汤贝贝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然后说她明天就想出院,班里同学英语都落下好久了,虽然有别人在代课,但她还是放心不下。

  我说别呀,等好利索再出院吧,万一伤口裂开呢?

  汤贝贝嘻嘻一笑,说道:“你那天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不是还担心班里同学英语落下么?”

  我一脸不情愿地嘀咕道:“我也就是说说而已。”

  汤贝贝见我这些样子,然后轻声说道:“罗阳,人有的时候不能太自私,不然不会有好结果的。我已经自私了一把,不能再继续自私下去了。”

  她这话说的模棱两可的,我完全听不懂她是什么意思,就问道:“自私什么?”

  汤贝贝微笑着摇摇头,没说话,然后看着窗外出神,一时间病房里又冷清了许多。

  我受不了这种气氛,就问道:“汤老师,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不知为什么,我特别想问这个问题。汤贝贝听到后,看了我一眼,叹息着说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呢?”

  “有我要和他争,没有那正好。”我说着一把将她拉到我怀里,低头看着她,然后嘴慢慢凑过去。

  汤贝贝先是挣扎,但没有用力,然后看着我的脸,缓缓闭上眼,嘴角微微扬起。

  我一看她并没有反抗,暗道有戏,正要吻上去,这时候病房门口传来咳嗽声,我抬头一看门口站的是谁时,直接就把汤贝贝从我怀里推出去。汤贝贝先是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等看到病房门口站的是我小姨时,脸瞬间通红,比她平时害羞时的脸红多了,然后起身低着头走出我的病房。

  我纳闷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有些不解,咋见了我小姨她就能羞成这样呢?

  小姨眯着眼走进来,说道:“罗阳,艳福不浅呀,连班主任都能搞到手呢?”

  我干笑一声,说哪有的事呀。

  “哎哟,我的好侄儿。”小姨一副学霸的模样,说道:“据我观察,你俩嘴角刚刚距离都不足五公分,要是我没来的话你俩的舌头都会打结了,你可不要说,你的班主任刚刚在帮你温习功课。”

  我想解释两句,发现她把我解释的方向都给封死了,我总不能挺着脸说刚刚班主任在喂我喝水吧?

  小姨嘴啧啧两声,说:“罗阳啊罗阳,小姨倒是没有发现,你的口味竟然这么重,连老女人都不放过?”

  我寻思汤贝贝都不一定赶你大呢,如果人家算老女人那你算什么?当然,再给我吃十个豹子胆我也不敢这么问小姨,那简直就是在找死,我干笑一声,说:“小姨,我们班主任很年轻,不像你想的那样。”

  “年轻?”小姨仿佛听到很好听的笑话,说:“她比小姨还大两岁呢,在古代都能当你妈了,你竟然还说她年轻?”

  d)酷匠网,永"久免“费G看小8W说%J

  “两岁?你怎么知道人家比你大两岁呢?”我小姨今年二十八岁,比我大整整八岁,除了我爸妈外,她是我生命当中出现最频繁的人,当然这个二十八岁是我偷偷看她身份证算的,她从来没和我说过,只告诉我她的生日是几月几号。但我怎么看汤贝贝,都觉得她不像是到了三十岁的女人,她和我小姨一样,都只像是二十刚刚出头的大姑娘。

  “那天我去她病房,无意中发现的。”小姨一脸正色的说道。

  就算小姨说的是真的又怎样,三十算老那二十八能算年轻么,当时我不知道是哪根筋别住了,直接就问小姨:“那二十八的女人算年轻吗?”

  “小子,你什么意思?”小姨听出我话里有话,连名字都不叫了,过来揪着我的耳朵问道:“你快些坦白,啥时候偷看我身份证了?”小姨很精明,我说的话她很快就能想到源头上。

  “你洗澡的时候。”

  “……”小姨被我一下呛的没话说,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那你有没有偷看小姨洗澡呀?”

  “绝对没有,小姨你也知道,咱家的浴室,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

  “那里面呢?”

  “……”

  我极力保持平静,小姨家里的浴室挺大的,除去一个大大浴缸不说,窗帘后边还有很大的空地。有一次我放学回家早了,小姨还没回来,我洗了个澡后突发奇想,就悄悄躲在浴室里窗帘后面一直等着,那一次,小姨洗澡的时候,被我看的光光的,连她给下面毛儿梳造型的可爱样子也被我捕捉在目,那场景看的我浴火焚身,差一点就搞在窗帘上面。

  现在看小姨这个样子,她不会知道我在浴室里偷看过洗澡吧?

  应该不会吧,我劝说自己,照小姨那性格,如果她发现的话,恐怕我下面的鸟儿早就消失在丛林中了。

  “怎么不说话啦?”

  “里面我又没进去过,哪里会知道?”

  “那我怎么感觉有一次洗澡,有人在里面干坏事呢?”小姨眼睛连冒精光,一股不详的预感从我心底生出。

  完了,她发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爱你LG宝贝的解封,大家好好看我置顶的萌,上面都是我的心里话,尤其是讨论那个萌,对你们绝对有用,相信我。签到投挖挖,有恶魔果实的投一下。